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村庄的秘密 > 第二章 窘迫的第一夜
    经过八个小时的长途行车,汽车终于在傍晚的时候到达了九寨。

    此时的天空已经渐渐变成了灰色,无法阻挡的黑夜正在悄悄来临。

    徐顺想着,本来自己是因为送外卖的时候被无理投诉,所以才叫上了哥们耗子一起,想要来九寨沟旅游散心,他们在网上找到了这个自发组成的游览队,一群素不相识的年轻人就这样聚在一起。可是,没想到,这趟旅途并不轻松。

    他看了看他的同伴们,除了队长王峰精神看起来还不错,其他人都是满脸倦容。

    田田正在整理着自己的头发。早上出发的时候,她看起来还是光鲜亮丽的,此刻,却已头发凌乱,肤色暗沉,早已没有了早上的风采。

    杨丽和石头是一对夫妻。此刻,杨丽正在一旁呕吐,因为高原反应,她的脸色看起来很难看。石头在旁边给她递着纸巾,她不耐烦地接了过去。

    原本,大家是打算晚上都在外露营的。

    但是此刻,拖着疲惫的身子,大家好像都没了之前的激情,更没有了在外露营的想法。对此刻的他们来说,能洗个热水澡,舒舒服服睡上一觉才是最期待的事情。

    “我想有床,睡觉。全身都快散架了。”田田率先提出来,“今晚可以不露营吗?”

    “我也是,必须要住宾馆。我实在扛不住了……快要死了……”杨丽说话都有气无力了,他老公在旁边一手拿着行李,一手搀扶着她。

    “那你们呢?”王峰问徐顺和耗子。

    “我们无所谓的,都可以。”徐顺回答道。

    其实徐顺也想住宾馆,他甚至希望,可以趟在床上睡个三天三夜不起来。此刻他显得有点乏力,高原反应的症状还未完全散去,为了明天更好地爬山,大家都需要更好的休息。

    “行吧,那今天晚上就住宾馆吧。”队长王峰说。

    接着,他又说道:“但是,我们没有提前预定酒店,现在又是旅游旺季,临时找房肯定很困难,也不一定能找到大家都满意的房间。”

    “没关系,我不嫌弃的,能有个睡觉的地方就可以。”田田说。

    王峰又看了看大家,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

    他接着说:“刚才过来的路上,我看到路边有很多酒店,我们现在只能一家一家地去问了,合适就住下。”

    王峰招呼大家带好行李,向着前面的宾馆走去。

    他们沿途过来一共问了五家酒店,四家都没有房间了,只剩下一家还有空房,每晚一千元。

    王峰对大家说:“其他酒店都没有房间了,就这家还有,我看这里环境还不错,要不我们就在这里住下吧!”

    “多少钱?”杨丽问。

    “每晚一千,贵是贵了点,但是环境不错。”王峰说。

    “那么贵?抢劫啊?”杨丽明确表示反对,“我们不住这里。”

    “可是都没有房了,不住这里的话,那就住的地方都没有了。”王峰对杨丽说。

    “太贵了,我们可住不起。”杨丽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你看你都吐成那样了,还在乎这点钱干什么,好好休息才是最重要的。”一旁的田田试图劝说杨丽。

    “总之我们不住,你们要住你们自己住,你们不管我们,那我们就自己出去找。”说着,杨丽便要去拉她老公走。

    “没人说不管你们啊!”看到杨丽想要走,田田着急了,赶紧解释道,“大家一起出来,肯定是要在一起的啊,再说了,你吐成那样了,我们哪能放心让你们自己出去啊!最主要的是,现在去哪里还能找到房啊?”

    此时正是九寨沟的黄金时节,每天游客爆满,宾馆基本没有空房,抢房,就像在抢人一样。

    “怎么没有啊,我看到路边有人举着牌子写着住宿呢,怎么就不能去问问啊?”杨丽说。

    “你说的是那种藏族人家里的房间,我们住不惯的。”田田对杨丽解释道。

    “有什么惯不惯的,便宜就行!”杨丽说。

    田田还想再说什么,可是杨丽是铁了心的不会住这么贵的宾馆了。王峰见状只好对大家说:

    “那这样吧,我们再去问一问那种路边的房子吧,兴许也能找到合适的。”

    大家又开始了艰难的找房过程。可是,之前他们还看到路边有人举着住宿的牌子,现在,却都不见人了。好不容易才看见还有一人举着一块住宿的牌子站在路边。

    王峰问他:“你们有房吗?”

    那人回答:“还有,不过只剩最后几间了,没得挑了,条件要差一些。”

    王峰又说:“我们之前看到路边有很多举牌子的,怎么这会都不见了?”

    那人说:“他们都住满了所以就都回去了啊,我这也准备快收工了!”

    王峰说:“你不是还有几间房没卖吗?这么早就收工了?”

    那人答:“这几间房有点差,老板说能卖就卖,卖不出去就算了。”

    杨丽问:“多少钱啊一间啊?”

    那人答:“两百。”

    听到那人这么说,杨丽眼里就像放出了光一样,赶紧对那人说:

    “那你带我们去看看吧!”

    一会儿,小伙子就把他们领到了老板的面前。

    老板是一个中年男人,留着一个寸头,胖胖的脸,嘴里叼着一支烟,手里拿着手机,坐在沙发上打游戏打得正起劲。

    小伙子对他说:“老板,他们要找住的地方!”

    中年男人没有看他,只是回答:“知道了,马上!”

    接着,又回过头来对着王峰一行人说:“你们等一下啊,我这马上就完了!”

    听这老板说话的口音,他应该是汉族人,但是他的穿着又是一番藏族人的打扮。

    大家看这老板打游戏打得正起劲,又一副藏族人的打扮,便没有催促他。

    两分钟过去了,游戏还没有结束,老板歪着头对大家说:“那房间比较差啊,但就是便宜,你们看要不要住吧!”

    王峰问道:“老板,你是汉族人还是藏族人啊?听你的口音像汉族,看你的打扮又像藏族。”

    老板说:“听口音也听出来了嘛,我是汉族。穿藏服只是入乡随俗而已。”

    听到老板说自己是汉族,大家心里稍微放松了些。

    王峰说:“都是汉族也算半个老乡啦!对了,能带我们去看看房间吗?”

    老板说:“房间不在这里,在旁边的一条巷子里,走过去还有点远,在一户藏族人家里。你们要去看吗?”

    大家一听还有点远,走过去还得些时间,都有些犹豫了,不想再来回折腾。

    老板又说:“虽然条件差点,但是在这个地方你找不到比这更便宜的了。”

    杨丽一听,对大家说:“要不,我们就住这里了吧?”

    大家都没有说话。

    杨丽开始和老板讲起价来:

    “大哥,能不能给我们便宜点啊?大家都是汉族人,你给优惠点吧!”

    “大姐,要是放在一个月前,我一百都能给你住。但是现在什么情形啊,你也看到了,我们一年就靠这段时间赚钱呢,等秋天一过,冬天就没人来啦……你们看了那么多家了,就我家最便宜吧?这啊还好你们来得早,等到晚上啊,你想找房都找不到了,全部没有啦……”

    大家知道他没有撒谎,他们第一次面对房源这么紧张的问题。

    “要不就这里吧。你们觉得,可以吗……?”杨丽尝试性地问大家。

    她知道大家心里其实是对她有些抱怨的。

    还是没有人说话。

    王峰见气氛有些尴尬,便对大家说:

    “要不就住这里吧,我看大家也都累了不想再去找了。不管怎么样,算是有个睡觉的地方。”

    王峰对老板说:“那我们要四间房吧!”

    “四间?”

    “怎么了,没有吗?”

    “那倒不是,你们运气好,我这啊就剩四间了,多一间都没有了,我还以为你们是要三间呢!”老板看了看王峰与田田,估计把他俩当成了一对。

    “看我们运气多好,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真是老天爷眷顾啊!”杨丽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于是,他们要了仅剩的四间房,徐顺和耗子一间,石头和杨丽一间,王峰一间,田田一间。

    房东大哥带着大家钻了好几个小巷子,终于来到了一户人家的院子里,他给大家指了指二楼,说房间就在二楼上。随后便转身准备离开了。

    “你还没给我们钥匙呢?”王峰忙叫住他。

    “没有钥匙,房间直接打开进去。晚上睡觉从里面锁好就行很安全。明天早上你们直接走了就行了,反正也没收押金。”房东说完便离开了。

    这是一个标准的藏式民居,两层楼,外墙很高大,用石头砌成,全部刷成了红色,显得格外醒目。进院子的大门入口上方挂着白色的牦牛角,牛角上挂满了哈达;大门进去便是一个小院,小院里挂满了五颜六色的经幡,有三角形的,有正方形的,还有长条状的;院子的正中是一个用石块堆起来的玛尼堆,同样被涂成了红色;院子的角落里种了一排月季花,旁边拴着一只藏獒……

    “好气派啊!”

    “真漂亮。”

    一进门大家都被这房子的外观给征服了。

    可是,当进入到房间里面的时候,大家亢奋的心情却低落到了谷底。

    房间内部的陈设和外部的漂亮壮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房间很小,放下了两张单人床之后几乎没有了多余的空间。没有窗户,所谓的窗户便是在墙上凿开的一个正方形的孔,一个成人估计都爬不进去。没有窗帘,好在背后是一片空地,没有人能偷看到这里。没有光线,唯一的照进来的光就是从那个小孔照进来的。没有卫生间,卫生间在走廊尽头,是公用的,洗澡的淋浴就在卫生间里,也是公用的。房间的墙刷的是白色,有些地方已经开始剥落掉灰。屋顶大概因为漏水的缘故浸湿了一大片,能看到水干了之后留下的一圈圈黄色的水渍。

    一股特别的气味铺面而来。像是发霉的霉臭味,又像是藏族的酥油茶味,又像是很久没有洗澡的酸臭味,又像是牛身上的味……总之说不上来是什么味,一股混合了各种气味的复杂而醇厚的味,让人深吸一口之后感觉都会醉的味。

    床上铺着藏族特色的床上用品。能看出原本应是非常艳丽的颜色,如今已是暗沉发黑,连上面的花朵都没有了丝毫花的美感,倒像是被糊上了一层厚厚的浆汁一样。

    徐顺提起床上的被子,小心翼翼地把鼻子凑上去闻了闻,一股酸爽味扑面而来。他立马捏住鼻子跑到了屋外。

    大家都相互看了看其他人的房间,每个人的房间都一样。

    看起来,这些房间已经很久没有人住过了。

    这时,大家看到了院子里正在干活的一个藏族女人,王峰过去打起了招呼:

    “你好,请问你们是这个院子的主人吗?”

    女人回答:“扎西德勒!这是我们的房子。”

    王峰指了指楼上的几间房间,说:“这些房间,平时都没有人住的吗?”

    “是的,那平时都是空的,放放杂物。”藏族女人说。

    “为什么现在又卖给游客住了啊?”汪峰又问。

    “一个月前一个汉族人就把楼上都租了!”女人回答。

    “所以,房间不是你们卖出来的,你们只是收了别人的租金,对吗?”

    “是的。”女人点点头。

    王峰明白了,原来因为现在是旅游旺季,一些汉族人就来这里当起了老板,做起了生意,他们先低价把这些房子租了下来,再高价卖给游客!这些精明狡猾的汉族商人!

    “这样的房间根本没法住人。一看就是平时根本没有人住的,我们还是换地方吧!”田田说。

    “可是这里已经没有房间了,连举牌子的人都没有了,能换到哪里去。”耗子说。连平时不修边幅不讲究的他,此刻也是满脸的不满。

    “要不还是去住之前的宾馆吧!虽然贵一点,但是比这里好太多了。”王峰说。

    他又问杨丽,“你觉得呢?”

    看到这里的房间的样子,杨丽着实也很内疚,她自己也不愿意住在这样的地方。她说:“那换吧,我也没想到这里的房间是这样的,的确没法住。”

    于是,一行人找到了老板,准备协商退房的事情。

    王峰说:“不好意思啊,老板,我们刚才已经看过了房间,大家商量了一下,想换个地方住。”

    王峰的语气比较诚恳,因为他不知道老板会不会同意给他们退钱。

    老板倒也好说话,应该是对房间的状况还是比较清楚的。他说:

    “没事,不想住就退出来就是了。”

    说完,他很爽快地把钱退给了他们。又说道:“只是,现在周围基本上都没有房间了,你们出去还是很难找到。”

    王峰说:“没关系,我们自己想想办法。”

    “那就祝你们好运啦!”老板笑着说道。看起来,客人退房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情绪。

    “谢谢!没想到老板真是爽快,我们之前都还担心,怕你不同意退呢!”

    “做生意嘛就是这样啦,买卖不成仁义在嘛!要说做生意啊,还是我们汉族人会做!你看这里这些藏族人,呆头呆脑一根筋,你让他做生意他也不会做啊!你看现在旅游旺季这么多人,不正是赚钱的好时机吗,但是你让他们赚钱他们也不知道怎么赚啊!你看我就这么一倒腾房子,在这旺季也能赚不少。”老板倒是实诚,还谈起了生意经来了。

    王峰竟无言以对,只得说:“那就祝老板你生意兴隆,多多发财啦!”

    说完,他们转身准备离去。

    “等一下。”老板又叫住了他们,“这几间房我也不打算再卖出去了,等会你们要是实在找不到房的话,还是可以再回来。”

    “好,谢谢老板!”

    王峰从心里还是感激这个老板的,至少他好说话,还给他们留了一条后路。只是大家心里都在想着:我们是不可能再回来的了!

    告别了老板,一行人又满怀希望地拖着行李往回走,走到之前的宾馆面前,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满以为这次终于可以不用再跑了,可是现实再次深深打脸——房间已经没有了!

    大家已经无话可说了,此时任何语言都不足以表达他们此刻的心情。

    杨丽感觉此刻大家的眼睛都在盯着她,让她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都怪你,这下好了,房间都没有了。”她老公石头终于忍不住了。

    这一路走来,终于听他说了第一句话。

    “怎么能怪我呢,我也是想给大家省钱,再说了,我也不知道那边的房间那么差啊!”兴许是老公的责骂让她很没有面子,杨丽高声地辩解道。

    “要不是你作,现在大家都已经睡下了。”石头说。

    眼看着两人就快吵起来了,王峰赶紧站出来对大家说道:

    “我们现在不要去责备谁了,现在找住的地方最重要。但是你们也看到了现在周围都没有房了,所以我们还是得回到之前的小黑屋那里去,幸好老板说过,那几间房他不会再拿出去卖了,我们现在回去的话还有房间。”

    大家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这一群可怜的人又无可奈何地回到了他们又怨又恨的小黑屋。

    大家都已经累到不想说话了,各自回到房间就开始了洗漱,此时他们想的就是能快点瘫在床上,然后一动不动。

    王峰回到了房间,放下了行李,习惯性翻起了手机。

    忽然,一则消息引起了他的注意——

    某某景区驴友徒步失联已三天,至今仍未找到,搜寻工作仍在继续!

    王峰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他感到了一丝担心。明天他们也要进山徒步了,会不会也遭遇意外失联的状况?

    他想,为了大家的安全,他们有必要请一个向导!

    王峰赶紧通知大家马上到他的房间开会,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和大家商量。

    虽然大家都不想再折腾,也不知道王峰到底有什么事情,但是看他紧急的样子,大家还是第一时间聚齐在了他的房间。

    “今天这个情况,只有委屈大家在这里将就一晚上了,好在我看过了卫生间有热水,大家可以洗个热水澡。但是这里海拔较高,不要洗得太久,更注意不要感冒。”王峰说。

    接着他又说:“接下来,我想和大家商量一下请向导的事情。我觉得为了大家的安全,我们有必要请一个向导。”

    “之前也没说要请向导啊,怎么突然想到要请向导呢?”田田问。

    “你们看到这个新闻了吗?”王峰把手机拿出来,翻到那条新闻,递给大家看,“我也是刚刚才看到的。”

    众人相互传阅着手机,都看到了那条驴友失联的消息。

    “现在你们也都看到了,我也是看到这条新闻才想到的应该请个向导,这样会安全些,大家有没有什么意见?”王峰问大家。

    “我觉得可以请,我没有意见。”田田说。

    “我觉得可以不用请,浪费钱。我看过网上别人进去的也是徒步,也没用向导啊。听说里面路线挺简单的,我们有指南针,跟着大方向走就是了。”杨丽说。

    “我们都是第一次来这里,对这里都不熟悉,再说山里地形复杂,万一要是迷路了怎么办,请个向导吧,这样安全。”徐顺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有什么安全不安全的,大家都在一起有什么不安全的。”杨丽又说。

    “只是为了预防意外,你没看这个新闻啊!”耗子对杨丽有些不耐烦了。

    “你也说了只是意外而已啊,这个新闻也只是个意外,既然是意外,那发生几率很小的。”杨丽继续反对。

    “万一发生了呢?钱重要还是命重要?”田田也开始表现出了对杨丽的不满。

    “哪有那么容易遇到,如果这都遇到了,那只能说明我们运气不好,命中注定。”杨丽也不甘示弱,她又补充了一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你的思想真是奇葩。”田田说着转过了头,她显然已经不想再搭理杨丽了。

    “我的想法是有必要请一个向导。我们首先要保证大家的安全。”王峰对大家说。

    接着他又说:“既然我们意见无法统一,那就举手表决,少数服从多数,要是不愿意,也可以离队自己安排。”

    “那算了,别举了,既然你们都同意,那就请吧。”杨丽说。因为整个队里只有她一个人在反对,所以举手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那去哪里请向导呢?”田田问。

    “我刚才已经在网上看过了,网上的都已经被预定了。我们现在要找的话,只能现找了。”王峰说。

    “在这里找当地人?”田田问。

    “是这个意思。”王峰回答。

    “也许我们可以去问问房东老板,我感觉那胖子还是挺耿直的,而且他对这里也比较熟悉,人也贼精贼精的,说不定能帮我们想到办法呢。”徐顺突然想到了之前的胖子房东。

    没想到,他们还真的找对了人!

    房东老板一脸自豪:“这个问题你们问我就问对啦,不瞒你们说,以前我还逃票进去过,我们那是真正的徒步啊,正儿八经走出来的。”说完,他还拿出一张纸一支笔,津津乐道地画起图来。

    “我们想要请一个向导带路。你能帮我们吗?”王峰问。

    房东老板表现出了为难:“我没有时间啊,你们看我每天要招呼这么多人啊,要做生意,没办法啊!”

    “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你能不能帮我们找找其他的向导。”王峰解释道,“要进去过的,熟悉路线的。”

    房东老板想了一下,说:“你一说呢我倒是想起有一个人,阿布扎西,以前他也跟我们一起进去过……不过听说他出去放牛了,不知道回来没有……”

    “那麻烦你帮我们问一问吧,谢谢。”

    房东老板也很乐意,拨通了阿布的电话:

    “喂……阿布啊……你放牛回来没有呢?”

    “今天才回来啊,怎么的?”电话里说。

    “哦,你看,还真是巧啊……是这么的,今天晚上我这啊住了一群年轻人,他们呢想去徒步九寨沟,需要个向导……,你看你行不?”

    “哦……这个事啊……可是我刚刚回来,累得骨头都快散了,还是算了吧……”

    说完,阿布挂断了电话。

    一行人显得非常惆怅。

    “这样吧,大哥……你再给阿布打个电话,我来给他说说。”王峰对房东恳求道。

    “那,好吧……”

    房东又一次拨通了阿布的电话。

    “你好阿布,我们是准备去徒步的驴友,我叫王峰。”王峰对着电话里的阿布说道,“我们都是第一次来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你看在我们千里迢迢远道而来的份上,就带我们一下吧……我们来一趟也不容易……费用的话都可以商量……”

    半晌,那边才传出一句话:“看在你们千里迢迢远道而来的份上,我就带你们一趟吧,费用不是问题,你随便给就行了。”

    大家心里的石头才终于落地了。

    向导的事情这就算是解决了,想没到杨丽却又在旁边嘟囔起来了:

    “这就请上了?肯定很贵吧!我就说不请吧,……我家还得摊两份钱。”

    “别说了,说那么多干啥,这是大家都同意了的。”她老公石头倒是比她通情达理多了。

    “不说就不说,反正我的钱也是你的钱。”

    “阿布并没有漫天要价敲诈我们,他说了费用我们随便给,我们就按市场价给他就行了,不亏待他,我们也不吃亏。”王峰解释说。

    杨丽这才在一旁安静了下来,不过从她小声嘟囔着的嘴里能看出她并不满意。

    王峰见气氛开始变得有些尴尬,便解散了众人各自回房。

    才第一天就发生了这么多事!

    这一夜,徐顺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http://www.dlcbjx.com/20_20334/90806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dlcbjx.com
棉花糖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lcbjx.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