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村庄的秘密 > 第四章 突遇地震
    这是怎么了?

    徐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王峰和阿布在大声喊叫着:

    “大家快跑,地震了……”

    “地震了!……”耗子也大声地吼叫着,“地震了,大家赶紧跑,地震了!……”

    “大家赶紧去河边,快!……”王峰大声地吼叫着。

    他们的声音都充满了急迫和恐惧。

    一时间,大家都慌了,手忙脚乱,不知所措。

    大地在剧烈地震动,山上的石头源源不断地滚落下来,虽然看不清,但是大家能听到石头砸在地面的声音,能感觉到石头砸下来时地面的颤抖。

    “山上在掉石头,大家赶紧到靠河的平地边去!”王峰着急地喊道。

    大家心里都非常害怕,顾不上太多了,在一片黑暗中,惊慌失措地向着河边跑去。

    突然,王峰大声吼叫起来:

    “田田呢?田田在哪?……田田!……”

    “我在这呢,别叫了……赶紧走吧……”

    田田突然出现在王峰身后,拉着他的衣服,拼命向前跑去。

    还好王峰手里拿了一把手电筒,在野外露营的时候他养成了个习惯,就是把手电筒放在枕边,这样晚上起来会比较方便。地震来临时,他来不及反应,习惯性地抓起手电筒就往外跑去。

    王峰打着手电筒照了一下,还好大家都跑出来了。

    他又打着手电筒向对面照了一下,远处山上的石头和树木正在源源不断地滚落下来。

    他又照了照旁边的河流,此时的河流已经不见了,山上滚落的石头和砂石把河流完全覆盖了。

    王峰赶紧召集大家往更宽阔平坦的地方跑去。

    他们的帐篷已经被石头打得七零八落,行李杂乱地散落在各处,一片狼藉。

    大家又慌又害怕,双手捂着头,赶紧往旁边的平地跑去。

    这时,小石块已经滚到了他们的脚边。

    突然,杨丽好像想起了什么,一下子转身又冲了回去。

    “你干什么?”

    她的老公试图拉住她,但是还没来得及,杨丽就已经跑了。

    “我的包没拿,等我一下,马上……”杨丽边跑边喊着。

    “你不要命啦!”她老公赶紧追了回去。

    在一阵手忙脚乱中,杨丽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包,她迅速地抓起包,准备向外跑去。

    突然,她惊叫了一声。

    石头刚跑到帐篷外面,还没来得及进去,就听到了杨丽撕心裂肺的喊叫——

    “我的腿……啊……好痛!我的腿……”

    杨丽大声地哭叫着,她的声音已经盖过了石头滚落的声音,大家都听到了她杀猪一般的嚎叫,就又赶紧又倒了回来。

    一块大石头滚下来正好压在了她的腿上,她一时瘫坐在地,无法动弹。

    她老公见状立即上前试图搬开她腿上的大石头,可是他使出了浑身的劲,石头却纹丝不动。

    他大声喊着:“快来人啦,快来帮帮忙……快来人……”

    大家正往回跑着,就听到了石头急切的呼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家手心里都捏了一把汗。

    田田看到杨丽被大石头压着的腿,被吓呆了!

    “田田你先出去,我们几个男的,大家一起来帮忙,先把石头推开。快!”王峰着急地喊道。

    几个男的一起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杨丽腿上的石头挪开了。

    这时,又是一阵声响,大家又听到了石头开始滚落的声音。

    “山上又掉石头了,你们快出来,快!……”

    田田在外边看到山上的石头又开始往下滑落,她着急地大喊大叫起来。

    王峰一把抱起杨丽,大喊:

    “快走,快走!……”

    几个人飞快地冲出了帐篷。

    就在他们刚跑出帐篷,就听到一声巨响。大家回过头一看,刚才的帐篷已经被山上滚落的碎石深深埋在了下面。

    “好险,差点被埋了!”徐顺被这一幕吓到了,他的心扑通扑通直跳。

    “还好我们跑得快!”耗子此刻仍是心有余悸。

    王峰看了看大家,庆幸地说:

    “还好出来了,大家没事就好,这里不安全,我们再往前走一些。”

    此时已经看不到河流了,河流已经被碎石填满了,整个地上也全部是大大小小的石头。

    他们找了一个相对平缓的地方,王峰才慢慢将杨丽放了下来。

    借着手电的光,王峰看了看杨丽的腿,她的裤子已经全部被鲜血染透了,血还在顺着裤腿一直往下滴。

    王峰小心翼翼地撩起了杨丽的裤腿,被石头砸到的小腿一片血肉模糊。

    田田看到这被石头砸得稀烂的腿上的肉,她直捂着眼睛,将头转向了一边。

    王峰看了看杨丽,她一边哀嚎着,一边手里还紧紧捏着她从废墟里抢救出来的包包。

    “看起来逃命都还没忘了你的包啊!”王峰苦笑了一下。

    “连命都差点搭进去了,就为个破包。”石头说。

    石头说着,就要去抢杨丽手里的包包。

    “你干什么?”杨丽哭着吼到他,一把将包护了起来。

    “把这破包扔了,我看你还惦记个啥!”石头非常生气。

    “你敢,你试试?”即使受伤了,杨丽也丝毫不示弱。

    “好了,先不扔吧,这包这会能排上用场。”王峰说,“把包给我!”

    “你要做什么?”

    “我还能做什么,救你的命啊!”

    杨丽不情愿地把包包递给了王峰,王峰迅速取下了包包的背带,系在了杨丽受伤的那条腿的大腿上。

    “没有止血带,先用它来将就吧,你不要乱动。”

    大家都在一旁着急地看着。

    这时候,地面已经停止了晃动,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地震好像结束了!”田田说。

    “不要掉以轻心,随时可能发生余震,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王峰看了看田田,这是一种比任何时候都要关切的目光。

    “阿布,你赶紧去生一团火。”王峰对阿布说道,在这个时候,他觉得阿布比其他人更冷静。

    接着,他又说:“现在,大家听我说,等阿布生好火以后,所有人全部聚在火堆旁边去,哪里也不许去,从现在开始,我们所有人要在一起,一个也不能少。你们全部呆在这里别动,我去找找还有什么可以用的药品。”

    阿布想起来,之前捡的柴火还有一些没有烧的。他快速地跑过去,还好这些柴火没有被埋住。他赶紧把这些柴拾掇在一起抱了过来。很快,升起了一堆火。

    虽然大地已经停止了晃动,但是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变得狼藉不堪。有一些不稳固的小石头还是时不时滚落下来一两颗。

    王峰倒回到了他们搭帐篷的地方,试图找回他的药箱。

    经过刚才一番山崩地裂,这里已经破败不堪,大大小小的石头杂乱无章地散落着。偶尔瞥见一根根树枝从石头的缝隙中露出。大家的行李七零八落,有的被埋在了石头下面完全看不见了,有的被埋了大半截只露出一点点。鞋子,锅,水杯等等,散落得到处都是。

    王峰回忆着自己的行李所放的大概位置,在周围仔细寻找着,终于,他看到了一根带子露了半截在地面,像是自己的包包。

    他使劲一拉,把自己的包包拉了出来。

    包包的拉链是打开的,包里的东西已经散落得到处都是,石头和灰都装进了包里。

    他顾不得那么多了,伸手进包里一阵乱掏,终于,他摸到了自己的药箱。来不及细看,他抓起包就向外跑去。他不敢停留太久,小石头还时不时往下掉。

    到了火堆旁,王峰才松了一口气,他把包包放在地上,才发现包包里里外外全都是灰尘,已经面无全非了。

    王峰从包里清理出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然后又找到了他的医药箱。医药箱已经被石头砸得变了形,箱口是打开着的,王峰清理了一下,里面好多东西都已经不见了。

    他赶紧把还能用的药品和工具清理出来。

    他解开了拴在杨丽大腿上方的背包带子,换上了绷带。

    石头在一旁给他打着手电筒照着伤口,再借着火堆的亮光,王峰仔细地给杨丽清洗、消毒,虽然他已经竭尽可能轻一点,但是杨丽还是疼得哇哇大叫。

    她的叫喊声让老公石头心烦,他忍不住说了她一句:

    “行了,别叫了。谁让你自己跑回去拿包的?你要是不回去拿这个包能被砸吗?钱重要还是命重要啊?这下好了吧!”

    “你……你居然怪我?我都这样了你还说我,还不是怪你,你怎么没有拿着包,要是你拿着包了,我至于跑回去吗?”

    “好了,行了,什么都怪我,都是我的错,行了吧,这下你满意了吧?”

    “本来就是你!”杨丽还是不依不挠。

    “行了,你俩都别说了,现在说这些有用吗?还好,应该是没有伤到骨头,就是皮外伤,这么大的石头砸下来没有骨折已经算不幸中的万幸了。”王峰说。

    王峰观察着杨丽的伤口,最大的伤口是一条长长的口子,周围的皮肉也都蹭破了,露出里面红红白白的肉来,看起来非常吓人,但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肌肉变形。王峰试着将杨丽的腿慢慢往上抬,杨丽虽然喊叫,却也能抬起来,疼痛也是她可以忍受的程度,根据自己的经验判断,应该是没有骨折。

    他给杨丽的伤口做了简单的消毒和包扎,说:“我现在只是给你做了简单的处理,但是这里毕竟条件有限,就怕伤口恶化感染,我们也没有药品,我也不是医生,我们还是要想办法早点出去,这样你才能接受治疗。”

    完了之后王峰又开始挨个地询问大家是否有受伤,是否需要帮助。

    还好大家都没有什么大碍,有的也只是一些小的擦伤而已,只有田田,一直用手捂着额头。

    “你额头怎么了?给我看看。”

    “没有什么,只是好像被树枝什么的东西刮到了。”

    王峰把田田的手拿了下来,她的手心握着一块纸巾,纸巾已经被血浸透了,手心也全部是血,手一拿开,血便顺着脸颊流下来。

    “流这么多血,还说没事。赶紧,我帮你看看。”王峰看着田田流血的脸,心疼得不得了。

    王峰小心翼翼地给田田清洗着伤口。原来她的额头在慌乱之中被树枝刮了一条口子,所以才会流那么多血。

    “还好,只是一条小口子,不长也不深,问题不大。”王峰一边给田田清洗着伤口,一边安慰着她。

    “会留疤吗?”田田有点担心,自己的这张脸毫无瑕疵,如果这次留下一个疤那该多难看啊!

    “放心吧,不会,一个小伤口而已,你不要想那么多。”王峰安慰着田田。

    等到确认大家都平安了,王峰对大家说道:

    “看来,今天晚上我们不得不在这里呆一晚上了。我看了一下,现在没有再掉石头了,现在几个男士全部跟我回去拿东西,我刚才看到有的东西还可以用的,衣服,水杯,吃的,睡袋,各自的包包等等,能找出来的我们都拿上,管他能不能用,先拿过来再统一清理。但是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注意安全,如果余震或者掉石头,必须马上跑回来。现在,你们两个女的留在这,我们男的全部去拿东西。”

    大家借着手电的光和远处微弱的火光在废墟里一阵翻腾,从地下,从石头缝里,竟也找出了不少东西。

    “现在所有剩下的东西都在这里了。大家先把厚衣服全部穿上,如果还冷,就坐离火堆近一点。现在所有的东西我们都要省着用,特别是水和干粮,你们看到了,昨天这里的溪流已经没有了,都被石头埋了,再往前走也不知道有没有水。而且地震了,前方路况也不知道如何,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山去,所以大家一定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但是大家不要悲观,我们要乐观一点,相互帮助,一定很快就能出去。现在我们的手机,有的没找到,找到的也都被砸烂了,都不能用,现在我们和外界完全失去了联系,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时时刻刻在一起,大家现在就要像一个人一样,行动一致。”

    王峰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好之后,又去捡了几块破烂的帐篷布,在大家的帮助下,在火堆前搭起了一个简易的可以避风的棚子,让大家都躲了进去。

    火红的火苗开始暗淡下去。

    这个不平静的夜晚,伴随着时而发生的余震,大家在恐惧、惊慌、无助中熬到了天亮。

    天亮之后,大家才看清楚,眼前的世界已经完全变了模样。

    树枝,乱石,散落得到处都是,滚落下来的石头大的足足有他们搭的两个帐篷那么大。山上出现了一条一条滑坡的缺口,山下堆起了一座一座的小山,当他们回过头去看到昨天走来的路的时候,都惊呆了——身后的半座山垮了下来。

    原来的路——不见了!

    本来打算天一亮就出发,原路返回,但是现在,路被阻断了!

    怎么办?

    “我们不能被困在这里,我们现在是在深山里面,先不说有没有人知道我们被困在这里,就算知道,也找不到我们。我们如果留在这里等待救援,希望渺茫,而且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我相信你们的家人在外面一定都已经急疯了,现在我们只有自己想办法,自己寻求一条生路。既然回不去了,我们就往前走,一定能走出去。”王峰给大家分析了目前的局势。

    他问阿布:“阿布,你知道前面的路吗?”

    阿布说:“前面是可以走出去的,但是要两天,之前说的原路返回的话,我们一天就可以出去。但是现在路断了,我还是觉得应该继续往前走,这样才有希望。”

    “可是我怎么办,我走不了啊,我的腿都肿了!”一旁坐着的杨丽着急起来,她的脸色发青,看起来状态不太好。

    “我们扶着你走吧!”王峰走过去扶起杨丽。

    但是杨丽因为受伤加上高原反应,身体非常虚弱,才站了一会,身体就要慢慢地瘫下去了。

    “不行,我站都快站不住了。感觉没有力气……”杨丽使劲地想自己站着,却控制不了自己,腿根本使不上一点劲。

    王峰看着她,也很无奈,他顿了一下,说道:

    “这样吧,我们几个男的,轮流背你。”

    王峰看看大家,他先看向了徐顺。

    此时的徐顺经过一夜的折腾也是筋疲力尽,再加上他也有轻微的高原反应,他不拖累大家都算好的了,但是当王峰看向他的时候,他感觉脸烧得滚烫,但他还是说:

    “我可以,没问题。”

    王峰又看了看耗子。

    耗子一直对杨丽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徐顺原以为他会婉转地拒绝,没想到他却说:“我可以,让我先来吧,我身强力壮。”

    “我们一人背一段吧,等会我就换你。”阿布说。

    “那真是太谢谢你们了。”石头对大家连声道谢。

    “可惜我太瘦弱了,力量不够,不然也不好意思麻烦大家。”石头不好意思地说。

    “没什么麻烦的,你看你瘦的那样,她的体型都快抵你两个了,你背不动她也是正常。”王峰看着瘦弱的石头,再看看胖乎乎的杨丽,竟然开起玩笑来了。

    王峰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后,大家开始收拾东西。

    阿布走到旁边,照例捡石头堆起了玛尼堆,这次,他堆的玛尼堆很多,很大,然后他面向着往前的山,一次次的跪拜,磕头……

    他在祈祷,祈祷佛祖会保佑他们平安走完前面的路。

    地震把大自然弄得满目疮痍,昔日美丽的景色此时已荡然无存,路边随处可见山上滚落的石头和树木,原来并不宽敞的小路,每走一步都非常困难。

    大家走走停停,因为要背着杨丽,速度明显慢了下来,虽然大家回家心切,但是此时却感觉迈不动腿,力不从心!

    累了,大家就停下来歇一歇,渴了,大家就一人喝一口水,饿了,大家一人一小片面包,就像王峰之前交代过的,一切东西都要省着用!

    突然,天色快速变得暗沉,乌云黑压压的压在上空,一道闪电划过天空,看这样子,马上将会有一场暴雨!

    阿布催促着大家:“这天马上要下雨了,我们一定要快一点,这一段都没有躲雨的地方。我知道前面有个山洞,我们快一点,到那里去躲雨。不然一定会被淋成落汤鸡的。”

    大家都开始慌了,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但是暴雨说来就来,大家紧赶慢赶还是没有赶在暴雨的前面,等他们到达山洞入口的时候,每个人身上都湿透了。

    阿布先跑进山洞看了看。也许以前也有和他们同样遭遇的人来过,地上还残留着一些灰烬,角落处还散落着一些柴火。阿布又检查了山洞顶和墙壁,没有裂痕,很稳固,这个地方应该是安全的。

    他赶紧召集大家进了山洞。

    大家进到山洞以后都赶紧脱下了身上的衣服,整理着自己的东西,没有人注意到,阿布急匆匆地又跑了出去。

    山洞外面雷声震天,雨声滴滴答答不停。

    不一会儿,阿布回来了,他不知道从哪里又弄来了一堆柴火。

    “雨太大了!”他把柴火放下,拍了拍自己身上的雨水,“今天看来我们是要在这里住一夜了,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多捡些柴火晚上用得上。”

    阿布很快升起了一堆火,说:“大家赶紧把湿衣服脱下来拿过来烤烤,都坐在火堆旁边来吧,这个时候可不要感冒了。”

    田田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还好因为外套比较厚又防水,里面的衣服并没有打湿。

    王峰看着田田单薄的身躯,赶紧从包里拿了一件自己的夹克给田田披在肩上。

    “这……?”

    “披着吧,我知道你装衣服的包没有找到,我怕你着凉。虽然不是很厚,但总比没有好。”

    “谢谢!”说着,田田将夹克穿在了身上。

    “到火堆旁边去吧,别着凉了,先把你的外套烘干。”王峰又对田田说。

    “嗯!”田田点点头,拿着自己脱下的外套,向着火堆走去。

    王峰来到了杨丽的身旁,杨丽腿上的纱布已经完全被雨水打湿了,王峰赶紧把纱布给她拆了下来重新包扎。

    “伤口淋了雨,要注意,小心感染。”王峰看着杨丽的伤口,皱了皱眉。

    伤口很大,呈现出吓人的粉红色,虽然已经换过两次药了,但王峰简易的处理对这样的大伤口来说好像作用并不大。

    大家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火堆旁烤着自己的衣服,除了柴火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响,整个山洞静得出奇。

    “大家不用担心,今天反正天也不早了,又下着雨,我们就在这过夜,在这过夜起码也比露宿在外面好吧,至少不用风吹雨淋,等明天雨停了,我们就出发。”王峰说。

    王峰拿出剩下的食物和水,按量分给了大家。自从他们在废墟里刨出了这些东西,就全部由王峰统一安排了。

    按照原来的徒步计划,大家只准备了三天的食物。但是在地震那晚,食物丢了一大半,他们抢救出来的也只有少量的一点点,最多还能吃一天。而今天已经是第二天了,按说今天吃了就没有了,可是大家一定要生存下去,在王峰的精打细算下,还余下了一天的口粮。

    虽然大家都饥肠辘辘,但是面对仅有的口粮,还有接下来一天的路程,大家还是把口水咽进了肚子里。

    山洞外的雨声淅淅沥沥的,不知这雨何时是个头!

    第二天一早,大家醒来才发现,大雨下了整整一夜,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他们被困在了这里。

    “下这么大的雨,肯定出不去,出了山洞也赶不了路。”阿布说。

    “雨这么大,没有办法,我们只有在这里等着,等到雨停的时候。”王峰也很着急,但是着急在此时起不了任何作用。

    山洞外电闪雷鸣,滂沱大雨,伴随着时而剧烈的轰隆声,应该是哪里又出现了滑坡……

    “早知道这样,就不应该来。现在腿也受伤了,还被困在了这里,出也出不去。”杨丽开始哭起来。

    “行了,别哭了,大家现在不都一样嘛,又不是你一个人困在这里。再说了,当初也是你自己非要坚持来的……”石头说。

    “你这意思,还怪我了呗?怪我不该来?你带我去什么地方旅游过呀?来一次九寨沟你就这个样子了!”杨丽对着她老公吼起来。

    “我没有说不该来,当时你说要来,我就说行,要来咱们就报个正规的旅游团,也省事。是你说报团太贵,导游都是坑人的,非要来自由行,要徒步!那你现在怨谁!”石头看起来也是恼了。

    “好了,你行,你看我现在腿受伤了,你就故意气我是吧?你巴不得把我丢在这儿呢,你一个人就自由了,没人管你了,你就可以开始新生活了是吧?”

    “你说话凭点良心,这两天你高原反应,我都是怎么照顾你的?现在你腿受伤了,他们一个个轮流背你,你知不知道感恩呢?你不感激我就算了,我也没背你,我也没指望,但是他们,你是不是该心存感激?”石头气得嘴唇都在发抖。

    杨丽没有再说什么了,也许她也发现自己有点过分了,不知道此时该说什么了,她把头转向了一边。

    山洞突然安静下来,静得能听见每一个人的呼吸。

    “哎,反正也不知道干什么,不如大家来找找乐子?”耗子说了一句话,打破了这尴尬的安静。

    “什么乐子啊?”徐顺问。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说完,耗子打开了自己的包包,在里面摸索起来。

    “你找什么呢?”徐顺问。

    “好东西。”耗子说。

    “当当当当……就是这个啦!”耗子高高举起手里的东西。

    “扑克牌?”

    “是啊!”

    “你怎么还有扑克牌啊?”

    “这有什么,来的时候带的呗,我就知道旅途会无聊,带着备用,打发时间的。”

    “你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啊!”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多聪明的人!”

    “嘿,你们谁来玩扑克牌啊?”徐顺对着大家喊道。

    “我是不会玩的,我可以看你们玩。”阿布说。

    “嗯,不会玩牌的是好孩子。”徐顺对阿布说。

    “王峰,你来吗?”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不会玩。”王峰摊摊双手。

    “田田,你来!”

    “我也不会啊,我只会打麻将。”田田也摊摊手。

    “那石头,就剩你了!”徐顺看着石头,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

    “我玩倒是会玩,但是你看这……”石头指了指旁边的杨丽,也摊摊手,一脸无奈的表情。

    杨丽正一脸生气地看着他,而徐顺正一脸期待地看着杨丽。

    这眼下杨丽也不好意思阻拦了,便说道:“你要玩就去玩呗,这么点小事你还要征得我的同意吗?”

    “石头快来,领导都发话了!”耗子大声叫着。

    三人坐在火堆边玩起了牌,阿布则在一旁观战,几人时不时地调侃他几句,阿布倒也乐于被他们调侃。

    杨丽还是一脸愁容的在烤着火,因为她的腿不方便,她实在不便挪动。

    田田一个人来到了洞口,她呆呆地听着外面哗啦啦的雨声,这雨大得,就像老天爷拿盆子泼下来的一样。

    好久没有安静地听过这样的雨声了,此时,田田倒是怀念起了曾经在乡下的日子,每当老天爷下瓢泼大雨的时候,乡下人便都不出门了,都呆在家里做起好吃的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王峰来到了田田身边,他安静地坐在她旁边,许久,两人都没有说话。后来,还是王峰先开了口:

    “你后悔来吗?”

    “不后悔。”田田说。

    “你害怕吗?”

    “害怕什么?”

    “害怕被困在这里,出不去。”

    “不害怕。就是不知道,这雨什么时候能停。”

    “雨总是会停下的!”

    “其实这样下这么大的雨我挺喜欢的……”

    “你喜欢听雨?”

    “是的!喜欢这种安静的,只听得见雨声的日子!”

    ……

    两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时间倒像是长了脚一样走得越来越快了……转眼,一天已过了一半。

    大雨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可是,大家已经饿得肚子呱呱直叫了。

    王峰拿出最后剩下的一点食物,全部分给了大家,分到了每个人的手里,只有那么一点点。

    “现在我们所有的食物都没有了,这都是昨天省下来的一点点,原以为今天就能够回去,没想到被困在了这里。你们拿好自己的食物吧,能不吃就不吃,等到实在饿得不行了再吃一点,要知道,吃了,可就全都没有了。等雨停了,我们便能出去找些吃的了。”

    大家在山洞熬了一天,听着哗啦啦的雨声,从早上,到晚上。

    到了晚上,杨丽的腿肿得厉害,疼痛难忍。

    王峰小心翼翼地给她剥开包着的纱布,看到里面的伤口,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可能是因为昨天的暴雨淋透了伤口,伤口发生了严重的感染,她的整条腿都肿了起来,特别是小腿,肿得透亮。伤口出现了严重的溃烂,肉都变成了紫色,黏黏糊糊的,一股浓浓的黄色的液体往外渗出,散发出一股恶心的味道。

    王峰翻了翻药箱,除了还有一些消毒药水和纱布,已经没有什么能用的药了,他把最后的一点消炎药也给杨丽用上了。

    杨丽看到自己的腿,吓得哭了出来。

    王峰对大家说:“杨姐的腿已经出现了严重的感染,地震的时候我们丢失了大部分药品,仅剩的消炎药和杀菌药都已经用完了。如果任她的腿这么继续感染下去,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我们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明天,明天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走,现在食物也没有了,困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

    所有人都没有再说话,大家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好像挪一挪屁股,都是一件特别费劲的事情。

    “现在大家整理下行李,所有不是必须的东西,全部扔掉,大家体力已经严重透支,我们必须轻装上阵,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在明天天黑前走出去。”王峰嘱咐大家。

    就在大家收拾行李的时候,王峰和阿布用一件防水外套和几根树枝,给杨丽做了一把简易的雨伞,以防明天继续下雨。她的腿,不能再淋雨了。

    这一夜,安静而彷徨。每个人的心里都藏着自己的秘密,自己的恐惧,自己的悲伤。大家都明白,在这一刻,害怕,抱怨,对他们来说,都是徒劳。

    天渐渐亮了,阿布第一个醒来,他跑到洞口一看,兴奋地回来告诉大家:

    “雨变小了!”

    大家都迫不及待地跑到洞口去看,虽然雨并没有停,但是已经由之前的滂沱大雨变成了现在的蒙蒙细雨,对他们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喜事了,至少,他们可以上路了。

    这一路,大家都没有说话,尽量把体力都用到了走路上。虽然已经饿得没有力气,但是大家都在咬牙坚持着。

    但是,老天有时真的不会那么容易就让你如愿——半座垮下来的山挡住了去路。

    前进的路,也断了……

    大家彻底陷入了绝望,这下他们是实实在在的出不去了。进来的路,往前的路,全部被堵死了。

    他们,就被困在了这中间。

    “前面的山挡住了去路,走不通了。大家在这里歇一歇吧,商量一下怎么办。”

    这个情形,王峰也是第一次见,他也着急,也迷茫了,接下来的路,他不知道该怎么走了。

    杨丽又开始哭了起来,不知道是因为腿的疼痛,还是因为担心被困在这里。

    徐顺觉得,这次,也许他们真的完了。想想曾经和自己吵架已经分手的女朋友,想想父母,想想自己平日送外卖的工作,此时徐顺觉得,原来有女朋友念叨是一件那么开心的事,原来被父母念叨是一件那么开心的事,原来送外卖也是一件那么开心的事,可是自己,为什么都不知道珍惜呢!如今,这些平凡的幸福也许自己再也感受不到了……他鼻子一酸,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酸楚。

    “我们会死在这里吗?”耗子问他。

    “你个乌鸦嘴,不能说点好的吗?”

    “我都不想说话了,你看我,实在动不了了。就这么趟着吧,趟到自然死去的那个时候,我真的没有力气了。”

    这座山阻挡了大家的去路,也阻断了大家的希望。

    “如果我出去了,我一定要好好做个好人,找份好工作,孝顺老人,照顾家人。我要给爸妈他们说声对不起,养了我这么个没出息的儿子。爸妈呀,儿子可能就要死在这里了,要是我真的死了,下辈子,我再照顾你们吧……”耗子对着远方说着,竟然哭了起来,看来他是真的害怕了。

    “你胡说什么呢!我看你是饿糊涂了吧。你爸妈还等着你回去呢,你要是不回去,他们该多伤心啦!你就是再没出息,你还是他们最牵挂的人啊!”徐顺看耗子萎靡了,他得激发起他的欲望,生存的欲望。

    “大家不要那么悲观,我们现在只是被阻断了去路而已。大不了学贝爷,荒野求生嘛,这偌大的森林里难道还找不到吃的?还能真把大家饿死了啊?实在不行,摘野果,吃野菜,再不行,打野兔……总之饿不死大家。”王峰开始找各种理由安慰着大家。

    同时,他对着阿布使了一个眼色。

    平时笨笨的阿布此时竟一下子就明白了王峰的心思,他也在旁边附和道:“是啊,放心吧,这山上有很多吃的,以前我在山上放牦牛的时候就经常去摘野果子吃。”

    大家听到阿布这么说,才又感到了一丝希望。

    王峰来到了山前的方向,他望了望前面的山,又望了望后面的山,峡谷被夹在中间,曾经绚丽多彩的峡谷,对此时的他们来说,走不出去,就是一条死亡之谷。

    王峰陷入了沉思,他不知道怎样才能把大家带出去。

    “你在想什么?”田田看到沉思的王峰,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王峰竟被吓了一跳。

    “都怪我,要不是我带你们来,你们也不会遇上这事。”这次徒步是他组织的,他的心里充满了愧疚。

    “别这么说,这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再说了,这次要是没有你,我们估计早就乱成一锅粥了。”田田说。

    “对了,你一个单身女孩子,怎么会想到一个人出来徒步?”王峰问田田。

    “其实……我来一是因为看到网上的图片,觉得这是个非常美丽的地方……二呢是我看了一些传说故事……觉得这是个很神奇的地方,所以就想来看一看。”田田欲言又止,她似乎不想告诉王峰太多的事情。

    “什么神话传说啊?这么吸引你?”

    “哎,九寨沟的神话传说太多了,你自己在网上搜吧!”田田的语气有些不对,她显然不想再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了。

    “这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啊?”王峰觉得,田田的反应似乎有些过了。

    “我们还是想想正事吧,看看接下来怎么办,不能就真的坐在这里等死吧,再过一会,天可都要黑了。”田田提醒王峰。

    “现在路断了,原来的路肯定是行不通了,除非,我们能找到其他的路出去。”王峰自己也知道,他的话,说了等于没说。

    田田站起身来,叫了一声阿布。

    “阿布,你过来一下。”

    阿布还是一样,每到一个地方必做的事情,就是堆玛尼堆。此刻,他正在捡石头堆玛尼堆,也不知道他心里是真的着急,还是真的不着急。

    阿布听到田田喊他,赶紧跑了过来。

    “阿布,现在两边的路都断了,我们怎么办?”田田问。

    “我也不知道,我们等吧,佛祖会保佑我们的,会有人来救我们的。”阿布望向上空。

    “这么偏的地方,怎么可能有人来救我们,都没人知道我们在这。”田田觉得,阿布的回答很幼稚。

    “那,阿布,这附近还有别的路吗?”王峰问。

    “我不知道,我以前就只走过这一条路。”阿布很老实地回答。

    “那这样吧,天色也比较晚了,我们在附近找找,看看有没有山洞什么的,今天晚上住一晚,另外,我们需要去摘点能吃的野果子,大家已经饿得快不行了。”王峰对阿布说。

    “田田,你就去照顾一下杨丽,她的情绪特别不稳定,你安慰安慰她,顺便看着他们,等我们回来,哪儿也别去。”王峰又转身对田田说。

    “好,放心去吧!注意安全!”

    王峰和阿布一起,来到旁边的森林前。可是他们沿着森林脚下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什么可以吃的。

    就在王峰绝望之际,他一抬头,发现在半山腰有一棵树,上面结了一些红色的果实。

    他赶紧把阿布拉了过来,指着远处那颗树,问他:

    “阿布,你看到上面那棵树了吗?结红色果子那棵!”王峰给阿布指了指。

    “看到了!”阿布顺着王峰的手指望过去,发现了半山那棵挂满了红色果子的树。

    “这果子能吃吗?”

    “能吃,我以前吃过一次,就是味道不太好,又酸又涩。”阿布说着,扯着嘴角,好像又想起了那酸涩的感觉。

    “那好,只要没毒就行,这个时候,谁还管它甜不甜呢!”对他们来说,能吃,那就是天大的好事!

    可是,这树长在半山的位置,想要摘到果子,就必须得爬到半山腰去。可是此时两个人也已经饿得快没有力气了,但是为了大家的口粮,两个人还是忍着,卯足了劲,一步一步开始往山上爬。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两人终于来到了这棵大树下。从下往上一望,王峰都惊呆了:这树长得笔直,足有十好几米高,站在树下向上望去,树的顶端仿佛插入了云霄。

    “这么高,你能爬上去吗?”王峰问。

    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了阿布身上,爬树对他自己来说,真的是难如登天。

    “可以,我来吧,小时候经常爬树。”阿布说,“等会我上去之后我会先把一些细小的枝条折断,然后把它们扔下来,你就在下面,把那些枝条上的果子捋下来。”

    “嗯好,那你小心!”

    树顶的枝条长得枝繁叶茂,繁盛得已经遮住了外面的光线。阿布双脚踩在一根横着的大枝条上,一手握着另一根竖着的粗壮枝条,一手往远处的树枝够去。他的动作很麻利,三下五除二,只听见啪啪啪的声音,一根又一根枝条被他折断扔了下来。很快,头顶竟被他折出了一个大洞来。

    “阿布,多折些,我们要准备点存粮。”王峰在下面喊着。

    “好,知道了!”

    阿布的双脚又挪到了另一根树枝上,开始折着另一个方向的枝条。

    又是一阵噼里啪啦,很快,小的树枝都快被阿布折光了,之前被挡住的视野瞬间变得开阔起来。

    突然,阿布愣住了——他看到在山的另一边,有一个巨大的干涸的海子,海子底部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如旋涡一样的洞……

http://www.dlcbjx.com/20_20334/90806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dlcbjx.com
棉花糖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lcbjx.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