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操盘手札记 > 第七十章 窘迫
    于是他立刻游说马天明道:“先生,您不妨先在我们这里开个户,后续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我们有专人上贵公司去提供咨询的。”

    他可不想把面前这个大客户放走了,他知道,只要这个客户出了门,估计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如果马天明在这里开了户,以他一次就在一个合约上交割几百手的量,长期累积下来,交易量应该很大,以后自己的业绩、提成就都会好很多了。

    马天明想了想,反正早晚是要走这一步的,不妨就顺手把这事儿给办了。于是他问:“开户需要什么手续?”

    张瑾见他有意,心中暗喜,立刻详细介绍道:“如果是个人开户的话,有本人身份证就行。如果是公司开户的话,需要带营业执照和法人代表身份证,不是法人代表亲自来办理的,还需要法人代表的授权委托书。”

    马天明心想,自己是仓促来的,也没带这些资料啊,只能是改天再说了。于是起身说:“行,改天我带齐了资料再过来。”

    张瑾不肯轻易放弃眼前的机会,说:“先生,你方便的话留个名片,开户手续我们可以上门去办理的。”

    马天明掏出一张名片来递给他,说:“是吗?这倒是很方便啊,那改天约个时间你们按地址到公司来办吧。”

    张瑾一听,此事几乎已经敲定了,立刻高兴地双手接过名片,将马天明送至门口说:“好的,您慢走,我们改天联系!”

    马天明的归来,让他老婆欣喜异常。

    吃过中午饭后,旅途疲惫的马天明去卧室睡午觉,他老婆收拾完碗筷后,去浴室洗了个澡,立刻就钻到马天明的被窝里去了。

    已经睡意渐浓的马天明措手不及间仓促应战,显得有些狼狈。

    他老婆不难看,只不过两人之间已经习惯了夜里操作,现在大白天的猛然间如此坦诚相见,让马天明很不习惯。

    这些天在外出差,孤单冷清、没有约束的他时常晚上去县城里的歌舞厅,在那里面他可没闲着,所以这方面的需求自然就少了很多。

    再加上此时正值中午,没有了夜色,素颜的老婆过于真实,让习惯了在夜色里朦胧遐想的马天明没有了空间,效果自然大打折扣。

    他老婆不满意地问道:“是不是太累了?”四十出头的她正是虎狼之年,马天明外出半个多月才回来,让她对这个午后充满了期待。

    可马天明的表现就像在刚刚燃起的炉火里丢进了两块潮湿的木柴一样,浓烟滚滚的,却再也见不到火苗了。

    马天明听她这么问,原本不知道如何下台的他,如释重负地就坡下驴,说:“是的,沿途坐车太累了,昨晚又没睡好。”

    他老婆说:“那你先睡一会儿吧!”

    马天明翻过身去,迷迷糊糊地打了个盹。

    估计着快到两点了,他一轱辘爬起来。他老婆意犹未尽地抱怨道:“刚回来就要走,就不能多睡一会儿?”

    马天明一边穿衣服一边说:“下午得去厅里一趟,他们要找我谈谈,晚上回来再说啊。”

    他老婆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眼看着他已经穿好了衣服,到了这个份上,也只好由他去了,把满怀的期待留到了夜里。

    马天明是有些逃避的意思,但他说的却是真的。

    早在四天以前,他还在糖厂出差的时候,邱副厅长就打电话给他,要他出差回来后立即到办公室来,要找他谈谈。

    在去邱副厅长办公室的路上,他像这几天里时常揣测的那样,猜想着与邱副厅长谈话的话题和将要面对的场景。

    想来想去,话题十拿九稳的就只会是关于辞呈的事,可对方的态度,他是真的没有把握。

    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进了邱副厅长的办公室。虽然他有万千的理由可以抱怨,但他心里也明镜似的,在这个时候离开糖业公司,有畏难逃避之嫌。

    要是上面认真追究起来,拿自己做个典型,自己面子上肯定不好看,以后好多事情上也会被另眼相看的。

    所以,他是做好了两个准备来的,一是态度诚恳地挨批,二是软磨硬泡地坚持己见,因为他不想被糖业公司拖累着,耽误了自己的发展。

    邱副厅长见他进来,脸上不带任何表情地问:“什么时候回来的?”

    马天明说:“上午回来的,下午就按您的要求过来了。”

    “你长本事了,敢跟厅里叫板了。”说这话时,邱副厅长的脸上依然看不出喜怒来,就好像是在聊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一样。

    马天明一听,更加肯定话题就是自己辞职这事儿,但他吃不准对方的怒火到底有多大,就说:“领导,我哪敢有这个意思啊。我只是想,自己能力有限,承担不起糖业公司的这份重任而已。”

    “狡辩!”

    这话在马天明听来,依然是不轻不重的。

    他是做好了一进门就被劈头盖脸的狂喷一顿的打算的,可眼下的氛围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他在心里不由得嘀咕道:上面这是几个意思啊?自己的辞呈到底准还是不准?

    马天明鼓起勇气说:“我去之前,也是报定了必胜的信心的,但是糖业公司的实际情况,比我去之前了解到的要差得多,我实在是已经尽力了。因为能力原因,我觉得还是早点让贤,要是继续在那个位置上,耽误了公司的发展就不好了。”

    马天明这话说得不软不硬的,邱副厅长听了没有马上回答。

    他也知道,当初让马天明去上任的时候,有些情况他确实不了解,包括厅里的领导,对情况的危急程度也都估计不足。

    后来知道实情后,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这其中也包括他自己。

    所以当知道马天明写辞职报告撂挑子不干的时候,虽然厅里很是恼火,可是仔细商量以后,觉得除了对他好言相劝以外,还真是不能对他逼得太急。

    厅里也知道,糖业公司目前这种状况,换谁去当总经理都没有办法。

    马天明要是走了,谁还会去呢?就是去了也一样呆不住。

    关于糖业公司的出路,厅里也正在积极地想别的办法。因为糖业公司目前这种状况,只做组织架构上的调整是根本不行的,必须要走兼并重组这条路。

    这就好像要救治一个因为创伤大量失血的人,首先必须堵住出血点,输入大量的新鲜血液,在这之后,才是考虑如何药物治疗。

    对糖业公司,只有注入新的资产,才能让这个公司起死回生。

    所以他们只要求马天明继续站好最后一班岗,如何经营这公司,是以后其他人的事了,他只要在这个位置上继续存在一段时间就好了。

    毕竟将来谈兼并重组的时候,糖业公司不能连法人代表都没有。

    过了一会儿,邱副厅长才说:“辞职这事儿,厅里是不同意的。”

    见马天明要申辩,他抬手阻止说:“这是厅里的意思,你就不要再讲价钱了。”

    马天明无奈地长叹一声,欲言又止。

    邱副厅长说:“我还没说完呢,你听完再说也不迟。”

    “厅里已经充分考虑了你的实际情况,你也要考虑厅里的情况,要顾大局。”

    马天明插话说:“我就是从工作的角度考虑才提出让贤给能力更强的同志的。”

    邱副厅长见他油盐不进,还是从个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厉声说:“那你推荐一个,哪个同志更合适?”

    马天明见邱副厅长眉头一皱,要发脾气的样子,低下头不敢作答。

    就是邱副厅长和颜悦色地问他这个问题,他也不会说的。

    在这个时候让自己推荐谁去糖业公司,都无异于把别人往火坑里推。这要是传出去,自己还不被别人骂死!这种事,他是不会干的。

    邱副厅长缓和了一下口气,说:“糖业公司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考虑到公司的实际情况,经营上就不做硬性的考核了。我在这里给你交个底,糖业公司下一步要走兼并重组的路,这个节骨眼上,法人代表是不能缺失的,将来完成重组后,你的意见厅里是完全可以考虑的嘛。”

    马天明听完这几句信息量有点大的话,眨眨眼睛,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邱副厅长看看他的表情,又说:“我这样说,你该听明白了吧?”

    再傻的人,听了以上这些话,再看看邱副厅长那意味深长的表情,也该琢磨出些言语之外的意思了,何况马天明这种久居官场的人,更是明白有些事是只能点到为止,不能明说的。

    他这下完全明白了邱副厅长的意思,他的辞职报告,厅里表面上不批,可实际在很大程度上已经默许了,只不过形式上依然要求他做这个总经理,在对外接触谈判时履行一下职责而已。在日常的经营管理上,已经不对他有具体的要求了。

    马天明得到这样的信息后,略一思量,就答应邱副厅长的要求,他知道,这已经是厅里最终的决定了,不然也不会专门找他谈。

    其实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双方都心照不宣了。这样的安排,无论对厅里还是马天明个人,都是史无前例的。

    这下马天明达到目的了,这样的安排几乎不妨碍他做别的事,只是在需要的时候去糖业公司露个面就行。

http://www.dlcbjx.com/19_19609/87591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dlcbjx.com
棉花糖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lcbjx.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