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操盘手札记 > 第五百六十二章 空头给的信心
    袁杰也颇有感触地说:“还别说10月14号那个连续5个跌停之后出现的止损离场机会,就说10月8号第3个跌停板出现的时候,我们公司那些在国庆节之前做多而10月6号和7号第1和第2个一字跌停板出现的时候死扛着不愿意止损离场的客户一看情况不对,既不敢继续扛,也没有资金继续扛了,所以一大早我们都还没开始上班,他们就到公司里来等着了,问我们有没有特殊一点的渠道能帮他们把卖出平仓的单子尽量挂得靠前一点,争取排在那两三万手卖出平仓单的前面,如果跌停板一旦被打开就能第一个止损离场。那天早上9:07开始,跌停板不是被打开了三、四分钟吗?这些人亏着大钱出场后还互相庆幸自己跑得早,满脸劫后余生的表情。不过后来的事情还真像他们想的那样,如果10月8号那天早上不跑的话,又只得在两个跌停板之后的10月14号才能出场了,而10月14号的铜价已经跌到了43,000元左右。而10月14号这一天如果稍微再犹豫一下,又是三个跌停板之后的10月17号才有第3次出场的机会了,那个时候铜价已经跌到38,060元了。现在回过头来看看,这种行情真的是百年难遇呀,我即使手里没有任何持仓在旁边看着都觉得惊心动魄的。”

    “所以我就说嘛,空头的信心完全是多头的崩溃给的,反正就我自己而言,铜价跌破了40000元以后,要不是在10月22号、23号和昨天连续三天出现三个一字跌停,我自己是没有信心把空单拿到今天这个位置上的。”

    “你觉得现在已经是底部了吗?”

    “应该是了吧,底部大概也就在这个位置附近了。这个价格已经相当离谱了。你回头看看,7月初的时候铜价还在64,900元呢,现在的价格连当初的一半都不到啊,真是细思极恐!”

    “你现在又赚了这么多钱,是不是该请客了?”

    “没问题,改天约个时间吧,想吃什么随便点。”

    “真的假的?”袁杰没想到李欣满口答应出来跟自己见面,她担心李欣是随口说说的,就赶紧追问了一句。

    “你让我请客的时候,我哪次说了不算?”

    “今天不行吗?”

    “今天不行,今天有事,改天吧。”

    袁杰有些失望地说:“好吧。”

    刚才李欣平仓之后,还没有来得及体会一下胜利的喜悦心情,袁杰的电话就来了。

    现在挂断袁杰的电话后,如释重负的李欣走到书房窗前,看着午后金色的阳光映在对面的山岭上,仿佛像一幅油画一样。

    虽然李欣学的是理科,可是他一直有一颗细腻和文艺的心。

    刚刚过去的那20多天时间里,因为顶着巨大的压力,李欣每天心无旁骛地呆在电脑前看行情时就像一个苦行僧一样,除了喝白开水、偶尔抽一两支烟之外,他什么都不碰,更没有心思去欣赏窗前的美景。

    现在巨大的压力消失之后,他突然发现窗外的一草一木,一山一岭是那么的美!他泡了一杯咖啡,又点燃了一支烟,来到别墅楼顶的阳台上,一边喝咖啡一边看着对面山上那片郁郁葱葱的森林,他现在才有心情静下来好好体会一下成功之后的那份喜悦。

    直到这个时候,不久之前从单位辞职后他心理上造成的那个阴影才渐渐消散了,看着外面美丽的景色,他心里突然涌出了一种想要出去旅游看风景的心情。

    他一边喝咖啡,一边静静地在想哪些地方风景比较好,值得一去。

    杯里的咖啡差不多快要喝完的时候,他脑袋里已经有了主意,看看时间已经下午4:40,他拿出手机给夏小娜打了个电话:“待会儿下班后我到公司去接你,我们出去吃饭。”

    “好啊,你还是在公司门外等我吗?”

    “今天我在公司大院里等你。”

    “嗯,好的。”

    下午5点刚过,李欣的车就开进了南方集团的大院内。他看看时间还早,就找了个地方把车停下,熄了火降下车窗,一个人坐在驾驶座上一边抽烟,一边等着夏小娜下班。

    李欣的车刚开进公司大院就被楼上的高辉看见了,此时的高辉正百无聊赖地趴在办公室窗前看楼下的景色。因为铜价的暴跌,南方集团的销售业务已经全部停了下来。高辉整天待在办公室里闲得无聊,眼看着又已经离下班的时间不远了,所以他就趴在窗前一边抽烟一边打发时间,好等着一会儿下班,李欣这一进门就被他看了个正着。

    “咦,这不是李欣的车吗?他来公司里干什么呢?”高辉心想。

    他原以为李欣是到公司里来办事儿的,这是李欣辞职之后将近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第1次回公司来,要是李欣上楼来的话,他还正想找李欣聊聊呢。

    可是车停好后,却迟迟不见李欣下车来。高辉又等了一会儿,只见李欣悠然地把车窗降了下来,胳膊肘放在车窗上,坐在驾驶位置上开始抽烟了。

    高辉这下明白了,李欣应该是来接夏小娜下班的,看这样子他是不会上楼来了。如果自己是他,在负气离开这家公司后,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自己也不会到公司办公室里来的。

    于是他连忙抓起办公桌上的一盒烟,急匆匆地下楼去了。

    李欣上次来公司门口接夏小娜下班的时候,是他刚刚辞职不久。那个时候的他情绪有些低落,内心还比较脆弱,所以他不愿意到公司大院里来,怕公司里以前的那些同事看见了跟自己聊起辞职这件事情时自己无言以对。

    可是现在不同了,经过这一段时间后,他已经从辞职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更重要的是,就在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他赚了4亿3000多万元的利润。

    此时的他不但不消沉,而且还意气风发。他现在的内心足够强大,别说不担心在公司里见碰以前要好的那些同事问起他现在的状况时不至于无言以对,就算是撞上薛晨志和江华这些死对头,面对他们的冷嘲热讽时,李欣都有足够的信心回击他们。

    因为就算他不像郑国瑞那样对南方集团的资金状况了如指掌,但是只要想想这一个月里铜价的快速下跌,他就能大致估计出南方集团现在面临的是怎样一个悲催的状况。

    同样是价格下跌,自己在这波下跌中赚了4亿3000多万,可南方集团呢,亏损两个4亿3,000万恐怕都不止。

    在这种情况下,他不相信薛晨志和江华等人还有心思来对自己冷嘲热讽。

    看着眼前这栋熟悉的大楼,就在那么短短的两三分钟时间里,李欣的脑海里像放幻灯片一样闪过了很多糖业公司和南方集团以往的情景。前后不过几年的时间,这栋大楼居然见证了糖业公司和南方集团两个大公司的兴衰。有一句话说得好: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这用来形容南方集团几年之内的从兴到衰是再恰当不过了。

    就在短短的几年前,南方集团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他们兼并糖业公司的时候,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是一种人上人的做派。

    可是眼下呢?李欣虽然不清楚南方集团现在在进行什么样的操作,但是这个集团最重要的产品金属铜遭遇这样史诗般的价格暴跌,其悲惨程度恐怕要比当初造成糖业公司破产的那波糖价下跌猛烈两倍。

    在这样的情况下,南方集团除非是老天眷顾,否则的话,他们的下场恐怕比当初的糖业公司还要悲惨。

    就在李欣想这些问题的时候,突然间有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李老板,在想什么呢?”

    李欣回头一看,是高辉。不知道什么时候高辉来到了车的侧后方,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是你小子啊?”李欣赶紧打开车门走下车来。

    “来接你媳妇?”高辉一边问一边随手递了一支烟过来。

    “对呀,不然我到这里来干什么?”李欣抬抬手,示意自己正抽着呢。

    高辉把手里的烟塞到自己嘴里,然后掏出打火机点上:“话也不是这么说的,在这公司里除了你媳妇之外,还有不少以前的老哥们呢,有空也回来看看啊。”

    “可别人不像你这么想啊!”李欣长叹一口气。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李欣辞职这么长时间以后,他辞职的原因也陆陆续续地被传了出来,对这一点,高辉也有所耳闻。

    所以此时高辉一听李欣说这话,就知道他的意思是什么了:“嗨,你管那些人干什么,他们爱怎么想是他们的事,有空你就来找我们聊天,他们还能把你轰出去不成?再说了,他们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恐怕也没这个心思和你较真了。”

http://www.dlcbjx.com/19_19609/95382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dlcbjx.com
棉花糖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lcbjx.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