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村庄的秘密 > 第七章 我不是活*
    阿旺h f 的遗体安葬好了之后,马黑喇嘛把徐顺叫到了跟前。

    马黑喇嘛拿出了阿旺h f 生前的那串佛珠,递给了徐顺,说:

    “这是阿旺h f 赐给你的佛珠,你把它收好!”

    徐顺看了看佛珠,说:“这不是阿旺h f 赐给我的,他只是碰巧将佛珠放在了我手里。”

    “不是碰巧。你,就是佛珠的新主人!”马黑喇嘛说。

    “新主人?我?……开什么玩笑,不是我自己的东西我不要。”

    “现在它已经属于你了,就是你自己的东西了!”

    “阿旺h f 怎么能把自己的东西随便送给一个外人呢,我看他是有点糊涂了。还好只是一串佛珠而已,不是什么金银珠宝,还给你们便是了!”徐顺说。

    “这串佛珠可比金银财宝更珍贵,他是历任h f 才有资格能拥有的,是h f 的信物。”

    “什么?……h f 的信物?……”徐顺说,“那我更不能要了!”

    “因为,你——就是阿旺h f 选定的继任者!”马黑喇嘛看着徐顺,认真地说。

    “你什么意思?……”

    马黑喇嘛不慌不忙,把阿旺h f 生前发生的一切,慢慢道了出来。他是怎样选中了徐顺,徐顺眉心的卐字标志,阿旺h f 在圆寂前最后一刻把那串代表h f 信物的佛珠给了徐顺,阿旺h f 生前说过的话,以及他生前留下的遗言,等等,所有一切的来龙去脉,完完整整地讲述了出来。

    徐顺被黑喇嘛的话弄懵了,半天没有缓过神来。半晌,他才说:

    “我觉得你们一定是搞错了,不可能的,我一个外人,怎么可能是你们的h f !”

    “之前一系列的巧合,我也在怀疑我们有没有弄错,直到今天,阿旺h f 火化后的白烟径直飘向了你,我才更坚信了你就是他所选的人。”

    “为什么?”

    “我们的h f 继任方式,就是寻找已故h f 的转***,而h f 火化之后的白烟会指引我们灵童所在的方向,可是今天,他火化后的白烟径直飘向了你。”

    “这只是巧合而已,不能说明什么。”

    “那你眉心的卐字呢?和阿旺h f 一模一样,这怎么解释?还有,他为什么会把佛珠给你,这串佛珠是只有历任h f 才能拥有的,是h f 的信物。如果,这些都是巧合的话,那他生前留下的遗言呢?”

    “什么遗言?”

    “阿旺h f 在临终前,是否在一本经书上写着什么?”

    “他是写了什么东西,可是写的都是藏语,我们也看不懂,我们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可是我们找到了,看到了,那就是他特意留给我们的。”

    “写的什么?”

    “灾祸突降,勿寻灵童,眉心有卐,吾之继任。

    天降大任,济世救人,水之源头,万物之魂。”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也没有兴趣知道。但是我知道,你们要选继任h f 应该是去寻找转***,而不是我。”

    “我想,阿旺h f 这样着急地选择了你,那一定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会让他做出如此荒唐的决定?”

    “阿旺h f 是神,他所做的一切决定都是神的旨意,没有荒唐的选择。突如其来的灾难让我们的水源受损,很快这里的海子将会全部干涸。阿旺h f 知道,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拯救水源,而这件事情,只有h f 才能做到。我们没有时间再去寻找转***了。”马黑喇嘛说。

    “又或者……”马黑喇嘛停顿了一下,他想说什么,却犹豫了。

    “或者什么?”

    “或者,你就是他的转***。”

    “怎么可能?你看我的样子像孩子吗?”

    “因为你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我们在这里是完全与世隔绝的,从来没有过外面的人进到我们这里来,你们是唯一的,也许,这就是神的旨意。”

    “你还是没有说清楚,我不是小孩子,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大人。”

    “因为这里的时间和外界的时间是不一样的。我曾听阿旺h f 在无意间提起过,在我们这个世界之外,还有一个世界,而两个世界的时间是不一样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听不懂。”

    “我们这个村子世世代代在这里与世隔绝,是因为我们的身上有特殊的使命。我们处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不过,这里和外界的时间有一定的重合,同时,外界的时间比我们这里要快得多。”

    “什么意思?”

    “简单一点说,就是在重合的时间里,阿旺h f 正在死去,他的灵魂已经脱离了躯体,投胎到了你的身上,而你刚好出生,但是因为外界的时间过得非常快,你已经长大了并在神的指引下来到了这里,但是我们的时间非常慢,所以你才会在最后时刻见到了圆寂前的阿旺h f 。”

    徐顺听得一头雾水,他一连提出了好几个问题:

    “你们这里究竟是个什么地方?”

    “这到底是哪里?”

    “你刚才说你们在这里是有使命的,你们是谁?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马黑喇嘛说:“你的问题太多了,恕我一时不能一一回答你。有些话我现在是不可以说的,有些秘密只有h f 才知道。待你举行完坐*典*,成为真正的h f 后,我会把这里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你,那是你应该知道的。但是,这只能是在举行完坐*典*之后。”

    “什么是坐*典*?”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只有举行了坐*典*,你才能成为真正的h f 。”

    接着,马黑喇嘛告诉徐顺,坐*典*将在三天后举行。

    “等一下,我并没有答应要做你们的h f ,我不可能留在这里的。”徐顺赶紧说。

    “你是h f 这是上天的旨意。上天的旨意是不可违背的,否则便会遭到惩罚。你们既然来到这里,也是上天的旨意,你们在这里,是出不去的。”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出不去?”马黑的最后一句话引起了徐顺的注意。

    “我们这里,是没有出口的,这是一个完全与世隔绝的世界。”

    “怎么可能,那我们是怎么进来的!”

    “我不知道你们怎么会突然来到这里,也许这就是上天的安排。可是,你们还回得去吗?”

    徐顺这才想起,他们来的路已经完全断了。

    难道,他们真的出不去了吗?

    “不可能,一定还有别的出路。”

    “我不会骗你,我们这里从来没有人进来,也从来没有人出去过,也许有出口,但是没有人知道。”

    徐顺还想再说点什么,马黑喇嘛打断了他:“好了,三天之后的典礼,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这两天,会有专门的喇嘛来照顾你,还有人会教你相关的规矩和礼仪,你要好好配合。任何问题,都要等到这件事情之后。”

    马黑喇嘛说完便站起身来,往门口走去。

    “你站住,”徐顺叫道,“我不会当你们的h f 的。”

    马黑喇嘛停了一下,没有回头,直接走了出去。

    徐顺把马黑喇嘛所说的话告诉了大家。所有人都觉得很诧异,除了徐顺莫名其妙地变成了h f ,他们更想知道什么时候能够从这里出去。

    “照这么说的话,我们是要永远呆在这里,出不去了吗?……那可不行,就算你留在这里当h f ,我也是肯定要出去的,我可不想一辈子呆在这里,我还没娶媳妇呢!”耗子说。

    “一定还有别的办法吧,或者,马黑喇嘛是骗你的呢?”田田说,“要不再找别人问问?”

    “这个寺庙里,我们都没认识的人,能找谁问啊?”徐顺说。

    “也许我们可以问问达珍医生。”王峰说。

    “可是上次你也看到了,达珍医生根本不回答我们的问题。”徐顺说。

    “就是因为上次他闪烁其词,所以我才觉得他应该知道些什么。”王峰说。

    王峰和徐顺找到了达珍医生。

    他们希望,能从达珍医生这里找到答案。

    “达珍医生,请你告诉我们,如何才能从这里出去?”

    “出去?去哪里?”

    “去你们口中的外面那个世界,就是我们来的地方。”

    “我不知道你们从哪里来的。我也不知道在这个村子之外还有什么。

    “难道,你们就没有人从这里出去过?”

    “没有。”

    “从来没有吗?”

    “从来没有。”

    “这里一定是有路可以出去的,请你告诉我们好吗?我们无意闯进这里来。”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你们来到了这里,这便是缘分,为何还要出去呢?”

    “我们不是这里的人,我们是一定要出去的。”

    “我帮不了你们,我并不知道你们来自哪里,也从没听说过外面的世界。”

    达珍医生的样子很诚恳,看起来并不像撒谎的样子。

    王峰和徐顺垂头丧气地回去了。

    他们很失望,但是还是把达珍医生说的话告诉了大家。

    王峰说:“看来,这里真的没有人知道怎么出去。”

    田田说:“其实,我们可以先不着急出去,我觉得这个地方非常奇怪,这里的人都在这里干什么?徐顺为什么会成为h f ?这些,难道你们都不想知道原因吗?”

    耗子说:“我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奇怪的地方。”

    但是阿布却一反常态,说:“徐顺是h f ,这是天意,你们不能走,我不能让你们走。”

    徐顺说:“不是你让不让我们走,我们根本不是这里的人,你也不是这里的人,你是脑子坏掉了还是变傻了?”

    阿布却始终坚持,说:“你是,你就是h f ,这是神的昭示。”

    徐顺说:“我才不想当什么h f !”

    田田说:“我觉得你应该去当h f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搞清楚所有的谜团。”

    徐顺说:“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不需要搞清楚。”

    田田说:“你不好奇吗?马黑喇嘛给你说过的,他们的使命,还有一些只有h f 才能知道的秘密,你不想知道你当了h f 以后,他们会告诉你什么秘密吗?”

    徐顺烦了,说:“我不想知道,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什么h f ,你们谁爱当谁当去。”

    田田说:“这可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要是阿旺h f 选中的是我,那我也乐意当啊,可惜不是。”

    徐顺说:“你怎么就那么好奇呢?知道好奇害死猫吗?”

    田田说:“人啦,一定要有探索到底的精神,遇到不明白的事情我们应该想办法弄明白。”

    她顿了一下,很神秘地问大家:“你们听过九寨沟的传说吗?”

    “什么传说?”徐顺问。

    “传说,九寨沟是天上的一个神仙用法术创造而来的。她造出了九寨沟之后,还在这里造了个与世隔绝的村子。而这个村子里的人的使命就是世世代代守护这里的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就是九寨沟的水源。”

    “那你告诉我,水源在哪里?”徐顺问。

    “我怎么知道水源在哪里,只是马黑喇嘛不是告诉你水源受损了吗?所以这些海子才会枯竭。”

    “这跟我们没有关系,你们还好,就算不走,在这里也有吃有喝,可是我呢,却要被推出去当和尚,我还这么年轻,我才不要去当什么和尚!”

    “不是和尚,是h f ,是神一般的存在,你应该高兴才对。”

    “谁高兴谁去,反正我是绝对要走的。”

    杨丽突然冒了一句:

    “你们别吵了,你们想走,我更想走”,她指了指自己的腿,“可是我现在这样,站都站不起来,怎么走?”

    “是啊,现在我们也走不了,就算要走,大家也等杨丽的腿好些了再走,好吗?”石头哀求着说,“我保证,等她的腿稍微好一点点,我们立马跟你们走。可是你们也看到了,她的腿感染成了这样,现在必须在这里治疗,不然这腿就废了,你们不能扔下我们就走了啊,我们一起来,也得一起走啊,是不是?”

    石头看了着王峰。王峰想了想,说:“我们走,是肯定要走的,只是杨姐的情况现在没有办法走,我们也不能丢下他们在这里不管,等她好一点再走吧!”

    王峰又走过来对徐顺说:“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可是现在没有出去的路,你就算走,又能走到哪里去呢?”

    徐顺一时竟无法回答。

    王峰接着说:“等过几天,杨姐的腿好些了,我们再走不迟。而且我们也能趁这几天的时间再去打听打听,说不定能找到出去的路呢?你说是不是?”

    徐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王峰又说:“那就这样吧,大家现在都稍安勿躁,杨姐你先安心养伤,我们保证不会单独丢下你在这里的,要走,大家就一起走。这两天我们再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找到出去的路。”

    大家一时也都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只能呆在寺庙里继续等待。

    夜晚的寺庙终于安静下来了,白天那热火朝天的景象和袅袅不绝的诵经声已经消散了,寺庙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折腾了一天,惊吓了一天,大家都已经疲惫不堪,在这安静的夜晚里,他们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可是徐顺的心里却一直忐忐不安,他无法入睡。半夜,他摇醒了耗子,悄悄地把他叫到外面来。

    “耗子,你想出去吗?”

    “我肯定想啊,废话,留在这里干嘛。”

    “那我们俩跑吧!”

    “跑?怎么跑?”

    “就现在,趁他们睡着了,我们就开溜。”

    “可是王峰不是说过,等过几天大家一起走吗?”

    “你傻啊,几天是多少天?那杨丽的腿没有十天半个月能好吗?我们真要等到那时候啊?”徐顺又说,“再说了,三天后就是坐*典*了,我等不了了。”

    “那你什么意思?”

    “现在就走,就我们俩,跑!人多了不容易跑掉,就我们俩,没有拖累,跑得快。”

    “可是他们怎么办?”

    “我也没有办法了,不是我不等他们,你想啊,他们在这啥事没有,我是要被推去当和尚的,你说我能和他们一样吗?”

    “那倒是。”

    “别说了,赶紧回去拿东西,马上就走。”徐顺已经等不及了。

    “可是,我们去哪里啊?我们并不知道出去的出口啊?”

    “不管了,先跑出寺庙再说吧,这个地方太邪门了,先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再说。”

    “好,我听你的。”

    于是,二人悄悄潜回了他们睡觉的地方,拿上包包,准备逃跑。

    突然,耗子被一个东西绊倒了,一个扑空,整个人扑倒在地方,吓得他大叫了一声。

    徐顺赶紧捂住了他的嘴,对着他做了一个“嘘”的手势,耗子爬起来一看,原来自己绊住的是阿布的脚。

    “快跑!”徐顺小声地。,他拉起耗子,两人飞奔向门外跑去。

    阿布被耗子这一绊,猛然从梦中惊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看到两个黑黑的身影正在向门外跑去。

    阿布吓得大声喊叫起来:“不好了,他们逃跑了……快来人啦,h f 跑了……”

    阿布一边喊着,一边爬起来,衣服都顾不上穿,快速地追了出去。

    他一边追,一边大叫,这一叫,把整个寺庙的人都叫醒了。

    很快,徐顺和耗子就被逮了回来。

    因为徐顺的逃跑,寺庙被搅得鸡犬不宁,所有人都没有睡好觉。

    王峰和田田看着被逮回来的狼狈不堪的徐顺和耗子,没有说话。

    徐顺一时无法面对自己的同伴,他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行了,别说了,我们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我们也不怪你,只是明明大家都说好了一起走,你却偏偏要自己逃跑,你也太让我们心寒了。”说完,田田拉着王峰转头离去了。

    “我没有……我不是……”徐顺还想解释,可是田田拉着王峰走得头也不回。

    耗子说:“哎,这下好了,没跑掉不说,还把他们都给得罪了!”

    徐顺后悔地说:“我也没想到会这样……早知道就不跑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阿布小声地说:“你们一定都在怪我吧,是不是?其实我只是不想让你们逃跑而已。只要你们保证不逃跑,我就再也不说什么了。”他低着头,声音很小。

    徐顺看着他怪可怜的样子,说:“算了,能怪你什么……”

    马黑喇嘛把阿布和徐顺带到了另一个屋子里。

    他很有耐心地对徐顺说:

    “我知道你对自己是继任h f 一事一时很难接受,可是你就是阿旺h f 挑选的继任者,这是上天的安排。今天的事情过了就算了,以后我们也不会再提及。只是你不要再有逃跑的想法了,你能逃到哪里去呢?我们现在很需要你,只有你才能拯救我们的水源,所以我恳请你,留下来。”

    “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对,我也没想给你们添麻烦。可是我早就说过,我不是h f ,更不能帮你们拯救什么水源,我连这个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

    “你们应该知道,外面的海子已经干涸了,我们这里的水也越来越少,一切都是因为我们的水源受到了损伤。如果不拯救水源,没有了水,这里的海子和村庄最终都会消失,这里所有的人都会死去。”

    “那你告诉我,怎么救,我马上就去救。”

    “原谅我现在还不能说。我曾经说过,有些秘密是只有h f 才能知道的,我必须要在你完成坐*典*,成为真正的h f 之后才能告诉你。”

    “说了半天,就是不能说呗!”

    “对不起,为了整个村子的人,也为了整个九寨沟的水源,我必须把你留在这里。”

    接着,马黑喇嘛又很客气地对阿布说:

    “阿布,我想交给你一个特别的任务,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请大师吩咐。”

    阿布对这种寺庙高僧非常敬重,他觉得,能接受大师给他交代的任务,这是多么荣耀的事情啊!

    “谢谢你的坦诚。我想交给你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希望你能专门负责陪伴徐顺h f ,时时刻刻陪伴在他周围,保护他,不能让他有半点闪失,你可以吗?”

    “当然可以,非常乐意!能够保护h f 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阿布一听是要保护h f ,比谁都要激动。

    “好的,那徐顺h f 的生活起居就交给你了。这几天会有专门的喇嘛来教他礼仪教规,你在一旁辅助便好。”

    “好的,请大师放心。”阿布说完后,右手放在左胸口,对大师鞠了一躬。

    “嗯嗯,好,那就辛苦你了!”

    接着,他又对徐顺说道:

    “希望你也不要怪我们,安安心心地留在这里吧!”

    马黑喇嘛说完,便放心地离开了,只剩了激动的阿布和无奈的徐顺,徐顺看着阿布苦笑了一下,阿布却高兴地跳了起来。

    “你知道吗?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近身伺候过h f ,连接受h f 赐福的时候我都不敢抬头看h f 一眼,他是多么神圣啊!”阿布抬起头,一脸仰慕的表情。

    接着他又看着徐顺,说:“可是我没有想到,你居然是h f !而且我还能近身照顾你!这是我第一次和h f 的距离这么近,我的家里人都从来没有过这种机会,他们知道了一定会高兴得不得了,一定会以我为傲的!”

    “你省省吧,清醒清醒,你看清楚,我真的不是h f 。马黑喇嘛让你陪着我,只是让你监视我而已,傻瓜!”

    “我才不傻呢,我愿意!而且我看清楚了,你的眉心有卐字,你还有阿旺h f 给你的佛珠,你就是h f 。”

    “你说这个啊?”徐顺拿出包里的佛珠,说,“那我现在把它送给你,你也是h f 了。

    说着,就要把佛珠往阿布手里塞。

    阿布吓得赶紧往后退了几步,他认真且大声地斥责着徐顺:“你怎么能这样,你不可以这样对待阿旺h f 给你的东西!”

    徐顺看着此时有点认真,又有点生气的阿布,觉得他实在是傻得可爱,便说:“我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

    “你不用对我说什么,你有什么需要就直接吩咐我,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神。”阿布一副认定了徐顺就是h f 的样子,准备对他言听计从。

    “什么神,神经病的神啊!”徐顺开玩笑地说。

    阿布见徐顺如此没有个正形,便不再理会他了,徐顺看到阿布认真的样子,也觉得自己实在不该拿他的信仰来调侃他,便没有再继续开玩笑了。

    过了一会,徐顺又对阿布说道:

    “阿布,我是说真的,我真的不是h f ,你就不要看着我了,好不好?”

    徐顺试图再次说服阿布,他还是不想放弃,他不想阿布真的时时刻刻在他身边监视他。

    “你是h f ,只是还没有举行典礼而已。坐*典*之后,你就是h f 了。”

    “你怎么还不明白我说的?我不想呆在这里,不想你守着我,我想让你放我走。”

    “我不会放你走的。马黑喇嘛说了,只有你,才能拯救他们的水源。为了整个村子,我不会放你走的。”

    徐顺想着,看来,想要阿布主动放自己走是不可能的了,阿布这条路是行不通了。

    接着,他又想了各种各样的办法,试图支开阿布,可是阿布始终在他身边,寸步不离,徐顺所有的想法全部化为泡影。眼见逃跑无望,徐顺也就不再折腾了。

http://www.dlcbjx.com/20_20334/90806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dlcbjx.com
棉花糖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lcbjx.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