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操盘手札记 > 第三百三十六章 怕什么就来什么
    郑国瑞心里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刘中舟和金昌兴这一前一后两个董事长,都在这么重大的问题上做出跟市场走向完全相反的决定来呢?

    这要是在他们做决定之前没有人提醒他们也就罢了,可恰恰每次他们做决定之前,李欣都提出了反对意见,他们都

    没有听,而且还把提出反对意见的李欣打入冷宫。

    这还不算,接下来的结局每次都证明李欣是对的,这两个董事长都被市场走势毫不留情地打了脸,就像他们当初毫不留情地打压李欣一样,这让郑国瑞一想起来就唏嘘不已。

    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郑国瑞作为财务部长,单从财务数据的角度上来看,他就认为要是这一前一后的两个董事长能正确地使用李欣,这几年能为集团节约多大的开支啊?他们怎么就看不到这一点呢?

    金昌兴和黄洪亮认为一两个月之后铜价就会再次回到8万元左右,可是薛晨志的看法却与此相反,他认为铜价要再回到75,000以上都比较难。

    他们这些看法谁对谁错,郑国瑞无法判断,但他知道金昌兴这次又遇到**烦了。最终金昌星是否能全身而退,还是会像刘中舟那样一败涂地呢?

    这两个董事长要是明智一点,自己这个财务部长也不至于整天跟着提心吊胆的。

    散会后,黄洪亮一头钻进自己的办公室里思考对策去了。

    他现在不用担心进销价差的问题,只要按照薛晨志给他定的销售价格往外销售就好了,销售一吨他就有一定的销售费用可以赚。

    可现在他面临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市场上买涨不买跌。现在的铜价跟几个月前相比,每吨下跌了整整2万元。下游的用铜企业看到这种情况后,也纷纷放缓了进货的节奏。这就使得黄洪亮的销量大幅缩减,利润也大幅下降了。

    想想几个月前铜价上涨的时候,下游用户挤在自己办公室里那种门庭若市的热闹情景,再看看现在门庭冷落的样子,黄洪亮心里很不是滋味。

    现在就连电缆厂这样比较大的用户也都放缓了采购节奏,每个月分三次来采购原料。这跟他们以前提前一个月就早早打款过来等着提货的情景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黄洪亮心里其实也在嘀咕,他暗想:莫非金属铜一夜之间就变得过剩了?不至于吧,也没听说最近几个月金属铜进口量大幅增加这样的消息啊?

    他现在除了把手下的业务经理全都撒出去拓展销售渠道以外,已经别无他法了。眼看着铜矿销售业务马上就没指望了,金属铜的销量也在节节下降,黄洪亮心急如焚。

    一番思索之后,他拿起电话打给电缆厂的侯贵:“侯厂长,最近少见啊,忙什么呢你?”

    今天他这么主动地打电话给侯贵,一是想跟侯贵套套近乎,拉点销量,二是想从他嘴里套点消息,问问他是不是有了别的进货渠道。

    侯贵接到黄洪亮的电话也是非常意外,侯贵以前到南方集团进原料的时候到黄洪亮办公室去找他,他都爱答不理的,今天这是怎么了?他这么难得主动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侯贵疑惑地问道:“是黄总吗?”

    黄洪亮说:“怎么,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你可是贵人多忘事啊。”

    侯贵说:“看你说的,我算什么贵人啊?”

    黄洪亮说:“你忙什么呢?最近怎么进货的时候都是你的那个手下朱经理过来办,也不见你过来了?”

    侯贵说:“还不就是厂里这点事嘛,走不开呀。”

    黄洪亮问道:“这两天要不要过来进货呢?价格又比上一次下调了不少,很划算的。”

    听了黄洪亮这话,侯贵心里马上明白了,难怪他今天这么主动,原来他打电话过来是要卖货啊。真是此一时彼一时,想当初铜价暴涨的时候,他可不是这个态度。

    侯贵呵呵一笑:“原料仓库里还有一些,再过一星期再说吧。还有啊,现在铜价下跌这么快,下星期再买说不定价格更好呢。”

    黄洪亮说:“这可不一定哦,近期铜价跳上跳下的,一个星期以后的价格未必会比现在更优惠。侯厂长,你们是不是有别的合作伙伴了?”

    黄洪亮自己心里很清楚,铜价近期想要上涨是比较难的事,可是面对侯贵,他还是只有像刚才那样说,不然的话,侯贵怎么会来买货呢?

    侯贵说:“那倒没有。”

    黄洪亮说:“那怎么我看你们最近的进货量减少了?”

    侯贵说:“进货量总体上倒是和原来差不多,只不过由于铜价变化莫测,我只好采取个笨办法,分期分批地采购原料,这样成本可以摊低一些,不至于买贵了。”

    黄洪亮说:“这样啊。你放心,同行业内横向比较,我们的产品价格还是最有竞争力的,要货的时候你吱一声,我让他们首先给你办。”

    侯贵说:“好的好的,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

    侯贵知道黄洪亮说的也是实话,全国范围内比较,南方集团的铜未必是价格最优惠的,可产品价格上比南方集团低一些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企业都在省外,距离自己的电缆厂路途遥远,加上长途的运输费用,价格就没有南方集团的价格有优势了。

    所以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自己这个电缆厂的金属铜原料还是只有从南方集团这里购买。

    另外,作为金属铜的大用户,侯贵心里甚至比黄洪亮更清楚,南方集团现在的铜销售情况不如意,仅仅是因为价格下跌太快的原因导致的,并不是金属铜在市场上过剩了。

    所以现在即使因为形势所迫,以前不待见自己的黄洪亮不得不放下架子到自己面前来拉销售任务,侯贵也不敢在言语上得罪他。因为他知道自己将来还要和黄洪亮长期打交道,此时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市场一点也不给金昌兴面子,他害怕什么,市场上就偏偏来什么。

    就在他做出限产停售的决定,信誓旦旦地相信只要咬牙坚持一两个月,铜价就会回到8万元左右的时候,铜价却没有停止下跌的脚步。

    10多天以后,铜价跌破了6万元的整数关口,跌到了59,700元。

    铜价这样的走势,不但出乎金昌兴的预料,就连李欣也没有想到。

    可是由于金昌兴严密地封锁新矿山的实际经营情况,新矿山的实际生产数据已经不发给李欣了,所以李欣对新矿山目前的亏损情况却知之甚少。

    李欣虽然觉得这种情况有些异常,但是由于金昌兴之前对他的态度,所以他也就不去过问这些事情,他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不让我知道,那我就不问。

    这天,李欣坐在办公室里,他看着期货铜价格的走势图,心里不由得暗暗感叹:这一年多铜价的走势完全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

    之前自己大胆在期货铜上做多,可是那些仓位在价格还没到6万元的时候,自己就全部平仓了。虽然也赚了很多利润,可是跟84,000元的最高价相比,自己还是错过了将近26,000元的涨幅。

    现在回过头来看,几个月之内铜价又从84,000多元的高位下跌到了目前6万元以下,自己原来错过的那26,000元涨幅,现在几乎又全部跌回来了,套用一句现在流行的歌词来说就是:终点又回到了起点。

    这一切仿佛就像是坐过山车一样,如此大幅度的暴涨暴跌,这要是做反了方向,岂不是短短几个月就倾家荡产?

    他现在暗暗庆幸自己在铜价超过6万元以上的时候因为看不准而没有做多,也没有做空,要不然的话,很有可能会做反了方向,导致大幅亏损。

    突然间,他想到了一个问题:金昌兴虽然没有在期货铜上做多,可是他花了近20个亿的资金买入新矿山的时候,铜价可是在8万元以上的。

    这也相当于是在铜价上做多啊!

    只不过这20个亿的资金不是在期货铜上满仓,而是全部投资在了原料上。至于这笔资金折算过来相当于在期货铜上持有多少仓位,这个应该可以根据原料和产品的生产关系大致推算出来。

    预感到这里边隐藏着巨大的问题,再联想起最近新矿山的生产数据对自己保密了,李欣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好奇心,他想用自己想到的这种办法来测算一下金昌兴这笔投资到目前为止有了多大的损失。

    想到这,他立刻着手上网查了一下生产一吨铜大致需要多少吨主流的铜矿。

    有了这个数据以后,他立刻就推算出来这笔资金相当于在期货市场上持有多少吨期货铜的仓位,然后再把持仓的数量乘以2万元的价差,得出了一个让他吃惊的数据。

    这个数据既然比刘中舟做空期货铜造成的损失还要大!

    李欣看着这个数字,心里也有些犹豫了,他不敢确定这个数字到底是不是真实的。

http://www.dlcbjx.com/19_19609/87598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dlcbjx.com
棉花糖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lcbjx.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