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操盘手札记 > 第二百一十章 事不宜迟
    黄洪亮的话提醒了薛晨志,调整出厂价这事儿耽搁不得,上午刘中舟的心思全在期货问题上,没空讨论这事儿,可现在已经决定了继续持仓,那就该解决调价问题了。

    在这个问题上他刘中舟没有理由不着急啊,冶炼厂的出厂价格不定下来,销售环节上的所有价格问题都将悬而未决啊。

    现在期货价格已经先涨起来了,市场上的销售价格上涨只是迟早的事儿,南方集团的价格不尽快调整,明摆着会损失一大块利润。这可是件大事,影响的可不只是冶炼厂的切身利益。

    黄洪亮率先来要货就很说明问题,估计其他人反应过来后,也会想要趁价格未上调之际多拿一些货,自己这样囤货不卖始终不是长久之计,还得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才行。

    想到这,薛晨志也顾不得刘中舟到底是怎么想的,拿起电话就打了过去:“董事长,上午我说的那个问题你是怎么考虑的?”

    刘中舟说:“哦,薛副总啊,你说的是上调价格的事儿吧?”

    薛晨志说:“对啊,现在好几个客户来找我进货,估计是听到涨价的风声了,我又不能一直压着不卖,你说是吧?可要是按原来的价格给他们,明摆着是吃亏的事儿,所以还是早点定下来的好。”

    刘中舟现在心里的苦处只有他自己知道,像黄洪亮和薛晨志这些人,考虑的多是自己那一亩三分自留地里的利益,涨价对他们来说是好消息,巴不得立刻就上调价格。

    可是刘中舟就不一样了,自从套期保值的仓位建立起来以后,他是既怕上涨,又怕下跌,总是处在左右为难的境地中。

    他明知上调出厂价格对集团是有利之举,可心里还是隐约有种抗拒的念头:这样一来,不是相当于促进期货价格继续上涨吗?可要是不这样,销售环节上该拿到手的利润少了一大块,期货仓位上的亏损不就更无法弥补了吗?

    其实今天上午薛晨志提起这个问题以后,刘中舟的心里一直就在纠结这个问题,他甚至问自己,这到底是期货仓位为下半年的产量做保值呢?还是在拿销售利润对冲期货仓位的亏损?

    他自己有时候也傻傻的分不清楚了,可是这种担忧他不敢对任何人提起,只能是暗自在心里祈祷,盼着预计中的反转下跌早点到来。

    这时候听了薛晨志的话,刘中舟也觉得只能是先顾一头,既然期货上的仓位已经决定了要继续持有,那现在还是只有把销售环节的价格先调上去再说。于是他问道:“那你的意见呢,出厂价上调多少合适?”

    薛晨志说:“我看现在的期货价格已经上涨了九百八十元了,再考虑到以往历次上调价格的幅度,你看上调一千二到一千四之间怎么样?”

    刘中舟说:“那就上调一千四吧,黄洪亮这边的销售价格如何调整我再和他商量一下,听听他的意见再说,你看呢?”

    薛晨志说:“行,没问题。”

    搞定了出厂价后,薛晨志立刻通知财务科和销售科按新的价格政策执行,这一切安排停当,他刚想给黄洪亮打电话,转念一想,又停了下来:刘中舟说他马上就会和黄洪亮商量销售公司的价格问题,这不就等于替自己通知黄洪亮冶炼厂的出厂价格已经确定了吗?

    黄洪亮知道后何时来进货他自己会考虑的,自己现在打电话过去要他来进货似乎有些不妥,因为刚刚才拒绝了他的要求,现在价格一调上去就马上转变态度,对比也太明显了。

    再者说了,自己是上级,手里的货又不是卖不出去,给黄洪亮打这个电话怎么想都觉得有些别扭,还是让他自己找上门来吧。

    黄洪亮想乘机拿低价货的计谋没有得逞,新的价格定下来之前又不出货,他呆在办公室里百无聊赖,心思很快就转到了中午在家午睡时老婆那异常的举动上,他心想:这女人以往要是和自己吵架以后跑回娘家去,不住个四五天,等到自己上门去求她,她是绝对不会回来的。可这次咋就这么奇怪呢?昨晚怒气冲冲地跑回去,今天中午就回来翻箱倒柜地找东西。

    看来她不请自来似乎不为别的,就是要钱来了。

    不行,这钱绝对不能给她,要是钱到了她的手里,那还不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没有了这些本钱,那些亏空怎么补回来。

    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兜里的钱包还在,和期货账户绑定在一起的那张银行卡就在钱包里,还好自己随身带着,再加上这女人也搞不清楚期货账户上的事儿,不然的话,他今天中午要是搜搜自己的裤兜,这银行卡还不就让她给拿去了。

    一想到这些,黄洪亮就又想起了期货上那些让他闹心的事儿。

    虽然已经平仓了,可是那几十万的亏损一直在他的脑海里萦绕,这些钱将来还是只能从期货市场上赚回来,除此以外别无他法。

    可是看着电脑屏幕上那不断上涨的价格走势,骨子里就一直还是高位看空的他又不知道何时才是正确的入场时机,要是时机选择不对,进去后再亏一些,那可如何是好啊。

    他原先以为止损离场后,作为旁观者看待行情会客观一些,没想到现在和持仓时一样面对着两难的选择:不进场没有机会挽回损失,进场就有可能继续亏损。

    黄洪亮现在是真的有些后悔当初头脑一热就迈入期货市场,搞得现在骑虎难下,欲罢不能。

    乌云玉从李欣门口路过时,见他低着头在电脑上忙个不停,就走了进去。

    她来到李欣身后,见他在电脑上的举动,以为他是在获利平仓,就问道:“卖了多少啦?”

    李欣头也不回地说:“我这是在买入。”

    乌云玉说:“你还不平仓吗?”上午开会时,她就在心里估算过,不算以前的利润,只是今天一上午,李欣那一千吨的持仓就至少赚了七八十万元。

    她以为上午忙着开会,李欣没有时间考虑平仓的事儿,下午一开盘就会立刻卖出的,可没想到李欣却继续买入开仓。

    李欣说:“你没听我上午说还会再涨吗?这时候应该加仓才对。”

    乌云玉说:“我当然听到了,可我还是认为你该见好就收。你已经赚了这么多了,少说也有两百万了吧?小心乐极生悲啊,董事长他们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李欣说:“我仔细考虑过了,未来向上的概率比向下的概率大得多,不加仓可惜了。”

    乌云玉说:“我觉得心里不踏实,你咋胆子那么大呢?”

    李欣停下手来说:“没想清楚这个问题之前,我也不踏实,想清楚以后就好了。”

    乌云玉问道:“你说的是什么问题?”

    李欣说:“刚才不是说了吗?概率问题。”

    乌云玉说:“上涨的概率大,也只是理论上可能性大一点而已,不能保证你一定是对的,也就是说你没办法确定行情将来一定会像你想的那样走,对吧?”

    李欣说:“你说的没错。”

    乌云玉说:“那你为什么不选择落袋为安呢?这是目前唯一能确定的事啊。”

    李欣一笑,说:“你还是没听懂我的意思,算了,以后再跟你解释吧,现在我还要忙着交易。”说完,他又继续忙着买入开仓了。

    乌云玉问道:“你这次又要加仓多少?”

    李欣说:“一千吨。”

    乌云玉听了暗暗心惊,她说:“你这不是加仓,你是把仓位扩大了一倍啊!”

    李欣的注意力全在委托交易上,没有听出乌云玉语气上的变化,不以为然地答道:“这就是加仓,加一手和加一倍的性质是一样的,只是数量上的不同罢了。”

    乌云玉说:“要不你停下来吧,别加那么多了!”

    李欣没听明白乌云玉的意思,问道:“你说什么?”

    乌云玉说:“你停下来,我有话跟你说。”

    李欣很奇怪乌云玉这个时候会跟自己说什么,见乌云玉的表情有些不同寻常,就停了下来,等着看乌云玉到底有什么话。

    停手之前,他注意看了一下今天成交的数量,见大部分已经完成了,剩下的已经不多,时间上完全来得及。

    乌云玉此时心理上产生的变化,是李欣完全没有料到的。

    在此之前,因为和李欣的关系没有恢复到这么亲密的程度,所以李欣做什么事,乌云玉不知道,李欣怎么做,乌云玉没有资格去管。

    可是这段时间以来,随着她和李欣之间关系的迅速发展,乌云玉现在已经渐渐开始以女朋友的身份自居,潜意识中已经有了想要介入李欣所有事情的想法。

    就说目前李欣持有多头仓位这件事儿,自从李欣告诉她以后,乌云玉就一直在关注着这件事儿,嘴上她从来不说,可是李欣持仓花了多少资金,价格一路上涨大概赚了多少钱,她的心里早已估算得八九不离十了。

http://www.dlcbjx.com/19_19609/87593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dlcbjx.com
棉花糖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lcbjx.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