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操盘手札记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提醒
    想到这,杨行长也就不再留桂永华,他低头打开张主任递来的这个报表,一页一页的翻看起来。

    桂永华出去以后,张主任在杨行长桌前站了一两分钟,也对杨行长说:“行长,您先看着,我出去了。”这份报表岂是几分钟能看完的,张主任知道自己站在杨行长面前也不是个事儿,所以就找个理由告退了。

    杨行长一页一页的看完张主任送过来的这张报表,把报表合上放在桌子的一边,这才又想起报纸下面盖着的那个信封。

    杨行长打开信封,拿出里边信笺纸的时候,觉得这信笺纸有些异常,里边硬邦邦的,似乎是包裹着什么东西。

    他打开信笺纸一看,果然,里面包着一张银行卡,他把那银行卡翻过来一看,见背面用铅笔写着6个数字,这应该是这张银行卡的密码。

    杨行长现在心里明白了,为什么刚才桂永华要那么嘱咐自己一句,让自己一定要看看他的那份检讨书,原来在检讨书里边果然有机密。难怪桂永华递出信封以后,立刻就要告辞,看来这小子果然是很有心机的。

    杨行长瞟了一眼关着的房门,把银行卡放进抽屉里,这才将信签纸铺开,这是一份两页纸的检讨书。

    他粗略地扫视了一遍,就把检讨书放在一边了。就像他刚才对桂永华说的,那三千万的亏损,岂是这两页检讨书能解决的?

    不过现在检讨书里边含着这一张银行卡,那就另当别论了,虽然杨行长现在还不知道这里边的数额具体是多少,但他自己估计应该不少于十万。

    杨行长现在的心思又活动开了:说实在的,开发区支行这边的业务一向办得不错,这三千万的亏损报坏账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处理,只是麻烦一些而已。

    如果真的要把桂永华给撤下来,自己手上还真没有合适的人选能顶上他这个位置,业务能力上还只是一方面,关键是像他这么贴心,又有办事能力的手下,一时还不容易找到。

    有了桂永华送上的这份厚礼,杨行长现在对这件事情的处理态度,突然之间有了很大的转变。

    其实自从得知这笔贷款的情况后,杨行长心里边对这笔贷款损失额度的估计,远远超过桂永华现在给他的这个结果,现在抵押的那块地能卖五千五百万元这样的价格,在他看来也还算是很不错的了。

    但是刚才当着桂永华的面,杨行长可一点也没有露出这个意思来,当着下属的面他要给他们压力,不能让他们看出自己有些许的松懈态度。不然的话,自己这里松一点,他们下面就会松一大片的,以后再想严格要求他们就难了。

    杨行长挺直了身体,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他刚刚从外地参加了三天的会议回到办公室,会议的紧张程度让他感觉到非常的疲惫,此刻的他,急需要轻松一下。

    他拿起电话打给楼曼说:“中午你到酒店里来,一块吃饭。”

    楼曼一听,就知道杨行长想要的是什么了,她赶紧说:“中午我有事,要先回家一趟,就不和你一起吃饭了,我一点钟再过来。”

    杨行长说:“行,那你准时过来啊,我在那里等你。”

    楼曼现在对杨行长的感情有些复杂,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因为杨行长连着几次送了几份厚礼给她的父母,楼曼自己也把和杨行长的关系给父母挑明了,可是父母嫌杨行长的年纪太大,不同意这门婚事。

    现在楼曼正处在两难之中,既要说服父母,又要安慰杨行长。桂永华刚刚把她提拔为信贷部副主任的这件事情,楼曼也还没来得及跟杨行长说。

    楼曼自己也是个聪明人,她知道,以自己刚刚上来开发区支行没多久的这种工作经验和自己的业务水平,之所以能被提拔到目前这个位置上,是因为背后有杨行长这层关系,如果没有这层关系,就算自己再努力个两三年,也未必会有这个结果。

    在这种情况下,楼曼已经离不开杨行长了。这里面除了权力带来的快感以外,作为单身母亲的她也确实需要一个能够栖身的港湾。

    放下杨行长的电话后,楼曼提前从银行里出来,坐车回到家里去,喂了孩子以后,收拾整齐了,这才到酒店杨行长的房间里去。

    杨行长中午下班后,开车来到酒店,上到3楼的中餐厅,在那里美美地吃了一顿。估计着楼曼快要到了,他这才拎着手提包,来到了酒店他原来常住的那个房间里。

    在他的手提包里,装着他去外地开会的时候特地去商店里买的一件丝绸旗袍,这是他按楼曼的身材买的。

    杨行长进了房间以后,从手提包里拿出那件旗袍,铺在床上欣赏起来。

    中午一点过几分,房间的门铃“叮咚”响了一声,杨行长知道是楼曼来了。这个女人有一个特点,她说几点钟到就几点钟到,绝不会拖延,她这种守时的习惯让杨行长心里边觉得很是舒服。

    杨行长走到门边打开房门,楼曼走了进来,一边用手扇着风一边说:“哎呀,真是热死了,走得我一身汗。”

    杨行长关上门,然后转身跟在楼曼身后,见她不停地用手扇着风,就说:“开着空调呢,房间里边一会儿就凉快了。”

    楼曼这时看见床上的旗袍,奇怪地问道:“谁的?刚才有别的女人来过?”

    杨行长说:“怎么可能,我给你买的,你试试看合不合身。”说完他抓起床上的旗袍,披在楼曼的身上要让她试一试。

    楼曼说:“是吗?给我买的,我能穿得上吗?”

    杨行长说:“应该能穿得上的,我是估计着你的身材买的。”

    楼曼把手里的包放在床上,拿起那件旗袍,转身进浴室试衣服去了。

    几分钟以后,楼曼穿着那件旗袍推门走了出来,说:“你买小了,我穿不上,你看最上面这两个扣子都扣不上。”

    杨行长走过去一看,果然像楼曼说的那样,这旗袍尺寸还真是买小了那么一点点。

    这一件白底描花的旗袍,顷刻间就把楼曼这个职业女性变成丰腴的****,而略微显小的旗袍尺寸,意外的把楼曼的这种风韵,放大了呈现在杨行长面前。

    杨行长的感觉却很好:“就是这样紧一点才好看。”

    楼曼抱怨道:“这怎么穿得出去呀!”

    杨行长说:“谁让你穿出去了?就在这房间里穿给我看!”

    楼曼说:“先收起来吧,今天还要上班呢。”

    杨行长问:“你父母那边的态度现在怎么样了?”这可是他今天找楼曼过来要谈的主要事情,原以为自己充分表达了诚意之后,楼曼的父母应该会答应这门婚事,可是一直到现在为止,老两口的态度就是不改变,这让杨行长很是着急。

    楼曼就知道杨行长要问的是这个,她坐在杨行长身边柔声说:“我正在做他们的工作,你就等一段时间嘛,心急吃不得热豆腐,我还会跑了不成?”

    杨行长说:“那可没准儿!”

    楼曼说:“那你说我还能跑哪去?”

    杨行长说:“那也不能无休止的拖着,这都多长时间了,难道你就不着急吗?”

    楼曼说:“我怎么不着急,咱们俩的事情没明确之前,干什么都像做贼一样,偷偷摸摸的,要是哪天被单位的同事撞见我跟你在酒店里面,那我可怎么说啊?”

    杨行长说:“既然这样,就早点把事给办了,光明正大的不是很好吗?”

    楼曼说:“这件事情我自己心里有数的,我父母最疼我了,最终他们肯定会答应的,只是你多容我一些时间说服他们。”

    杨行长有些不高兴地说:“你父母到底还想给你找个什么样的?”

    楼曼一听这话,也有些不高兴了:“听你这口气就没把我当回事儿!我父母希望我好的心情完全可以理解嘛,难道我就只能破罐子破摔啦?何况我还不是破罐子,你要是心里觉得我配不上你,那咱们趁早散伙,别结了婚没多久又闹离婚,我可是怕了!”

    杨行长说:“天地良心,现在不是我觉得你配不上我,是你们家的人觉得我配不上你好不好?”

    楼曼说:“老人有老人的想法很正常嘛,耐心做他们的工作不就行了,不然怎么办呢?不认他们跟他们断绝关系,然后你带着我私奔?就是你敢我也不敢!你还自诩是成熟男人,有个人魅力,碰见这么点事儿就耐不住性子了,我看你平时自吹自擂那些全是王婆卖瓜!”

    楼曼说的这些虽然是气话,可都还句句在理,杨行长听完也不好再说什么。他仔细琢磨了一下楼曼这些话,似乎都透着一种将来是要和自己过日子的意思,这就让他放下心来了。

    说实在的,年轻漂亮小家碧玉一般的楼曼,很是让杨行长牵挂。这段时间以来若即若离的相处,已经让杨行长离不开她了。

http://www.dlcbjx.com/19_19609/87596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dlcbjx.com
棉花糖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lcbjx.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