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村庄的秘密 > 第三章 人间仙境
    这是一个无比英俊的小伙子。

    他穿着藏族男子标志性的袍子,袍子挂在半边肩膀上;脚上蹬着藏族特色的马靴,鞋尖高高往上翘着;腰上拴着一根厚厚宽宽的银腰带,腰带上嵌着玛瑙、绿松石、鸡血石等宝石;脖子上挂着一串看似价值不菲的菩提子,上面串着几颗天珠;手腕处戴着一串成色极好的蜜蜡手串,手指上戴着好几枚镶着南红的戒指。

    他有着浓郁而黑亮的眉毛,大而深邃的眼睛放射出带有火花的光芒,漂亮的脸蛋上分布着无比精致的五官,被高原阳光晒得黝黑发亮的皮肤透着一股别样的魅力。

    他背着一个背包,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转经筒,见到大家,竟流露出了几分羞涩。

    这是他们的向导——阿布。

    他们从住的地方出来后,穿过了两条巷子就走到了公路边,虽然时间看起来好像还很早,而且天气也非常寒冷,但是似乎这些都不足以阻挡旅行者的脚步,公路上已经有不少汽车驶过,原本明亮的汽车大灯也在寒气中变得模糊起来,发出一种柔和的光芒,好像一个被冻僵的青年一样,失去了原有的活力。倒是来往的人儿已经熙熙攘攘,他们貌似热情亢奋,一边走着一边谈笑风生,大概是想到今天将会看到美丽的风景而抑制不住内心的期许吧!

    走了一段公路之后,阿布带着大家拐到了旁边没有人走的一条小道。

    小道已经杂草丛生,不仔细看的话已经无法辨别出这是一条路了,但再仔细看的话,还是能看出以前的路留下的些许印迹。

    清晨路边的小草都结了露水,一走过去,鞋子和裤脚便将小草上的露珠带走了,大家的裤脚都湿湿的。

    “我感觉这里好像没有路一样……我们一直在杂草丛中行走……我们是在开发一条新路吗?就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了吗?……这条路也太难走了。”杨丽开始了抱怨。

    “大姐,这就是徒步走的路。我们以前都这么走的!徒步的路肯定不是寻常路啊,不好走是正常的。”阿布说。

    越往前走,路变得越来越不平了,再加上路是被埋在草丛下面的,有的时候根本看不清楚下面有没有路,是不是平的。有的时候一脚踩下去,突然往下一沉——原来是个坑。

    走着走着,一行人来到了一条小溪流的旁边。这下是没有杂草了,可是也彻底没有路了……

    可是这小溪流,多美呀!

    清澈的溪水,缓缓流淌,透亮得像一面镜子,水底的世界就这么赤裸裸的展现在眼前!

    水底的鹅卵石,还有悠悠飘摇的水草,像水底的精灵,舞动着轻盈的身姿!

    几颗长在水里的植物呈现出各种各样的姿态,有的树干直挺挺的,像一个壮年的小伙;有的枝条弯弯的,径直垂到了水面,像一个年迈的佝偻的老妇;有的树长成了S型,枝条向四周蔓延开来,像婀娜多姿的少女……

    每一颗植物都像一个生命的精灵,生长在这清透的溪水里,它们紧紧扎根在这里,接受着阳光雨露的滋润和清透溪水的洗礼,长达数千年!

    好一副“水在林间流,人在画中游”的图画!

    就这一处小小的景致已经让大家兴奋不已,大家都已经开始手舞足蹈起来。

    “别大惊小怪,这算什么,好看的还没出现!”阿布对大家说。

    阿布来到了旁边,他弯下腰去在地上捡了一些大大小小的石块,把这些石块从大到小,从下往上一块一块重叠起来,不一会儿就堆成了一个圆锥形的小石堆。然后他开始转动着手里的转经筒,围着小石堆一圈一圈转起圈来,嘴里还嘀嘀咕咕的念着什么,就像是在念经书一样。

    “阿布,你这是在干什么?”徐顺看着阿布堆起来的小石堆感到很好奇。

    “这个叫玛尼堆。”阿布微笑着说道,“这是我们藏族的一种朝拜方式祈福方式。就是在沿途走过的路上捡一些石头堆成玛尼堆,这样它就会保佑从这里路过的来来往往的人。”

    “那你嘴里在念什么?”

    “我们藏族的六字真言——嗡嘛呢叭咩哞。我们每个藏族人都是有信仰的,随时随地都可以念经的。”

    “那你手上的转经筒是什么意思?我看你一路都在转呢!”

    “转经也是一种朝拜方式。当我们没有时间去寺庙转经的时候,我们就会拿一个小小的转经筒在手上,走到哪儿就转到哪儿……还有大的转经筒,有的是靠风吹动转动的,叫风转经,有的是靠水流推动转动的,叫水转经,我这个,叫手转经。转经的时候要一边转,一边在心里默念六字真言……”阿布说着向徐顺展示着手里的转经筒。

    “哦,是这样啊……”徐顺看着阿布一副认真的样子,心里想着,藏族人果然很虔诚啊……

    休息了一会之后,阿布告诉大家:“接下来,我们要沿着这条溪流,一直往峡谷的上游走。这里没有成形的路,全部是这样的碎石,大家走的时候要小心一点!有苔藓的地方千万不要去踩,很容易滑倒,路边的植物见到不认识的也不要随意去摸,有的有刺,还有的有毒。”

    阿布给大家交代完了之后,便带着大家继续前行。

    没想到,沿着溪流一路往上,才像是一幅画卷的真正展开,大家刚才看到的,不过是画卷的冰山一角!

    溪流两旁的风景非常漂亮,大家一路处于兴奋之中,顿时忘却了旅途的辛劳,竟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溪流的尽头。这时,一副宽大壮美的瀑布赫然出现在眼前!

    这宽大的瀑布就是溪水的源头,长约50米,高约20米,不像壶口瀑布一样汹涌,也不像黄果树瀑布一样暴力,它的水并非倾泻而下,而是涓涓细流沿着岩石冲刷着生长的植物缓缓流下,再分流成若干细小的分支,流向了下游。就像是把刚才那副躺着的画卷提起来竖着的样子!

    此时,日头渐渐钻出云层,柔和的阳光撒向了大地。

    温柔的流水冲刷着植物的时候形成了一朵朵小小的浪花,浪花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耀眼的白光,像一颗颗跳动的珍珠!

    “真是太美了!”

    他们都看得入了神,沉醉在这像画一样美丽的风景里,久久回不过神来。

    阿布照例蹲下身去用小石块堆了一个玛尼堆。一路走来,他已经堆了好多这样的大大小小的玛尼堆。

    “想看看上面是什么吗?”阿布坐在一块光滑的石头上,诡异地笑着问大家。

    “是什么?”

    “是彩林吗?”

    “是海子吗?”

    “难道又是瀑布?”

    大家七嘴八舌,纷纷猜测起来。

    “我先不告诉你们,你们上去了就知道了。”他故意卖了个关子,眼神里充满了神秘。

    徐顺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爬上去了,他想知道上面到底是什么,他充满了一百分的好奇。

    “好了阿布,别吊我们胃口了,赶紧带我们上去吧,看看上面到底有什么惊喜!”徐顺等不及了,催促着阿布。

    “好好好,别着急,现在就上去。”阿布说。

    阿布带着大家来到了瀑布的最边缘处,这里是一片山林,他们要从这里爬上去。

    这里没有路,只有几块可供踩脚的石头,还有一些看起来扎根并不是很稳固的树。

    “现在你们要把手机都收起来,手上的东西都装进包里,我们要手脚并用才能从这里爬上去。”阿布对大家说。

    大家看了看阿布所说的地方,要上去的确比较困难。

    “你们男的要上去应该还行,可是我们女的要上去就困难了,我估计我上不去。”田田看着那仅有的几颗石头和几棵树,担心地说。

    “没关系,我先上去,然后再一个一个把你们拉上来。”阿布说。

    “放心吧,你们先上,我走最后,你们上的时候我在下面帮忙托着你们,这样就能上去了。”王峰看着田田担心的样子,赶紧打消了她的顾虑。。

    阿布先是伸手攀住了一颗树,然后左脚踏上了一块只露出了一个头的石头,然后再换右手攀住另一颗树,右脚往上蹬住了一颗树的最底部,然后再一借力,左脚顺势踩上了一块稍大点的石头,再一用力,右脚才踩上了一小块稍显平坦的地方。

    他在那里站住了,对下面的人说道:“现在我拉你们上来,一个一个来,就像我刚才的那样,把旁边的树抓紧了……谁先来?”

    “田田,你先上去吧,放心,没事,我们在下面托着你。”王峰对田田说,眼里充满了一种别样的关怀。

    “不行,我害怕。”

    “不要怕,有我们在。把你的包都卸下来,这样上去更容易些。”王峰说着,便上前帮田田取下了身上的背包。

    “谢谢!”田田不好意思地说。

    “不用!”王峰忽然不敢看她的眼睛了,只是让她不要紧张。

    就这样,阿布在上面拉着她,王峰在下面托着她,看似上去很难,可是田田居然一次就上去了。

    “好了,可以了,现在我可以来拉你们了,下一个谁来?”田田问。

    “我来!”徐顺说。

    正在徐顺准备去抓树的时候,杨丽突然从旁边冒了出来,一把把他拉了回去。

    “女士优先,接下来是不是该我啦?”她说。

    “你拉人家干什么呀,你让别人先上吧!”她老公石头看到她这个举动,吃了一惊,对她吼道。

    “他是男人,让我先上怎么了,再说了,田田也是女的,她先上去了,凭什么我不能先上去,不能因为她是美女你们就偏袒她吧!”杨丽越说越不靠谱了。

    “当然不是,女士优先是自然的。”王峰赶紧对杨丽说,“杨姐你先来吧!”

    “简直是丢人现眼!”她的老公看起来很气愤,又很无奈。

    “把包给我拿着。”杨丽取下了身上唯一一个小包包扔给了她老公石头。本来就大包小包全部行李都一个人扛着的石头,这下更是空不出手来了。

    杨丽开始伸手攀住了一颗树往上爬。阿布在上面拉着她的手,王峰在下面托着她的背。可是她的身体就是不协调,脚老是拿不上去,大家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她弄上去了。

    上去之后她拍了拍身上的土和手上的泥,转身看了一眼田田,对她投去了一个不甘示弱的目光。

    田田没有说话,给她回应了一个不屑一顾的表情。

    紧接着,大家一个接一个的都上去了。他们要继续往上,沿着树林往上爬,才能到达瀑布的顶端。阿布在前面开路,大家跟在后面,小心翼翼的,不敢放松半点警惕,生怕出现半点差错就摔下去了。

    他们终于爬到了瀑布的顶端。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惊呆了!

    一个巨大的碧蓝色的海子出现在眼前,海子的周围彩林围绕,五彩缤纷,美得犹如一幅精心制作的油画……

    海子的水呈现出一种透亮的蓝色,蓝得那么纯净,蓝得浸人心脾,好像伸手触摸到海子里的水,手也会被染上这蓝色一般。那海子表面的水犹如染色的纱巾,微波荡漾,在微风里飘逸地舞动,好像比纱巾还要轻薄。那海子下面的水多透啊,透得像块玻璃,透得像空气,可见十几米深的海子底部一片生机勃勃的世界,自由徜徉的小鱼时而欢快地在水草间追逐,时而慢悠悠地游动犹如散步一般,时而又快速地摆动鱼尾躲进成群的水草之中,那些各种各样的水草软软的,犹如无骨的少女,就那么肆无忌惮地在湖底招摇,那曼妙的身姿引得无数小鱼争相投怀送抱。

    海子里面的水深浅不一,海子底部高低不平,各种不同的生物和各种不同的矿石,形成了各种深浅不一的颜色,有浓墨重彩的深蓝,有清新淡雅的浅蓝,有像宝石一样的幽蓝,也有如翡翠一般的翠蓝,各种不同韵味的蓝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副独有的图画,远看犹如一只即将开屏的孔雀,因而得名“孔雀海”。

    孔雀海三面环山,此刻周围的山林已经变成了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将浓浓的秋意展现得淋漓尽致。各种高低不同的树木鳞次栉比,有低矮的灌木丛,也有高大的乔杉。从谷底到山巅,上千种不同的植物焕发出不同的色彩,有开着色彩艳丽的花朵的,也有挂满一树金黄果实的,它们把山林装点成了一个彩色的世界,有火一样的红,有桃花一样的粉,有新叶一般的绿,也有浓墨一般的蓝,有热情的橙,也有金子一样的黄,各种颜色娇艳欲滴,呈现出了一个姹紫嫣红的秋天。

    徐顺看得出了神,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如此绚烂多彩的秋天不是只有在油画里才能见到吗?如今这个美丽的童话世界就在他的眼前,他竟然失了魂——

    是怎样的老天才能造就这样的童话世界啊!

    “怎么样,惊喜吗?我没有骗你们吧!”阿布看到大家这如痴如醉的眼神,不禁骄傲地炫耀起来。

    “阿布,你真厉害!这里真的太太太太美啦!”田田已经语无伦次了。

    “我走了那么多地方,看了那么多美景,如此美景,还是第一次见。”王峰说,“这真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地方!没有之一。”

    “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只后悔自己书读得少。只能说一句,我操,太他妈好看了!”耗子说完自己都哈哈大笑起来,把大家都逗笑了。

    “耗子,我觉得我还是比你有文化一点,我会说一句:‘这就是我梦里的地方!’”徐顺看了一眼耗子,挑衅地说道。

    “得了吧,你继续装,哥们不拆穿你。”耗子冲徐顺眨了眨眼。

    随后,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

    “那你们就尽情地去拥抱这美丽的景色,享受这美好的时光吧!”阿布张开了双臂,俨然一副‘你们去玩吧,我批准了’的样子。

    大家开始手舞足蹈,寻找起自己的乐子来……

    徐顺在海子的边上找了一块平地,躺在那里打起瞌睡来。

    在这样的环境下躺着真是舒坦极了。徐顺从来没有这么放松过……城市的生活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而在这个脱离了世俗的另一个世界里,他才能如此安然,没有了烦恼,没有了牵挂,没有了欲望,没有了思想……他就是他,一个纯粹的他,一个真实的他,一个无欲无求的他。他是这个世界纷繁杂乱外的一股清流,他生活在这个人间仙境里,不食人间烟火,此时的他,是一个超脱尘世外的他……

    周围的一切都是香的,空气是香的,草木是香的,连水也散发出一股迷人的香气……在徐顺的眼里,一切都是香的,自己也是香的……

    他就这么被这些香香的东西包围着,慢慢地睡去,连梦都是香的……

    一个犹如仙女一样的女子出现在自己眼前,她好美啊,美得像刚刚从天上飘下来,美得像刚刚从画里走出来,……她的眼睛大而明亮,她的鼻子小而坚挺,她抿着樱桃般的小嘴……她对着自己笑,那笑好甜啊,比蜜糖还要甜……心都要被她融化了……她轻轻地拍打着徐顺,温柔地叫着他:“起床了……起床了……”

    徐顺好不情愿醒来啊,他眯着眼睛,怕梦醒了。感觉这梦好像做完了……又好像还没完……他不想睁眼,怕睁眼这仙女就跑了……他咧着嘴微笑着,迷迷糊糊中睁开了眼……

    “啊……”徐顺吓得大叫一声,一下子从地上弹了起来。

    田田正趴在徐顺的身子旁边,从上方瞪大了眼睛盯着他:

    “叫什么叫,把我吓死了……叫你起来了,走了!”

    田田用手抚了抚胸口,徐顺这一叫着实把她吓了一大跳。

    睡了一觉的徐顺醒来,发现阿布已经在这里堆了一排的玛尼堆了,他还在继续着。大家虽然对此觉得不可思议,甚至觉得他们有些死板,但是看着阿布虔诚的样子,也就不便打扰他,兴许对阿布他们来说,这就是他们所谓的精神依靠吧!我们除了尊重他们的信仰,还能做什么呢!

    告别了孔雀海,一行人沿着海子边的一条小道继续前行。

    越往上走,路越来越难,越来越危险,加之海拔的升高,体力消耗过大,虽然还沉浸在刚才的美景里面,但是大家还是明显感觉到了旅途的疲惫。随着一路的往上前行,身体的疲惫感越来越强烈。当他们穿过了又一片森林的时候,杨丽有些坚持不住了。她向大家提议道:

    “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会吧……实在走不动了……”

    “这样吧,我们在这休息十分钟就走,前面还有一个海子,我们到了那里再休息吃午饭,大家还能坚持吗?”阿布问道。

    “行!”

    “可以。”

    “既然大家都没有问题,原地休息十分钟。”阿布对大家说。

    于是,大家都安静了下来。此处虽然没有什么大气的景观,不过身边的一草一木也都是美丽的风景。这是一片小小的草海,几摊小小的水坑,倒映着天空的颜色,也变得蓝幽幽的了!地上的小草都成了金黄色,像铺了一层毛茸茸的金色的地毯一样,小草堆里零星地开着几朵蓝色的不知名的野花,在蓝天和碧水的映衬下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就像这个小小世界的主角一样,小花昂着它高贵的头颅,在风中摇摆,风姿卓越。

    田田摘下了一朵蓝色的小花,戴在自己的耳朵上,原本就很漂亮的她顿时容光焕发,更加光彩照人了。她在小草铺成的金色地毯上席地而坐,昂起头,微笑着……

    远处的王峰看到这一幕,竟看出了神,田田的微笑比此时的阳光还要温暖,照进他的心里,快要将他的心融化了……

    好美的人儿啊!如同盛开在这美丽画卷里的花儿一样!

    王峰心里有了一丝丝冲动,他想过去和田田聊天,可是他又很纠结,就这样过去会不会太唐突?她会不会理我?会不会把我当成一个登徒浪子?如果她不理我的话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到时候该怎么办呢,我去的话应该和她说什么呢?……无数的问题在王峰脑海里闪现,他纠结着,纠结着……在他终于鼓起勇气站起来,想要向着田田走去的时候,阿布却大声地叫着大家:

    “好了时间到,现在我们继续出发!”

    王峰埋头苦笑了一下,谁叫自己纠结了半天呢,活该!

    一个小时后,他们终于绕到了山的另一面。

    阿布没有骗他们,这里的确有一个很大的海子。

    “我们就在这里休息吧,这里很平静,没有风,大家可以在地上铺上毯子,不用担心东西会被风刮跑。”阿布说着,开始卸下肩上的背包。

    这个海子很漂亮,依然呈现出碧蓝色,可是奇怪的是正如阿布所说的,这里没有风,连一点小小的微风都没有,海子非常平静,平静得犹如一面镜子,没有一丝波澜,山上的树木倒影在海子里,连每一片树叶都清晰可见,分不清哪里是地上,哪里是水下。

    阿布告诉大家,这叫“镜海”。

    田田迫不及待地跑到海子边上,侧身往水里看去,一根一根的头发丝都看得清清楚楚。

    “果真是神奇啊!比镜子都看的清楚!”

    大家都开始卸下了身上的包袱,找了宽敞的地方席地而坐,拿出了自己的水杯和干粮。

    阿布放下自己的包后并没有立即坐下来休息,而是从包包里面拿出来一个软软的布袋子,奔向了旁边的山林。

    他找到了一颗树,树干挺拔,阿布站直了伸手够了一下,刚好能够够到树枝。他把布袋里的东西掏了出来,是五颜六色的小旗子串成的布条,煞是好看。阿布仔细地把布条的一端挂在树枝上,然后把布条拉直,把另一端挂在了另一棵树上。

    而这时,这些小旗子竟然飘扬了起来。

    大家一直以为这个地方是没有风的,阿布跟大家说过这个地方是没有风的,所以旗子飘起来了大家都觉得很奇怪,回头看看那海子,依然那么平静,没有一点微波。

    “奇怪,是有风吗?旗子都飞起来了!”徐顺感到很好奇。

    “湖那边是没有风的,可是山林这里就有风,不知道为什么,不然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经幡……”阿布说道。

    大家抬头才发现,原来这山上挂了很多这样的小布条。

    “阿布,给我们说说这是什么,为什么山上这么多这种东西?”杨丽突然来了兴趣,好像她的高原反应此时都消失了。

    “这叫经幡,是我们藏族祈福用的。你们看它是五颜六色的,其实它的颜色是很有讲究的,共有蓝、白、红、绿、黄五种颜色,色序不能错乱,分别象征天空、祥云、火焰、江河和大地。上面都印有佛经,或者各种花木鸟兽的图案,象征万物。把它挂起来,风吹动一次就相当于诵经一次了。以前人们在地里干活的时候,没有时间念经,就把经文印在经幡上,挂在田间地头,让风替他们诵经……经幡有三角形的,有正方形的,还有长长的……不止山里有,藏族家家户户都有……”

    五彩的经幡在阳光和湖水的映衬下,微微舞动,真是美极了!

    挂好了经幡,阿布照例没有忘记堆一个玛尼堆,这次他没有着急,而是捡了大块的石块,在湖边堆了一个大大的玛尼堆。

    他们再次沿着崎岖的山路艰难地行进。海拔越来越高,空气明显的越来越稀薄,大家渐渐开始感到有些体力不支,阿布一路不停地鼓励着他们:眼睛和双脚,一个在天堂,一个在地狱,前方总有更好的风景等着大家!

    渐渐地,队伍明显拉开了距离,有人开始落后了。

    杨丽和石头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杨丽的高原反应非常严重,虽然她老公已经包揽了扛包的活,一身轻的杨丽还是觉得并不轻松。

    这是一段连续的上坡路,走几步就得歇一下,队里的男子们都明显感觉到了运动量加大,开始喘着粗气。田田跟在王峰后面,落后得有点远,王峰不放心,走几步就回头看一下。

    “把你的包给我吧,我帮你背,不然你太费劲了!”王峰对田田说道。

    “不用,谢谢,我可以的……”田田看起来并不愿意麻烦别人。

    “我看你都快走不动了……这路我走起来都费劲,更别说你一个女孩子了……给我吧,没啥别的意思,作为队长,帮助队员是我的职责。”王峰看着田田费劲的样子,还是不忍心想帮帮她。

    田田自己也感到着实有点走不动了。阿布已经不见了踪影,徐顺和耗子也走到了前面,连后面的杨丽和石头也快赶上她了,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包递给了王峰。

    王峰笑了一下,快速地接过了田田的包跨在肩上。

    他并没有因为增加负重而变得吃力,反而像是打了鸡血一样,顿时全身充满了能量。

    “谢谢你!你自己都背着那么重的包,还要帮我背,我实在是不好意思。”

    “你不用这么客气,你是女孩子,怎么能跟我们相比呢!我帮你背着,你放心吧,你只需要看着脚下注意安全就行了。”说着,王峰便迈开步子大步向前走去。

    田田顿时觉得身上轻松了很多,走起路来也不那么费劲了,她紧紧跟在王峰身后,看着前面这个扛着大包小包的男人,虽然他身强力壮,但是笨重的行李还是把他的腰压弯了下去,看着这个可怜的背影,田田心里竟生出了一丝不忍。

    在阿布一路不断的鼓励下,大家咬牙坚持着,终于苍天不负有心人,他们终于来到了那个他们一直用来自我安慰的具有强大力量的期许的地方……

    还没等大家缓过气来,耗子就拉着徐顺兴奋地大叫起来:

    “我知道这里……我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西游记知道吗?……这是拍西游记的地方……那个你挑着担,我牵着马,就他们走过的地方……一定是这里……”

    耗子已经激动得语无伦次了。说着,竟哼起了歌来:你挑着担,我牵着马……

    徐顺看着眼前的风景也被惊住了,此景确实似曾相识,听耗子这么一唱,他倒是想了起来:一定是电视剧西游记里的那个地方,没错!

    “阿布,这是拍西游记的地方吗?”徐顺转过头,向旁边的阿布求证。

    “没错,就是这里,这里叫珍珠滩。”阿布手指着一片浅滩问大家,“你们看那溅起的浪花,像不像一颗颗白色的珍珠?”

    这是两条沟的交汇处,交汇处形成了一块坡度平缓的浅滩,无数低矮的灌木丛生长在这里。滩石上长着黄黄的,绿绿的苔藓,有的石头已经钙化,形成了一块块乳黄色的钙化石头,水流在凹凸不平的滩面上流淌,溅起一朵朵白色的浪花,此时阳光正好,片片阳光洒在这片浅滩上,浪花在阳光里泛着晶莹剔透的白光,远看犹如一颗颗白色的珍珠一样。

    这是一块宽阔的坡地,水流缓缓地流淌,顺滩而下的流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瀑布,犹如银河从天而降,坠落山谷,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声,蔚为壮观。

    沿着河谷往上,山谷的两边是延绵不绝的彩林,由于海拔更高,温差更大,这里的彩林颜色比之前的更鲜艳,更绚丽!

    “这是大自然打翻了调色板吧!”

    “美得像一幅画!不……比画里的更美!”

    “人间仙境也不过如此了吧!”

    “愿在此长眠,终日与你为伴!”

    大家已经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可以形容此时的心情。只能默默地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耗子,我们这趟是来得值了。”徐顺对耗子说。

    “那你别回去了,留在这里好了,说不定还能遇到仙女呢!”耗子调侃道。

    “我对仙女不感兴趣,神话都是假的,不过是人们的幻想,看不见摸不着的,心理慰藉而已!”徐顺不屑一顾地对耗子说道,“我可不像你,整天做白日梦!”

    “得了吧,就你那样,仙女得要瞎了才能看上你啊!”二人相互调侃起来。

    此时的大家都兴奋起来了,一时都已经忘记了之前的旅途辛劳。

    “太美了,赶快过来帮我拍照!”连之前因高原反应已经有气无力的杨丽此刻都恢复了精神,又开始支使她老公起来。

    此时的阳光已经越来越烈,晒在脸上久了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

    “大家都带防晒霜了吧?可一定要涂上呀,不然你们皮肤那么娇贵的,晒了可容易发红脱皮的。”阿布提醒大家。

    “尤其是你们这种皮肤白白的。”阿布转过来对田田说。

    没想到羞涩的阿布竟然也会开玩笑!田田趁机调侃起他来:

    “你那红红的脸蛋就是晒出来的吧?我觉得你的高原红还挺可爱。我要是晒成你这样,连腮红钱都省了。”

    刚才还给大家开起玩笑的阿布,这下又不知道说什么了,田田一句‘可爱’又让他害羞起来!

    “我不知道说什么,我不和你说了……”阿布竟然逃跑了。

    “你怎么说一句就跑了啊!你也太害羞了吧!”看到阿布被她调侃得落荒而逃的样子,田田不禁笑了起来。

    “你呀,就别开他玩笑了,这种单纯的藏族男孩哪里经受得住你这样的调侃啊!”王峰看到阿布逃跑的样子,也忍俊不禁起来。

    “好啊,不调侃他,那调侃你啊?”田田对王峰说,她竟表现出了一种少女的调皮。

    王峰竟被这种调皮的眼神给迷住了,他觉得此刻的田田可爱极了:“好啊,我随你怎么调侃!”

    “那万一你也被吓跑了怎么办?”

    “放心,我不会!”

    “生气了也不会吗?”

    “我不会生气。”

    “为什么,我还没见过不生气的人。惹急了谁都会生气。”

    “我会生气,可是我不会生你的气……”

    王峰说完这句话,似乎感到有些不妥,他不知道此时的田田会用什么眼神来回应他,他不敢看她的眼睛。于是他赶紧低下了头,系了系鞋带,说:

    “这路还真难走啊,鞋带都散掉了……”

    田田被王峰的话弄懵了,她好像听出了他话里的言外之音,但是她一时又还没反应过来。她随口附和了一句:

    “是挺难走的!”

    时间好像一下子停止了下来,空气都凝固了,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气氛顿时尴尬到极点。

    “哦,你要不要去拍拍照片?我看这里挺漂亮的,可以拍一些。”王峰实在找不到什么说的了,随口说了一句,只为打破这尴尬。

    “哦不用,我刚才已经拍过了。”田田想都没有想,便脱口而出了。

    大家又都没有说话了,空气又凝固了,好不容易打破的尴尬气氛再次尴尬到了极致。

    田田说完就后悔了,我为什么要说拍过了啊,我应该说没有拍啊,我应该自己去拍照啊,这样就可以离开了啊,我怎么这么笨啊,给了台阶都不知道下……

    王峰想到自己刚才说的话,也有一丝后悔,为何要让她离开呢,和她多呆一会儿不好吗,他在心里骂着自己:傻瓜!

    正在两人都在思索着应该说一句什么话来再次打破这尴尬气氛的时候,阿布大声叫着大家:“走了,出发了!……”

    阿布的声音出现的真及时!

    田田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赶紧对王峰说:“走了。”

    王峰像失了神一样,又突然回过神来,他赶忙抓起地上的背包,向着阿布走去……

    他们沿着峡谷一路逆流而上,绕过了几道弯,来到了一片开阔的草地。这里看起来像是放牧的牧场。

    一大群黑色的牦牛正在悠闲地吃草,几匹马儿也在旁边悠然自得,一个看似只有八九岁的男孩正坐在草地边挥舞着手里的鞭子玩耍。虽然他头顶戴着一顶毡帽,但他的脸蛋还是被晒得黑黑的,一双眼睛明亮而有神,两边脸颊的高原红显得格外醒目。

    “阿布,你看到那个小男孩了吗?”田田指着前方的小男孩问阿布。

    “嗯,看到了。”

    “看到他脸上的高原红了吗?”

    “看到了。”

    “嗯,他的高原红和你一样可爱。”

    田田又开始调侃起阿布来了,不过这次阿布倒是没有逃跑了,他好像习惯了,只是笑了一笑说:“他肯定比我可爱!”

    田田走到了小男孩的面前。

    “你好,小朋友,你在这里干什么呀?”她温柔地笑着看着小男孩问道。

    小男孩只是一个劲地咧着嘴对他们笑着,没有说话。

    田田又问:“小朋友,这些是你家的牛吗?”

    小男孩还是没有回答。

    阿布走了过来,用藏语跟小男孩打起了招呼,又用藏语和他交谈起来,小男孩开口说话了,他也用藏语回应着阿布。于是,阿布当起了一个临时翻译。

    “他不会说汉语,所以你说话他听不懂。”阿布对田田说。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他不会说话呢!”田田说,“这些牛是他家的吗?”

    “是的。他就是在这里放牛。”

    “这么小为什么不去读书啊?”

    “这里很多藏族人都是没有上过学的。不像你们城里的小孩。”

    “他家离这里远吗?”

    “不是很远,他晚上要回家的。”

    “我感觉这里都荒无人烟了,怎么还会有人住在这里面啊?”

    “有些很偏远的藏族村子就是在这些大山深处的,外面的人不知道也很正常。”

    “那他一个人回家会害怕吗?”

    “怎么会害怕呢,这些孩子长期都在野外,他们都是很勇敢的,甚至比你我还要坚强还要勇敢。”

    “他一个人看这么多牛看得住吗?他怎么把他们弄回家啊?”

    “看住一个领头的牛就行了啊,其他牛自然就跟上了。”

    阿布说完又补了一句:

    “你要不要去做这头领头的牛试一试?”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阿布竟然也学会了开玩笑了!

    “好啊,阿布,你调侃我啊,没想到你学得还挺快。”田田竟然一点都不生气,还笑着说,“我如果是领头牛,那你们都得是小牛……”

    “不行啊,阿布,那这么说的话那我们不是更吃亏了吗?”王峰笑着说道。

    “是你们吃亏,不是我,我是那个放牛的人。”阿布认真地说道。

    “好你个阿布,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啊!”阿布的回答让王峰吃了一惊。

    “都是你们教得好!”

    “可不是我们啊,是你田田姐教得好!”王峰指了指田田。

    “胡说,我什么时候教他这些油嘴滑舌的话了?”田田望着王峰,一脸又好气又好笑的表情。

    大家都被他们的对话逗乐了,都在旁边哈哈大笑起来。

    “阿布好样的,我们都站在你这边啊!”耗子火上浇油来了这么一句,还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一群人啊!

    一旁的小男孩看到这一群人哈哈大笑的样子,虽然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但是他也跟着张着嘴哈哈哈地大笑起来,众人看到小男孩这般模样,更是笑得前俯后仰合不拢嘴了!

    田田从包里掏出了些许糖果和面包,送给了小男孩,小男孩接过糖果,迫不及待地塞进了嘴里,露出了两排洁白的大牙齿……

    告别了小男孩,他们绕过了牧场,接着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巍峨的雪山。

    雪山看起来像一块透亮的冰雕,山顶的积雪并未融化,阳光照过去白得闪光,透得发亮,远远望去,像扣在山头的一顶白色的帽子。

    之前还在和大家说着笑话开着玩笑的阿布此刻变得严肃起来。他脱下了帽子,双手合十高高举过头顶,向着雪山的方向,整个身子匍匐下去,趴在地上,双手合十高高举过头顶,再站起,双手合十举过头顶,再趴下去……

    “阿布,你刚才是在朝拜吗?”

    “是的,这是磕头,朝拜。有的时候,我们还会去转神山。”

    阿布说这样的雪山是他们的圣山,藏族人除了每天都要诵经念佛外,每年他们都要去转山,转水,转佛塔,朝拜,还有磕长头,这都是他们必须要做的。

    “磕长头我在电视上看到过,要磕很远,很辛苦吧?”

    “是很辛苦,但是这是祈福,所以也不觉得辛苦了。”阿布笑着说道。

    阿布告诉大家,他全家人都磕过长头,从家里磕到寺庙,以后还要磕到拉萨去。他说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心愿是去一个地方,就是拉萨,那是他们心中最为神圣的地方,就算这辈子他都没有走出过这片大山,他也一定要去一趟拉萨。可是现在他们一家人都还没有去过拉萨,他的心愿就是有一天要带家人去朝拜,磕头磕到拉萨去,去看那雄伟的布达拉宫,去看那纯洁的冈仁波齐……

    待阿布朝拜完毕,一行人继续往前,他们经过了一片半沼泽地带。一条碧绿的河流,犹如一根绿色的飘带,蜿蜒穿行,藏在一片芦苇海的中间,将芦苇海一分为二。秋天的芦苇呈现出醉人的金黄,鹅绒绒的芦花随风飘荡,一阵风吹过,掀起了一层层芦絮的浪潮,惊起了一摊摊飞鸟……

    渐渐地,夕阳西下,阳光开始变得柔和。金色的余晖洒在彩色的高原山谷,让人心生惬意。

    阿布告诉大家,他们要加紧步伐了,前面有一块靠着小溪的宽阔地带,他们要赶在天黑之前到达那里扎营。

    于是大家紧赶慢赶,终于在最后一丝落日的余晖消失前感到了那里。

    眼看着夕阳快速地落了下去,很快整个都看不到了。天空呈现出了一种被灰色遮盖的浅蓝色,就像被蒙上了一层浅蓝色的画布一般,朦朦胧胧的,几缕红霞零星散落在其间,充满了一种别样的美,鸟儿的叫声在山谷间此起彼伏,傍晚的山谷显得安详而又充满趣味。

    他们在这里搭好了帐篷。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疲惫的他们很快进入了梦乡。

    突然,一阵阵轰隆隆的震耳欲聋的响声响彻夜空,大地在剧烈地震动,把徐顺从睡梦中惊醒。

    他猛然跳了起来,一片漆黑,他赶紧猛烈摇晃起耗子。

    “耗子快跑!”

    耗子被徐顺大力的摇晃突然惊醒,来不及反应,他便被徐顺拖拽着一起跑出了帐篷。

    他们听到了山上的石头滚落下来的声音。

    也听到了杨丽高声的尖叫和哭泣。

http://www.dlcbjx.com/20_20334/90806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dlcbjx.com
棉花糖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lcbjx.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