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村庄的秘密 > 第六章 寺庙奇遇
    第二天一大早,藏族大叔就叫醒了大家,他照例给大家准备了热气腾腾的酥油茶和糌粑。等到大家都吃饱了后,他背了半袋子青稞面,又拿了一摞子青稞饼,就开始带领大家上路了。今天的藏族大叔打扮得很别致。他的身子前面罩着一件类似牛皮做成的围裙一样的东西,手上套着两块类似木板的东西,正在大家都好奇这是要干什么的时候,他一下子便匍匐在地,身子趴在地上,双手合十举过头顶,然后站起来走了几步,又趴了下去,双手合十举过头顶,又站起来走了几步,又趴下去……

    “阿布,大叔这是在做什么?”田田问。

    “他在朝拜。”

    “朝拜?他这是要去哪里呀?”

    “去呀!今天我们不是要去si miao嘛!”

    “他要一直这样朝拜到si miao去吗?”田田表现除了很惊奇的表情。

    “是啊!就这么磕头磕到si miao去!”

    “我的天啦!简直不可思议,这怎么能做到!”

    “这有什么不能做到的,还有磕头磕到拉萨去的,磕几个月,甚至磕几年……”

    “你们真的太厉害了,我太佩服你们了!”田田对阿布投去了敬佩的目光。

    “我们做这件事情的动力和欲望就像你们赚钱的动力和欲望一样。”阿布用了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

    “好吧,看来这方面我们真的是比不上你们!”田田不得不承认,没有信仰的汉族人在这方面的确输给了藏族人。

    大家一边走一边聊着天,藏族大叔要朝拜,走在最前面,王峰和阿布抬着担架跟在他的后面。大家一路说说笑笑走走停停,时间竟不知不觉过了大半天了。

    “你们说,si miao能治好我的腿吗?”躺在担架上的杨丽成了此刻最焦心的人。

    “大叔不是说了吗,比你更严重的都能治,你不要太紧张了!”王峰一边抬着担架,一边安慰着她。

    “可是那是个si miao啊,又不是医院,手术设备和检查设备都没有,怎么治啊?”杨丽又担心地说。

    “你问我啊,我也不知道,我也很好奇啊!不过他们应该有他们自己的方法,独门秘籍吧!”王峰说着竟笑了起来。

    “什么独门秘籍?”杨丽问。

    “你不看电视电影的吗?里面那些人练功的时候不是有很多独门秘籍吗?所谓独门秘籍,那肯定是不能让外人知道的啊!”王峰竟越说越离谱起来。

    “想不到你还是个会开玩笑的人啊,我还以为你一直是个很严肃的人呢!”杨丽被他这么一说,竟被逗笑了。

    “是吗,我有那么严肃吗?那以后我尽量不那么严肃了!”

    杨丽不再问了,她知道已经到了这一步,他们已经别无选择了。对她来说,能够找个si miao治疗已经是很幸运的了!至于能不能治好,那就再说吧!

    早上他们出发的时候天才刚刚亮,如今已到了正午,艳阳高照,阳光晒得人脸上发烫!早上还裹着大厚棉袄的他们,此刻纷纷都热得出汗了!大家都把棉袄脱了下来,抱在怀里。

    太阳晒得大家软绵绵的,加上走了这么远的路,大家都累了饿了!

    大叔停了下来,看到他们走在后面精疲力竭的样子,便说:

    “这才走了一半的路程!我们在这里歇歇吧,大家吃点东西喝点水,吃完了继续赶路!”说着,他从包里拿出了青稞饼让阿布分给大家。

    “谢谢大叔!”阿布向大叔道了谢,赶紧把大家召集过来。

    饿坏了的他们看到青稞饼都高兴坏了,虽然饼子又干又硬,咬一口饼就得喝一口水才能咽得下去,但是大家依旧吃得津津有味,偌大的几个青稞饼很快就被他们消灭干净了。

    “以前怎么没发现青稞饼有这么好吃呢!”徐顺吃完后抹了抹嘴角的饼渣。

    “装吧你,你以前吃过青稞饼吗?”耗子说。

    “青稞饼是没吃过,但是饼子吃过不少,还是觉得这个青稞饼好吃!”

    “那是因为你饿了,饿了吃啥都好吃。我以前都不吃饼子的,也觉得青稞饼好吃!”田田说。

    “现在有青稞饼吃已经很不错啦!大家忘记了之前我们还在吃又酸又涩的野果子吗?”王峰说。

    “是啊,所以我很知足啊!以后,我要对青稞饼,酥油茶,还有糌粑都刮目相看,这些可都是救过我命的东西!”徐顺说。

    他的话把大家都逗笑了。

    休息了一会之后,大家不敢再耽误,又继续往前赶,终于在下午时分赶到了si miao,此时大家都已经累得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此时,大叔的身上已经沾满了泥土和灰尘,他卸下了手掌上套着的木板,又解开了身前拴的牛皮围裙。围裙已经被磨得毛毛躁躁的了,木板底部也被摩擦得很光滑了,大家终于明白这些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了。

    si miao雄伟庄严,金碧辉煌,全是用大块的红色石头砌成,分为了上下两层,大门处的门框上及每一根柱子上都绘制着五彩的图案,大门旁边沿着整个si miao围了一圈大大的金色的转经筒,屋檐包着金边,挂着五颜六色的经幡,屋顶全部刷的是黄金,在阳光的照耀下,金光闪闪,异常夺目,成为了这个原始村落中一道最闪亮的风景。

    藏族大叔带领着大家走到si miao门口,开始转动转经筒,用手拨动转经筒底部的转盘,转经筒便转动起来。他们按顺时针的方向围着si miao转了三圈。

    然后他们脱下了鞋子,进入了si miao的内部。

    si miao的外面艳阳高照,屋顶金光闪闪,而被屋顶遮盖的殿堂里面,却非常清冷,光线昏暗。四周的内墙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唐卡,各种各样的经幡,没有挂东西的地方则被厚厚的布遮得严严实实,只有一点点光从大门处透进来。里面陈列着si miao常见的各种物品,各种香料制作而成的藏传佛教的莲花显得香味扑鼻,各种鲜花和水果摆放在各类佛像面前……几根大大的柱子支撑在殿堂中央,上面绘满了五彩的图案;整齐摆放的经幡堆成了一个小小的高塔陈列在si miao的角落;大殿的正中摆放着几排供喇嘛们学习打坐的长桌和坐垫。

    地面很凉,没有穿鞋的他们踩在上面小心翼翼的。

    接着,大叔带他们沿着大殿角落的木梯子到了二楼。

    二楼更昏暗,只有一个小小的窗户在透着光,很多经书和经幡都被码放在这里。一个案台,一个香炉,袅袅青烟飘散在这昏暗的屋子里,典型的si miao气味,让人鼻子发麻。

    阿旺活佛正在案台前打坐,他穿着一袭红色的喇嘛服,手上握着一串被磨得发红发亮的佛珠,他慢慢地一颗颗转动着佛珠,半眯着双眼,嘴里轻轻地念叨着经文。

    “这是谁啊?”徐顺小声地问道。

    “这是阿旺hf。”大叔小声回答他,“你们要看病得先找他。”

    “什么?这是hf?”

    徐顺表现出一副很惊奇的表情。他从来不知道藏族的hf是什么样的,他只知道hf这个称呼一听就是特别神圣的。如今,自己竟然能亲眼见到hf,他感觉简直像做梦一样。

    大叔用手轻轻敲了敲打开着的房门,好像怕惊扰了hf一般。

    阿旺hf抬头看了一眼,微笑着,做了一个‘进来’的手势!

    大叔点了点头,带大家踏了进去。阿旺hf依旧在打坐,没有正视大家,也没有停止念经。

    就在藏族大叔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阿旺hf对着他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大叔便闭了嘴没有再说话。阿旺hf也没有说话,只是拿起了笔,在面前的经书上写着什么。

    时间凝固了片刻,大家可能意识到打扰到了hf的修行,便决定悄悄退下去。就在大家准备下楼的时候,hf叫了一声:

    “过来。”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hf究竟在叫谁。

    阿旺hf看向了徐顺,说:

    “你。”

    “徐顺,阿旺hf好像在叫你!”王峰说。

    徐顺转过头发现hf正在看着自己,他指着自己的鼻子,问:

    “您叫的是我?”他在想,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阿旺hf点了点头。

    他怎么会叫我?他叫我干什么?我去不去?

    徐顺心里开始忐忑不安,心跳加速。

    “快去吧,hf叫你呢!真是天大的荣幸啊!”阿布倒是显得比徐顺还要激动。

    徐顺虽然心里七上八下没有底,但他还是蹑手蹑脚地走到了hf的跟前。阿旺hf看着他,露出了温暖的笑容。

    他伸出手摸了摸徐顺额头中间那道伤口,那是余震时徐顺在洞里被甩到石头上磕到的。徐顺原以为hf只是随便摸一下,便没有抵抗和拒绝。可是,不知道是因为阿旺hf手上有什么东西,还是因为徐顺心里太紧张,他竟然突然感觉到了一丝疼痛,还疼得叫出了声来。

    阿旺hf看他惊慌失措的样子,笑了。

    徐顺听到了hf的笑声,便抬起了头。他抬头一看,惊奇地发现,在阿旺hf的眉心,居然有一个“卐”的标志。

    奇怪,他这是怎么弄的?难道和我一样,是摔了被撞的吗?

    这个时候,阿旺hf伸出手拉住了徐顺的手,他把徐顺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紧接着把自己手里那串又红又大与众不同的佛珠放在了徐顺的手上,说了一句:“自作孽,不可活”,就像是在忏悔什么一样。

    徐顺被阿旺hf这反常的举动吓到了,他任hf拉着他的手,一动也不敢动。

    众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都没有反应过来,阿旺hf这是在干什么?

    接着,hf又开口说了一句话:

    “我终于等到你了……”

    他紧紧握着徐顺拿着佛珠的手,激动地说:“佛珠……水源……”,每说一个字好像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

    随后,他微笑着,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徐顺被吓得不轻,他大气都不敢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阿旺hf,他心里想着:阿旺hf,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徐顺被吓得不敢动,阿旺hf也没有再说话。

    徐顺试图挣脱被阿旺hf紧握着的双手,但是阿旺hf的手很有力,不管徐顺使出多大的劲,阿旺hf的手始终都没有松开。

    徐顺小声而谨慎地问阿旺hf:“阿旺hf,这……是在干什么呀?”

    阿旺hf没有说话。

    徐顺又叫了几声:“阿旺hf……阿旺hf……”

    阿旺hf还是没有说话。

    徐顺被吓到了,赶紧叫阿布:“阿布……阿布……,这是怎么回事啊?”

    阿布发现阿旺hf许久没有说话,也没有睁眼。他觉得有点奇怪,赶紧跑了过来。

    “阿旺hf……阿旺hf……”

    阿布也试着叫了几声,但是阿旺hf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阿布小心翼翼地将手放在阿旺hf的鼻子底下……他突然被吓得摔倒在地——

    阿旺hf已经没有了呼吸。

    王峰见状赶紧跑过来,他再次确认了一下,阿旺hf确实没有了呼吸。

    就在刚才,他圆寂了!

    徐顺被吓得瞪大了眼睛,他一下子就挣脱开了被阿旺hf紧握的手,踉踉跄跄地往后退去,躲在了所有人的后面。他已经被吓得丢了魂,额头豆大一颗的汗珠直往外冒。

    阿旺hf还端详地坐在那里,他闭着眼睛微笑着。

    没有人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阿旺hf确实圆寂了。

    徐顺手里还握着阿旺hf给他的佛珠,他一脸茫然,不知所措。

    藏族大叔也被这一幕吓到了,听到大家说阿旺hf已经圆寂的时候,他又紧张又害怕!

    大家都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们先下去再说吧!”王峰说。

    大家赶紧转身往楼下走去,所有人都被吓得不轻,下楼梯的时候都踉踉跄跄的。

    正在他们刚刚踏出正殿大门的时候,碰到了另一个身穿红色僧服的喇嘛,大叔一眼就认出了他。

    他赶紧跑过去,慌慌张张地对他说:

    “达珍大师……阿旺hf圆寂了……”

    他叫达珍,是这里非常有名的藏医。村民们时常到si miao里来看病,所以达珍和村民们都很熟,基本上找他看过病的人他都能记住。

    听到大叔说阿旺hf圆寂了的时候,达珍医生吃了一惊:

    “叶西大叔,你说什么?”

    “阿旺hf圆寂了,就在二楼!”大叔说。

    达珍医生反应过来,飞速地向二楼跑去。

    si miao里所有的喇嘛都闻讯赶来了!

    很快,阿旺hf圆寂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村子。

    达珍医生用了很多名贵的藏药,把阿旺hf的yi ti封存了起来,只露出了他微笑的脸,以供来往的村民悼念。

    三天后,阿旺hf的yi ti将进行火化!

    待阿旺hf的yi ti处理好了之后,达珍医生才终于空了下来。大叔带大家找到了达珍医生,告诉了他杨丽的腿受伤的事情。

    达珍医生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他们,又看了看还躺在担架上的杨丽。

    他犹豫了一下,说:“你们跟我走吧!”

    大家跟在达珍医生的身后,来到了一座小房子面前。进门后,大家开始打量起这个与众不同的屋子来。

    屋子里充满了浓浓的药味,一看就是专门熬药和储存药材的地方。里面有各种不知名的花花草草,有的还很新鲜,带着泥土,一看就是刚采摘回来的,有的已经晒干了,被悬挂在屋子里的柱头上。屋子里面摆了几个架子,每个架子都有三层,每层上面都摆放着圆圆的簸箕,里面还装着一些尚未完全晒干的药草。靠着最左边的一整面墙都是柜子和格子,上面摆满了密密麻麻的瓶瓶罐罐,有的装着液体,有的装着药丸,还有的装着一些膏状的东西。屋子的右边摆了一个巨大的木桶,里面还是热气腾腾的,正冒着白烟,木桶的旁边摆满了各种药材。正对房门的那面墙边则摆放了一张木头搭起来的木板床,床边摆放着很多剪刀,小刀,弯钩,针线等工具。

    达珍医生嘱咐大家把杨丽放下来,平躺在那块木板上。

    然后他小心地拆开了杨丽腿上包着的纱布。

    达珍医生仔细检查了伤口,说:“感染太严重了,如果再晚来一点,这条腿就保不住了。”

    “啊?那怎么办啊?我可不想当瘸子啊!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啊!”杨丽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求求你,救救她,一定要保住她的腿啊!”杨丽的老公石头听达珍医生这么一说,也被吓到了,他对达珍医生哀求着说。

    “不用求我,治病救人是我的职责,我会尽力而为的。”达珍医生说道。

    接下来,他开始给杨丽处理伤口。

    他找来一个装着棕色药水的小瓶子,又找来一块干净的白布,将棕色药水倒在白布上,把白布浸湿,然后把白布裹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块状,递给杨丽,说:

    “你把它捂在鼻子下面闻,这样一会就不会那么痛了。”

    杨丽接过白布团,放在鼻子下,拼命闻起来。

    达珍医生拿出了他的一整套工具,开始接下来的操作。

    他拿出了一个装着清水的瓶子,先用清水清洗了伤口,去除了上面残留的药水和药渣。

    “达珍医生,这是什么?”王峰问。

    “是清水。”

    “清水能用来洗伤口吗?这样不是更容易感染?”

    “放心吧,不会,这不是普通的清水,这是神奇的清水,可以消炎杀菌。”

    “水怎么能消炎杀菌呢?”

    “这可不是普通的水。你等着看就是了。”

    达珍医生自顾自地处理着伤口,没有闲工夫再继续回答这在他看来很无聊的问题。

    既然他这么说那一定有他的道理,他敢这么做说明他以前肯定也这样做过,而且没有出过问题,不然恐怕他也不敢这么做吧!王峰心里这样想着,倒是一时放宽了心下来。

    达珍医生的动作很利索,一会,就看到腐烂的肉全部露了出来。接着他拿了一把小刀,在伤口旁边划了一个小口子,脓水便从口子里直冒出来,顺着小腿流了下去。然后他又挤了挤,确保把脓水放尽。接着,他用小刀把腐烂的肉一小块一小块地割了下来,只留下里面深层的鲜红色的肉。最后再把伤口缝起来,撒上药粉,包上纱布。

    大家看得触目惊心,可是杨丽却没有尖叫一声。她平躺着看不到这情形,只是一个劲地把布团放在鼻子下面使劲闻着,看来,这布团的效果还真不错。

    做完了这一切,达珍医生找来了一个木桶,里面放上滚烫的开水,再撒了一包像是药粉的东西进去,水立马再次沸腾起来,冒出一个个小泡泡,同时冒出浓浓的白烟。达珍医生把杨丽的腿搭在木桶上放好,让这只腿完全浸润在滚滚白烟中,然后找了一块干净的白布,将木桶和腿整个盖了起来。

    “以后每天要换两次药,每次都要这样熏一个小时。”达珍医生说。

    接着,他看了看大家,又问道:

    “你们还有谁受了伤的,告诉我,我都给你们处理一下。我们这儿的水有非常神奇的功效,用这里的水清洗伤口,伤口会好得特别快。”

    王峰立马把田田推到了达珍医生跟前:“达珍医生,麻烦你给她处理下吧,她的额头被划了一道口子。”

    达珍医生慢慢拆下田田额头包着的纱布,这还是地震那晚王峰给她简单包着的。由于这两天大家都把精力放在了杨丽的腿上,有用的药也全都给了她,忽略了田田,等达珍医生拆开纱布的时候,发现田田的伤口也出现了轻微的感染。

    他同样先用清水给她清洗,然后上药,再包起来,只是没有杨丽的那么复杂而已。

    “不用担心,你这个过几天就会完全好了。而且不会留疤的。”达珍医生说。

    “你怎么知道不会留疤?”

    “因为用我们这里的水洗了之后都不会留疤的。我们以前治疗过的那些人,从来没有留疤的。”

    徐顺一听,保证不留疤,激动了,一时大叫:“达珍医生,快给我看看。”

    说着,他把自己的额头凑了上去。

    达珍医生看了看,说:“你的伤口不深,上点药一两天就好了。”然后照例用清水给他清洗,然后上药,包扎。

    “她的腿现在不能走动,需要持续治疗。这段时间,你们就暂时留在si miao吧!”达珍医生说。

    于是,他们便在si miao暂时住了下来。

    很快,两天过去了。达珍医生每天按时给杨丽换药,她的腿已经有了明显的好转。田田的伤口也好了很多了,只是还需要继续上药。徐顺的伤好得最快,达珍医生给他拆下了包着的纱布,伤口已经完全恢复了。可是,达珍医生却惊讶得尖叫起来——

    徐顺受伤的地方竟然留下了一个疤。

    这个疤的形状已逝的阿旺hf一模一样——是一个*字。

    “这是怎么回事?……这真是太奇怪了!……”达珍医生连连发出疑问。

    “怎么了?”徐顺问。

    “你们看他眉心的那个疤,大家看到了吗?”达珍医生问大家。

    大家都凑到了跟前,仔细地看起来,徐顺的眉心果然有一个*字标志的疤痕。

    “看到了,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用你们的水洗过的伤口绝对不会留疤吗?”王峰问。

    徐顺听到大家都在说他眉心的疤痕,他突然着急起来:

    “怎么了?留疤了吗?不是说不会留疤的吗?……你们谁有镜子,快给我看看……”

    田田从包里掏了一面小镜子出来,递给了徐顺。

    徐顺着急地一把夺过小镜子,他果然看到了自己眉心那个卍字疤痕。

    “天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大声地叫道。

    “我也特别奇怪,我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以前我们不管是什么样的伤口,大伤小伤,用这个水洗过的从来没有留下过疤痕,怎么会这样呢?”达珍医生也很惊讶,他一时半会也不明白是为什么。

    他接着说道:“而且奇怪的是,他这个疤,和已故的阿旺hf一模一样。这不是普通的疤痕,这是一个*字,是佛的标志。”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王峰又追问道。

    “阿旺hf圆寂之前,你们是最后见过他的人,对不对?”达珍医生问大家。

    “是的。可是我们只是见过他,并没有做什么,然后他就圆寂了。”王峰解释道。

    “阿旺hf圆寂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你们一五一十的告诉我,绝不可以有半点隐瞒。”达珍医生的声音充满了威严,让人不寒而栗。

    于是,阿布便将阿旺hf圆寂之前是如何把徐顺叫到跟前,摸着他的眉心,又把佛珠给了他,以及他圆寂前所说的奇怪的话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了达珍医生。

    达珍医生惊讶得瞪大了双眼,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到的和听到的,他张大了嘴,说:

    “难道……难道你就是……”

    达珍医生没有说完,他接着撂下一句:“你们全部呆在这里,哪里也不准去。切记!”

    然后就匆匆离开了这里。

    只剩下了一群人在那里,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片迷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接下来就到了阿旺hf火化的日子。想到这里,达珍医生开始慌乱起来,他连忙去找了si miao的另一位高僧喇嘛马黑,把自己所听到的和见到的一切全都详细告诉了他。

    马黑是si miao里除了阿旺hf之外,最德高望重的喇嘛。同时,他也是阿旺hf生前最亲近的人。

    听完了达珍的叙述,马黑喇嘛也表现出了异常的惊讶。

    “照你这么说,难道阿旺hf是想……让这个人来继任下一任hf?”马黑疑惑地问。

    “我不知道,按说,他不是藏族人,阿旺hf不应该选他啊!”达珍说。

    “那怎么解释他眉心那个和阿旺hf一模一样的*字标志?还有为什么阿旺hf圆寂前要把佛珠给他?要知道,这佛珠可是非同小可,是要在将来找到zhuan shi ling tong之后,留给他的。这佛珠可是只有历任hf才有资格拥有的。”

    “对啊,还有他眉心的伤口,是我用圣水清洗过的,应该不会留疤才对,如今却留下了一个*字,真让人想不通。”

    “看来我们应该去找一找阿旺hf的遗言了。”

    “你说的对,如果阿旺hf真的是这样想的,那他一定给我们留下一些启示的。”

    达珍和马黑不敢耽误,他们马不停蹄来到了阿旺hf的起居室。

    马黑喇嘛和阿旺hf很亲近,对他的生活习惯也比较熟悉。

    “找找看,有没有关于转*灵* 的信息。”马黑对达珍说。

    二人开始在房间里面翻找起来,可是找了半天,并没有什么发现,一切都很正常。

    “阿旺hf圆寂得很突然,也许他并没有留下什么遗言。”达珍说。

    “我了解阿旺,他是一个考虑很周全的人。如果他真的意在如此,他不会什么也不留下的,多少会留给我们一些启示的。”马黑说。

    忽然,马黑好像想到了什么,他问达珍:

    “你之前是不是说过,在他们来到这个房子的时候,阿旺让他们进来,然后他自己却在写着什么?是不是?”

    “据他们描述是的,他们说阿旺hf准许了他们进来,但是又没有理他们,而是自顾自在写自己的东西。”达珍说。

    “写的什么?”

    “不知道,他们说好像写了几句藏语,他们也看不懂,也没有仔细看。”

    “写在哪里的?”

    “好像是经书上。”

    马黑看了看阿旺平时读经书的地方,案台上放了厚厚一重经书。

    他走过去,准备一本一本地翻阅。

    没想到,当他翻到第二本的时候,打开书的第一页,他便见到了阿旺hf亲笔写下的几句话:

    灾祸突降,勿寻灵童,眉心有*,吾之继任。

    天降大任,济世救人,水之源头,万物之魂。

    马黑看完了这几句话,顿时明白了,他对达珍说:

    “我明白了,原来阿旺hf在见到这群人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自己大限将至,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决定,所以提前写下了这几句话,就是让我们不要再浪费时间去寻找转*灵*,这个人就是他选的继任hf。如今,地震导致水源受损,海子枯竭,这个人身上担着重任,他就是那个可以帮助我们修复水源的人。”

    达珍听马黑这么一说,好像也明白了,问:“那要现在去告诉他吗?”

    他指的是徐顺。

    “不,先不要告诉他。”

    “为什么?”

    “现在告诉他,我怕他接受不了,也明白不了。还有一天就到了阿旺hf火化的日子,等到火化之后再告诉他吧,以免节外生枝。”马黑说。

    “那也好!他们还在药房等着我,我先回去安排一下他们。”

    “嗯,不要让他们觉出异常。”马黑又交代道。

    “放心吧,我知道。”说完,达珍便返回去了。

    一群毫不知情的人就这样迷茫地在药房里等着,他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达珍医生走之前那严肃的表情让他们觉得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阿布,刚才达珍医生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田田问,“他好像有什么没有说完的话。”

    “我也不知道。”阿布说,他自己也没搞明白。

    “你都不明白,我们就更不明白了。”徐顺说。

    “难道,徐顺和阿旺hf之间有什么特殊的联系?”王峰说。

    “能有什么联系啊,两个从未见过的人,完全两个世界的人,毫无交集。”田田说。

    “就是啊,他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比你们谁都更想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徐顺说,他感觉自己实在是太倒霉了。

    “我们在这里猜测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要知道答案很简单,等达珍医生回来我们就知道了。”王峰说。

    一群人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个结果来,他们把希望都寄托在了达珍医生身上。

    好不容易,他们终于等到达珍医生回来了。

    徐顺第一个冲上去,着急地问:“达珍医生,你可回来了,你之前说话说半截就跑了,还让我们在这里不要动,真是把人都急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徐顺迫切想要知道答案。

    达珍医生这会却装作一个无事人一样,说:“是吗?没什么,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随便说说?……那你没说完的那句话是什么?”

    “什么话?我有话没说完吗?……我都已经忘记了啊!”

    “什么?你忘了?……那你为什么叫我们呆在这里哪儿也不许去?”

    “因为这个si miao你们不熟悉啊,我怕你们乱跑,闯到一些si miao的禁忌地去了,所以才叫你们呆在这里不要动。”

    “那你刚才走的时候那么着急,你干什么去了?”

    “没干什么啊,我想起了一味药,去查证一下而已!”

    “什么?你表情严肃只为了去查个药?……好吧,那你告诉我,我眉心的疤到底怎么回事?”

    “你这个呢,应该是个特殊情况。可能是体质差异导致的意外。”

    “体质差异?意外?……”徐顺又转头问大家,“你们信吗?”

    众人摇摇头……

    “这没什么不能信的,凡事都不是绝对的,每个人有个体差异很正常。”达珍说。

    “可是达珍医生……我们还有很多疑问……”

    王峰还想再问一些问题,却被达珍医生拒绝了。

    达珍医生说:“好了,今天的事就到这里吧,你们的伤口也都已经换过药了,我就先走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达珍医生看起来一副忙忙碌碌的样子,他收拾了一下,匆忙地背着他的小药箱就走了……

    “他就这样走了?”田田问。

    “不然呢?”徐顺无奈地说。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告诉我们啊!”田田说。

    “刚才徐顺问的大家也都听到了,要么就是真的没什么事,要么就是他有事在瞒着我们!如果他有意瞒着我们,那我们问也是问不出来的。”王峰说,“还不如不要想了,一切顺其自然吧!”

    又过了一天,明天便是阿旺hf要火化的日子了。用过晚饭过后,一行人聚在一起讨论起明天的情景来。

    “明天si miao肯定非常热闹,会有很多人来给阿旺hf送行的。到时候会拥挤得站都没地方站。”阿布说。

    “有那么夸张吗?”徐顺问。

    “是真的,为hf送葬,我只见过一次,真的是人山人海,那场面,我一辈子都忘不了。”阿布又说。

    “那你明天要去吗?”田田问。

    “肯定要去啊,能为hf送行,那是多么光荣的事啊!”阿布说。

    阿布又问:“你们去吗?”

    “我们又不是藏族人,去的话也没什么意义吧!”田田说。

    “其实是很有意义的,因为那个盛典仪式肯定是你们没有见过的。”阿布说。

    “还有盛典仪式?”徐顺在一旁听见了,好奇地问。

    “是啊,这可是hf圆寂,不是普通的喇嘛,肯定有很隆重的盛典仪式的。就像你们汉族举行的重大活动一样。”阿布说。

    “你这么说的话,我倒是想去看看。反正呆在这里也没事做,还不如去看看热闹,也给阿旺hf送送行,毕竟,我们是他生前最后见过的人。”徐顺说着,竟觉得有点惋惜,他不禁叹息了一声。

    “去的话可不是去看热闹的,我们是去给阿旺hf送行的,要有敬畏之心!”阿布说。

    “要不然大家都去吧,”王峰说,“徐顺说的有道理,毕竟我们跟阿旺hf也算是有一面之缘,而且我们现在又吃住都在这si miao里,还在这里治病,我们去理应去送送阿旺hf。”

    大家听了王峰的话,都觉得有道理,所以大家决定,除了石头留下来照顾杨丽外,其他人都去给阿旺hf送行。

http://www.dlcbjx.com/20_20334/90806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dlcbjx.com
棉花糖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lcbjx.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