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村庄的秘密 > 第十章 祖奶奶的奇妙经历
    我的祖奶奶名字叫英娥,出生在一个地位显赫的官宦之家,她的父亲是当地的大官。我的祖奶奶算是正儿八经的名门之后,大家闺秀!她从小饱读诗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因为父亲官职的缘故,她的家里收藏了各种各样的书籍和画册,各地风土人情的文献等等。所以我祖奶奶在年轻的时候便已学富五车,才高八斗,是当地有名的才女。

    我的祖奶奶特别喜欢研究各地的风土人情,对异域文化尤其感兴趣。有一次,她的父亲带回了一本游历画册,是一个外国人所绘,描述的是他的中国之行沿途经过的各个地方的风土人情。其中,一座特别的藏族佛学院,吸引了她的注意。

    画册上的佛学院非常壮观,一片片密密麻麻的红房子连在一起,构成了一片红色的海洋,红色的海洋蔓延了整个山谷。一座座红房子,就像是山谷里开出的一朵朵红色的浪花,在灿烂的阳光下,耀眼夺目。

    山谷的红房子簇拥着中心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那便是一座佛学院。无数虔诚的人们在这里祈祷,无数身着红色衣服的喇嘛在这里穿梭。仿佛能听到那经殿里传出的阵阵诵读,仿佛能闻到那经殿里飘出的焚香的味,仿佛能看到那些叩拜的人虔诚的内心。

    英娥被这场景深深吸引,她多么希望自己能置身其中,亲自去感受那让人心灵震撼的红色!

    她向父亲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她想走出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看一看那个神奇的地方。她日日期盼,夜夜思索,那一片片红色总是时不时出现在她的梦里,像有一股魔力一样,不停在召唤着她,在轻轻呼唤着她。

    她的想法遭到了父亲及全家人的强烈反对,一个闺阁姑娘,竟要远行去那蛮夷之地,传出去成何体统!

    父亲不愿再听她哀求,更不愿让外人知道她荒唐的想法,于是将她囚禁起来。可是英娥是一个性子何等刚烈的姑娘,她一旦决定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何况,那片红色的世界如同一个有生命的精灵,无时无刻不在召唤着她。她找了一个机会,逃了出来。

    临走时她给父亲留了一封信,信上写到:父亲大人,原谅女儿不孝,违背了您的意愿。我只愿去圆心中梦想,了却牵挂,他日必定归来。

    就这样,英娥走了,独自一人,带着那本画册和几本书籍,踏上了她的征程,向着那梦里的远方。

    沿途风霜雪雨,历尽艰辛,虽困难重重,但所见所闻的新奇早已让她忘却了艰难险阻,那充满神秘魅力的藏族文化成了她精神上的指引,那些沿途磕长头朝拜的人给了她信仰,一路陪伴着她走到了那片红色的海洋。

    到了之后,英娥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她被这些红色的浪花所包围,尽情地享受在这片红色的海洋里。闭着眼睛,呼吸这焚香散发出的香味,让诵经声萦绕耳旁,她放下了心中所有的杂念,世界变得安静了,她这一路而来的艰辛和疲惫也消散了。

    休息片刻之后,英娥沿着这些红房子旁边的楼梯往上爬,来到了山顶的寺庙。寺庙庄严宏伟,金碧辉煌,无数虔诚的信徒在这里朝拜,他们双手合什,高高举过头顶,然后到心间,然后整个身体俯趴在地上,磕头,再站起来重复相同的动作无数次。在来的路上,英娥已经见到过很多朝拜的人,一路磕头前行。此时在这庄严的寺庙前,她才真正感受到这份信仰的力量。她不禁也双手合什,举过头顶,到心间,整个人趴在地方磕起头。以前英娥从不信佛,如今她却不知道自己为何会不自禁地跟着磕起头来,好像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在驱使着她的内心。

    英娥独自欣赏着这份独特的美丽,久久不愿离开。眼看着天快要黑了,英娥决定在这里找一户人家过夜。

    她尝试性地敲了几户人家的门。门开了,可是别人都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即使她双手又比又划,别人还是对她不断地摇头。

    英娥感觉有点不知所措了,她开始担心起来,如果天黑还找不到借宿的人家,那她在这寒冷的黑夜里该何去何从呢!

    英娥坐在了路边,一筹莫。她不知道接下来要去哪里,或者是不是应该继续尝试去敲那些依然可能会拒绝她的人的房门。

    正在她发愁的时候,一个年轻的喇嘛提了一桶水从她旁边经过。他看起来年龄与她相当,长得一张无比俊俏的脸,脸部轮廓分明,浓眉大眼,只是眉宇之间透着一股青涩,高原红导致的红红的脸蛋让他看起来越发的稚嫩和羞涩。

    英娥一下子被这张脸孔迷住了,她望着迎面而来的他,不肯将眼神从他脸上挪开半分。此时,年轻的喇嘛也注意到了她,她热情期盼的眼神像要喷发出来的火焰,让小喇嘛觉得脸颊一阵发烫。他偷偷看了一眼她的脸,便慌忙将目光移去,心跳得厉害起来,无数小鹿在心里乱撞,他加快了行走的步伐。

    “小师傅,请等一等!”要看小喇嘛加快步伐往前走了,英娥赶紧叫住了他。

    “你,有什么事吗?”小喇嘛害羞地问。

    “你会说汉话?”听到小喇嘛这么一问,英娥突然高兴起来,这个小师傅居然会说汉话,看来有希望了。

    “嗯,会一些。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请问小师傅,附近有可以借宿的地方吗?”

    “这里吗?这里没有,这些都是当地人的房子。你如果要找住的地方,要去集市才能找到。”

    “集市在哪儿?离这远吗?”

    “挺远的,要走两个时辰。”

    英娥看了看此时的天色,天空中已经看不到亮光了。如果此时再出发去集市,那是不现实的了。她又问小师傅:

    “请问小师傅,你住在这里吗?”

    “是的,前面那个房子就是我住的地方。”小喇嘛给她指了指。

    英娥顺着小喇嘛的手指看过去,那是一栋还算精致的红色小木屋。虽然大体看起来和周围的红木屋并无太大区别,但是这个房子的外墙的木头上却画了一幅白塔的画,让这个小房子在一片红色中显得特别独特而显眼。

    “我……今天晚上可以在你家借宿一晚吗?……我知道这样可能不太合适,但是我实在找不到住的地方了。……”英娥尝试性地,小声地问小喇嘛。她低着头,不敢抬头看小喇嘛的眼神。

    “可是,你是一个女孩子,这样不合适。”小喇嘛很害羞,赶紧拒绝了她。

    “没关系的,我可以睡地上或者角落,只要让我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就行了。”找不到住宿的英娥此时只是希望有个落脚之地便已经很好了。

    “可是……”

    “求求你了,收留我一晚吧,我真的无地可去了。”英娥好害怕小喇嘛真的拒绝了她,这样的话,她只能在寒夜里露宿路边了。

    “那……好吧……,跟我走吧!”小喇嘛犹豫了再三,可是看着她可怜的模样,不忍心让她露宿在外面,最后还是答应了她的请求。

    英娥跟在小喇嘛的身后,来到了别致的小屋子里面。

    屋子里的炉子碳火正烧着,英娥进来就觉得周围暖暖的,她心里想着,有个这样的落脚的地方真是太好了,一想到黑夜里的寒冷,英娥突然感到庆幸起来。

    “晚上你住这里吧!这个屋子有碳火,会睡得温暖。”小喇嘛对她说。

    “好的,谢谢!”英娥真是感激不尽,可是,她突然想起来,问道,“可是,你住哪儿呢?”

    “我住隔壁。”

    英娥看了看隔壁的房间,没有床,也没有炭火,冷冰冰的。

    “可是隔壁什么都没有啊,怎么睡呢?”

    “没关系,我可以靠墙根睡地上。”

    “那怎么行呢,那个屋子没有碳火,晚上多冷啊!”

    “没事,一晚上很快就会过去的,我看看书就睡着了。”

    “你喜欢看书吗?”听到小喇嘛说看书,英娥突然就来了兴趣

    “是的,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看。”

    英娥这才发现,这个房子里面很简陋,只有一张床,一个炉子,和一张堆满了书的桌子。

    “这些都是经书吗?”英娥指着桌子上的书问。

    “有些是经书,有些不是。”

    “不是经书?那是什么?”

    “什么类型的书都有。”小喇嘛回答。接着他又说:

    “你休息一下吧,我再去打一些水回来。”

    说完,小喇嘛提着水桶又出去了。

    英娥一个人在屋里无聊起来,她随手翻了翻桌上的书籍。

    一本诗集引起了她的注意。她翻开第一页看了一下,便再也停不下来。

    这个叫仓央嘉措的名字,第一次深深刻在英娥的脑海。他那些充满爱意的情诗就像一杯可口又清甜的茶,让人忍不住一遍又一遍地细细品味。英娥深深被这些深情的文字吸引,她沉醉在诗里无法自拔。这个浪漫多情的人儿所写的每一个字都让她深深迷醉,以至于小喇嘛回来她竟然都毫无察觉。

    “你也喜欢仓央嘉措的诗句吗?”小喇嘛问。

    英娥被这突然的询问吓了一大跳,这才回过神来。

    “我是第一次知道这个人,也是第一次读他的诗。”

    “他是历史上最富有争议也是最有才情的喇嘛。”小喇嘛说。

    “你了解他吗?”英娥问。

    “了解,也不了解,不过我能读懂他,从他的文字里。”

    “就和我现在一样?我也觉得我懂他。”

    “是的,我每一次读他的诗都和现在的你一样,深深着迷。”

    “能和我说说他的故事和他的诗吗?

    “当然可以,如果你喜欢的话。”

    小喇嘛给英娥读仓央嘉措的诗,英娥在一旁细细聆听着,那深情的语言,那忧郁的眼神,竟让英娥有了一丝错觉,好像仓央嘉措就站在她的跟前......

    小喇嘛给英娥讲仓央嘉措和玛吉阿米的故事,他深情凝视着英娥,就像仓央嘉措深情凝望着玛吉阿米,二人就这样,把自己当成了故事的主角,在彼此的理解和爱慕中感受着这些文字里所讲述的深情。

    这一夜,他们一起读诗,一起探讨。炉子里的碳火换了一批又一批,不知不觉,竟已到了天亮。

    “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小喇嘛说。

    “是啊。”英娥答。

    “你要走了吗?”小喇嘛又问。

    “是的。”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小喇嘛看着这个陪自己读了一夜诗的姑娘,竟有一丝不舍。

    “我叫英娥,你呢?”

    “我叫彭措。”

    “谢谢你彭措,再见!”

    英娥起身准备离开了,但是她却迈不动步伐。突然感觉鼻子一酸,她竟然忍不住难过起来。

    “你……可以再留一天吗?”彭措问,说着,他低下了头。

    “啊?……”

    “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晚上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我想你一定会喜欢的。”

    “什么地方?”

    “我现在可以不说吗?我想给你个惊喜。”彭措的脸红扑扑的,似苹果一般。

    英娥不再问了,她转身放下了包裹。心里窃喜,不是我不走,是你要我留下的,因为你要给我惊喜我才留下的,可不是什么其他原因,英娥自顾自的在心里说服着自己,给自己找留下来的理由。

    “我要去学习做功课了,你可以呆在这里看书或者自己逛逛,晚上我来接你。”

    彭措说完拿了几本经书便奔佛学院去了,留下了孤独的英娥一人。

    英娥决定在这里好好看看书,自从她从家里逃出来以后,到现在,她已经许久没有好好地安安静静地看过书了。

    彭措的桌子上堆的书真是五花八门,除了一摞经书,还有诗集,画册,花卉等等。而且彭措说过,这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英娥自诩从小饱读诗书学富五车,但她觉得彭措的学识并不在她之下,甚至和她旗鼓相当。她不禁感到惊奇,没想到在这里竟能遇上如此博学之人,只可惜他没做大官而做了喇嘛!

    英娥觉得这一天的时间过得短暂又漫长,短暂的是在读书的时候完全着迷,几乎感受不到时间的游走,漫长的是每当停歇下来的时候,总时不时地向屋子外面张望,似乎是在盼着某一个人。

    英娥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对才刚认识的喇嘛起了一丝情愫。这情愫说不上是崇拜?还是怜悯?还是期望?

    崇拜的是他的学识,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英娥感觉遇到了知音,她想的他懂,他的心她也懂,他们相互交流可以从古时谈到现在,从天南谈到海北,从天气谈到饮食,从小孩谈到老者,从贫穷谈到富有,从欢笑谈到悲伤,这是在英娥以往的生活中不曾发生过的,这样的人也是她从未遇到过的,她对彭措是一份尊崇和敬意。

    但她对他又怜悯,怜悯他只是个穷苦的喇嘛,有一身的才情和学识却不能大展拳脚,不能当大官,不能享受荣华富贵,不能享用山珍海味,不能一睹世间繁华,只能屈居在这里,在这个天气恶劣,条件极苦的地方,把自己一身才华隐藏起来,做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喇嘛。

    但她对他又充满了期待,这是一份什么样的期待?期待他走出这里去见识外面的风花雪月,繁花似锦,还是期待有朝一日他能平步青云?都不是,原来她的期待只是希望自己能安静的呆在他的身旁,听他给她读仓央嘉措的诗,给她讲那些她不曾听过的故事。

    英娥在煎熬和期待中度过了一天。已到黄昏时刻,彭措应该快要回来了吧,想着她走出了屋子,想悄悄地去迎接那个她期盼的身影!

    此时已是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像一颗颗晶莹的珍珠撒遍了大地,美丽的红房子在这红色的夕阳下被映照的更加鲜艳夺目,这是一种充满了生命的颜色。这些阳光在跳动,像调皮的精灵,映照在她的脸颊。

    她站在夕阳下,任夕阳的余光照耀着她的眼睛,她半眯着双眼,嘴角扬起微微的笑容,尽情地享受着这美好的时光。这情景就像一副美好的画卷,而她就是画里那最美丽的人儿。

    彭措回来了,远远地看见了站在夕阳里的美人。他一时竟惊呆了,看得入了神,她真美,比藏族的色嫫女神还要美,比天上的仙女还要美!彭措舍不得挪开双眼,他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她,就像看见了自己的玛吉阿米。

    英娥睁开双眼,转头看到了不远处的彭措,她高兴地冲他挥挥手,大声叫道:

    “嗨,彭措,我在这里!”

    彭措被她这么一喊,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向着英娥走来。

    “你怎么才回来呢,太阳都快落山了!”英娥竟有一丝撒娇般的抱怨。

    “是啊,我们每天都要学习经文到这个时候。”

    “这里好美啊,特别是这个时候,阳光暖暖的柔柔的。”英娥说着,再次半眯着眼睛享受起这阳光来了。

    “是的,这里一直都是这么美丽!”

    “对了,你不是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吗?”英娥竟怕彭措忘记了他们的约定,开始提醒起他来。

    “嗯!”彭措点了点头。

    “什么地方?”

    “去了你就知道了。”

    “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英娥已经迫不及待了,她不知道彭措要带她去哪里,她对彭措口中所说的那个她一定会喜欢的地方充满了好奇。

    彭措带着英娥来到了山谷的后山,对英娥说:“我们从这里上去,到了山上,你就能看见了。”

    英娥跟着彭措一起,两人往山顶走去。

    沿途的山上是成片盛开的各种野花,五颜六色,缤纷异常。有红色的,黄色的,蓝色的,白色的,粉色的,有大的,有小的,有圆形的,有扇形的,有香气扑鼻的,有清香淡雅的,有怒放盛开的,有含苞待放的,有高高窜出草头的,有藏在草地的绿叶中的,错落有致,纷繁交错,像一副巨大的鲜花地毯,把整个山谷都铺满了。

    微风阵阵袭来,浓郁的花香中又夹杂着丝丝泥土的清新气息。远处一群牦牛在悠闲地啃食着地上的青草,旁边看似是牦牛的主人的一位大叔正在磕头朝拜,一切都是那么美丽,那么和谐。

    英娥生平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景象,不禁感叹起来:

    “这个地方实在是太美了!”

    夕阳一点点落下,洒下的余晖正在慢慢消散。英娥和彭措一路有说有笑,英娥竟没感觉到爬山的辛苦,他们终于在最后一丝光亮消失前到达了山顶。

    “就是这里了!”彭措带英娥来到一块大石头的旁边,示意她坐下,然后对她说,“你转过身,往下看!”

    英娥转过身来,向着山谷望去,她被这情景惊呆了!她瞪大了双眼,张大了嘴巴,一时竟失了神,半天之后才终于缓过神来,情不自禁地大叫道:

    “天啦,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此时的山谷已不再是白天的模样,而是星光点点,无数密密麻麻的烛光从红房子里面透出来,把整个山谷装点成了一片朦朦胧胧的红色,像一袭红色的轻纱,若隐若现,若即若离。

    那些红色的光亮跳动着,像捉不住的精灵,来来回回地在红房子里面穿梭。它们比天上的星星还要调皮,还要可爱,它们让夜晚的山谷变成了一个精灵舞动的舞场。

    这片山谷在夜晚活了起来,满是生命的光亮,灵魂的跃动!

    “彭措,这真是太美了,比天上的星星还要美丽!比绚烂的烟花还要美丽!我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地方!”英娥激动地说。

    她已经找不到什么词语来形容这美好的夜晚了。

    “我说过你一定会喜欢这里的。”

    “是的,我已经爱上了这里,我都不想离开了。”

    此时英娥是真的不想离开了,因为这是她见过的世上最美的风景!

    “来,彭措,坐我的旁边吧,我们一起欣赏这美丽的夜晚!”英娥对站在旁边的彭措说道。

    彭措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还是在英娥的旁边坐了下来。

    两人就这样并排坐着,没有说话,夜晚很静,静得能听见彼此的呼吸。

    “彭措,你经常来这里吗?”英娥先打破了这尴尬的安静。

    “是的,自从我在这里来学习之后,就经常一个人到这里来,我喜欢山谷的夜晚。”

    “你到这里来学习?你不是这里的人吗?那个房子不是你的吗?”英娥吃惊地问。

    “不是我的,是别人租借给我的,我不是这里的人,学习完了之后我就要回到我本来的地方。”

    “那你以后还会再来吗?”

    “十二年才会来这里一次。”

    “那你这次走了的话,就要十年后再来这里了?”

    “是的。”

    英娥没有想到,原来彭措并不是这儿的人,他学习完后还会离去。那他的家在哪里呢?

    英娥又问:“你是哪里的人啊?你的家在哪里?”

    “我的家在一个很遥远的地方,但那里很美,有雪山,有湖泊,有草地,有牛羊,和这里一样美丽。”彭措说着,眼神充满了温暖,好像看到了他远方的家一般。

    “也是一个藏族村子吗?”

    “是的。”

    “好想去看一看啊!我看到书上描绘的藏族村庄又美丽又神秘。可惜我还没有真正走进藏族村落去看过。”英娥对彭措口中所说的那个美丽的藏族村子充满了向往。

    “你想去看藏族人的村子吗?想去的话我可以带你去,翻过这片山谷前面就有个村落。”彭措看着英娥期盼的表情,他想帮她实现她的梦想。

    “真的吗?太好了!你一定要带我去看一看。”英娥高兴地大叫起来。

    她看着彭措,充满了谢意和爱意的眼神。

    没过多久,彭措就带英娥来到了这个村庄。

    这里的天特别蓝,几朵洁白无瑕的云朵飘在半空,在蓝天的映衬下,像一朵朵挂在天上的棉花糖,诱人极了!蓝天下面是一座不高的山坡,山坡下是一片宽阔的草地,遍地的野花把这片土地装点的五彩缤纷,牦牛在草地上悠闲地晃荡,一条不宽的小河在草地中间蜿蜒流淌,蓝色的天空倒映在纯净的河水里,把河水也映成了蓝色,河水轻柔地流淌着,就像一条舞动在草地里的蓝色丝带。

    英娥高兴地在草地上奔跑起来,她高兴得抑制不住自己的喜悦!可是她又心疼,怕踩伤了那些美丽的花儿。她索性躺了下来,双手枕在头上,闭着眼睛享受起这份惬意来,不知不觉,她居然进入了梦乡。

    英娥做了一个甜甜的美梦,梦见自己被鲜花包围了,空气里弥漫着醉人的花香,让她陶醉不已!忽然,她感觉鼻子边一股强烈的花香袭来,她慵懒地睁开了双眼,彭措正拿着一把采来的野花放在英娥的鼻子前。

    “香吗?”彭措问。

    “香。”英娥点点头。

    “喜欢吗?”

    “喜欢。”

    “送给你的!”彭措高兴地把手里的花儿递给了英娥。

    “的确是美,可是,你把它们摘了,它们就没有生命了。”英娥叹息道。

    “美好的花儿为美好的人儿盛开,你是美好的人儿,它们为你而盛开。”彭措说。

    英娥心里突然涌起一股暖流,她望着彭措温柔的双眼,这是一种爱的眼神,她不禁砰砰地心跳起来!

    “别动!”彭措对英娥温柔地说道。

    说着,他取出了一朵浅蓝色的小花,轻轻地插在了英娥耳旁的头发上,他看着英娥的眼睛,说:“你真美!”

    英娥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她看了一眼彭措,那种眼神她能感觉到,是爱意,是仓央嘉措的诗里所写的爱意。

    她手足无措起来,与彭措四目相对让她心跳加速,她赶忙低头整理衣服,离开那让她心慌意乱的眼神。

    他们沿着草地边的小路一直往前走,沿途零星散落着藏族人居住的小木屋。他们在一座小木屋前停住了脚步。

    小屋的跟前是一片开阔的小院,地上用很多红色的石头垒起了一个高高的玛尼堆,玛尼堆的顶部放了一座小小的白塔,几根哈达缠绕着白塔和石堆,一个中年男人手里拿着佛珠,正在绕着玛尼堆一遍一遍地念诵着经文。

    一个老者正靠在院边的一颗大树下,和旁边玩耍的孩子在嬉笑着,几个孩子正在追逐打闹,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小院里。

    小屋的屋顶飘出缕缕炊烟,一定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在为她的家人们准备可口的饭菜!

    “多温暖的情景啊!”英娥感叹道,“希望我以后也有这么可爱的孩子和这么温暖的家!”

    彭措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是答道:“你会有的!”

    这段时间,英娥已经习惯了每天晚上听着彭措给她读诗而入睡,习惯了早上在彭措的诵经声中醒来。她好像早已没有了回家的冲动,她知道彭措在这里只有一年的时间,如今只剩下三个月了,她只想尽量多陪一陪这个出现在她生命里的重要的人。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彭措快要离开的日子。英娥心里不免生出一丝伤感,她突然不想和这个男人分开了!

    还有两天彭措就要离开了,两人即将分别。这一晚,他们又一次来到了山谷的顶上,坐在那块大石头上,依偎在一起望着山谷里的点点红色的星光。

    “彭措,你会想念这美好的夜晚吗?”想到彭措即将离去,英娥的心里充满了伤感。

    “会的。”彭措心里也有很多的不舍。

    “让我们再好好地看一看这个地方吧,以后我们可能就看不到了。”英娥心不在焉地说,她似乎有话,却欲言又止。

    过了一会,她又问道:“那你会想念我吗?”

    彭措沉默了一会,说:“会的。”

    然后他又说了一句:“永远都会。”

    英娥看着彭措,说:“那你可以不走吗?”

    彭措再次沉默了,过了一会,他说:“不可以。”

    彭措的回答让英娥很失望,她生气地问道:“为什么?”

    彭措只是沉默,没有说话。

    英娥又说:“你可以跟我回去,你有什么要做的我们都可以找人去帮你做。而且,我可以给你找一份很好的差事,可以让你把你所有的才华都发挥出来,你会成为一个前途无量的人,而不是只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喇嘛。”

    “那是你们的世界,你们的生活。我不可以。”彭措看着英娥说。

    “为什么不可以?”

    “因为我不属于这里,我要回到我来的地方去,去完成我未完成的使命。”

    “什么使命?”

    “我不能告诉你,但那是我毕生要守护的东西。”

    “都现在了,你对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吗?”英娥逼问着彭措。

    可是彭措就是沉默着,不回答。

    英娥没有办法,只好又说:“那你总可以告诉我你要去哪里吧,你要回哪里去。”

    “那个地方是你们永远也不会知道的地方。”

    “那个地方到底是什么地方?”英娥问。

    彭措再次陷入了沉默。

    “好吧,我不管那个地方是什么地方,你带我一起走吧,去你所说的那个地方!”英娥不想再追问,她已经做了最大的让步了。

    “我不能带你去,因为那个地方外人是不能去的,如果你去了,那你一生都不能再出来了。”

    “为什么?你到底有什么秘密瞒着我的?为什么不能带我去?”

    “我不能告诉你。”

    “那就是说我们一定会分开吗?”

    “是的。”彭措回答。

    英娥不想再追问,她低下了头,眼前这个男人似乎很陌生。

    彭措拍了拍她的肩膀,说:“这个,送给你。”

    英娥抬起头,他看见彭措从自己的脖子上取下了那块他每天都戴着的玉石。

    彭措曾对英娥说过,这是他一生最重要的东西,如同他的生命一样重要。

    “你不是说这是你最重要的东西吗?为什么要送给我?”英娥问。

    “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和它一样,和我的生命一样。”彭措看着英娥,眼里充满了愧疚。

    “可是,你为什么还要离开我?”英娥哭着问彭措,她的声音在颤抖。

    “别离开我好吗?”英娥接过玉石,低声地祈求着。

    彭措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把英娥紧紧搂在胸前,半晌,说了三个字:

    “对不起。”

    英娥听到这三个字,她的心已经崩溃了,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她知道彭措已经铁了心了,她再怎么挽回,也依然留不住他了。她紧紧地抱着彭措,良久,两人就这样抱着。

    然后,英娥松开了手,挣脱了彭措的怀跑,头也不回地哭着向山下跑去。

    这一夜,两人注定无眠。

    英娥还是一个人呆在生着炉火的屋子里,彭措还是一个人裹着棉被蜷缩在外屋的角落里。只是以前的每一个晚上,彭措都会给英娥读诗,直到英娥听着听着睡着了,彭措才会起身离开。可是今晚,他没有给她读诗了,屋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了彭措的声音,屋子安静得可怕。

    此时,外屋的彭措更是心烦意乱,心神不宁,他只有不断地念诵经文,试图能让自己心神安定下来。

    可是,他终究还是无法安宁,脑子里一片空白,连平常熟悉的经文也忘了。他的脑海不断闪过英娥的脸庞,这些日子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不断浮现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他不再念经文了,他停了下来。

    彭措来到了英娥的身边,此时的英娥正在低声地抽泣,彭措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庞,此时已是满脸泪痕,英娥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

    彭措心疼了,他用双手替英娥擦干泪水,再把她紧紧搂在怀里。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他们的思维在快速地碰撞,他们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

    “我不想再隐瞒你了,我把一切都告诉你好吗?”彭措终于无法忍受了,他决定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英娥。

    我从一个古老的藏族村子而来,那里美丽异常,如人间仙境,但却完全与世隔绝,孤独而神秘的存在着。外面的人不知道世上还有这个地方的存在,里面的人也不知道外面还有如此广阔的天地。几百年来,这个村庄就这样不被世人所知的存在着。里面的村民都以为那是他们全部的世界,他们并不知道里面有一条通向外界的路,因为这条唯一的通道只有一个人知道,那就是里面寺庙里历任的活佛,除了活*再无人知晓。

    活*每一年会有一次为期一个月的闭关修炼,村民和寺庙的喇嘛都知道活*闭关修炼去了,但是并不知道活*去了哪里。而这段时间就是活*出来外界学习的时间,就像我现在这样。我们出来会学习文字,语言,佛经等等,然后回去再把这些所学的东西教给里面的人。

    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明明有通向外界的路却不让里面的人知道呢?为什么不让里面的人出来,让外面的人进去呢?

    因为那个地方不能被发现。那里的村民世世代代守护在那里,从祖辈传下来的祖训,就是他们一生都不能离开那个地方。而且他们也一度以为那个地方根本就没有通向外界的路。因为他们的使命就是守护里面最大的秘密,九寨沟的水源。如果水源受损,那九寨所有的湖泊都将干涸,这个人间仙境将不复存在。

    传说九寨的湖泊是一位仙子流下的眼泪幻化而成。这个仙子来到人间游玩,无意中邂逅了一位英俊帅气的藏族男子,两人很快坠入爱河,如胶似漆。仙子决心留在凡间与男子相守,不愿再回天庭。此举惹怒了玉帝,他毫不留情地处死了男子,一把大火在此烧了三天三夜,将男子化为了灰烬。

    仙子悲痛欲绝,她流干了所有的眼泪,直到她再也流不出泪来。她挖出了自己的一只眼睛,将最后一颗泪珠洒向了男子被烧死的土地。这颗泪珠坠地,溅起的泪花顿时幻化成了108个形态各异的海子,这些海子镶嵌在这片土地上,晶莹剔透,像一颗颗珍珠,炫耀着夺目的光芒。周围被大火焚毁的一切也重新焕发了生机,小草绿了起来,大树长出了枝条和绿叶,一切都回到了她和男子初次相遇时的模样。

    这熟悉而美好的场景勾起了仙女往昔美好的回忆。她不想让这一切消散,她决心要把这些美丽动人的海子保护起来,让它们永不干涸,永远守护着这片她爱过的地方。于是她将这颗眼珠幻化成了一个水源嵌入了地层深处,有了这个水源,这些海子的水便会源源不断,永不干涸。

    为了守护好这个水源,她在一个夜晚把附近的一个村子悄悄地整体搬移到了地层下方,然后抹去了村民所有的关于外界的记忆,而把这些记忆只留在了一个人的脑海里,那就是寺庙的活*。仙女出现在了活*的梦里,她告诉了他全部的事情,并要他记住,这个村子的人要世世代代守护在这里,守护这个水源。

    因为水源是重要的秘密,不能让村民知道,也不能让外界的人知道,所以仙女在村子和外界之间设了一道屏障,而水源就是从里面打开这道屏障的钥匙。

    同时,她赐给活*一串特别的佛珠,告诉他,想要从外界穿越屏障再回来,佛珠是唯一的法器,只有活*手持佛珠并念诵正确的咒语,才能从外界打开屏障。所以,除了活*,外界是没有人可以进去的。

    仙女赋予了活*这个特殊的权利,但是,活*必须永远保守这个秘密,只能将它再传给下一任活*。除了活*可以在里面和外界之间来回,其他人都不可以,这个村子必须永远与世隔绝,里面的人不可出去,外面的人也不可进来。如果活*违背了誓言,那他将受到上天的惩罚。

    英娥听完彭措的讲述,惊讶得说不出话来:问:“你所说的都是真的吗?我无法相信,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神奇的地方存在?”

    “我知道你很难接受,很难相信,可是,这就是事情的真相。”

    “所以你就是那个活*?”

    “是的!”

    “等等,你刚才说你们的活*每年出来修行一个月,可是你在这里,明明已经呆了一年了啊?”

    “因为结界的缘故,我们的时间比你们要慢很多,我们的一个月就是你们的一年。因为守护水源是一个长达千年万年的过程,所以仙子设下结界,改变了时间,让我们的时间过得很慢很慢。”

    “原来,这真的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说不能带我一起走的原因?”

    “是的。”

    “如果你带我回去了,会怎么样?会有怎样的惩罚?”

    “我不知道。”

    两人陷入了沉思。

    过了一会,彭措问英娥:“如果我带你一起回去,你愿意去吗?”

    “你说什么?可是,你不是说过不可以带我回去吗?你会受到上天的惩罚的。”

    “我不怕,虽然,我不知道是怎样的惩罚。但是我不想和你分开,只要能和你多呆一起哪怕一天,付出再多我也愿意。所以我一定要带你回去。”彭聪看着英娥,他已经做好了决定。

    “可是,我怕!”

    “你怕什么?”

    “我怕你受到惩罚,我怕失去你。我想你好好的活着。”

    “可是,如果我们现在分开了,你会高兴吗?”

    “不会。”

    “我也不会。而且永远都不会再高兴了。与其这样过一生,我不如现在带你回去,不管将来会发生什么,我都会用我的生命来保护你,守护你。”

    “彭措,你真的想好了吗?你真的要带我回去?”

    “我想好了。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你一旦跟我回去,那你便终生都不得再出来,你将完全与这纷繁的世界隔绝。你耐得住那份寂寞吗?”彭聪问道。

    “还有,带你回去后我却不能让旁人知道你的来历,为了隐藏你的身份,在别人面前你只能做一个装聋作哑的聋哑人。你能做到吗?”彭聪继续问道。

    “我能!只要你愿意带我一起,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只要每天能陪在你身边能看到你,那我也就满足了,此生有你,足矣!”英娥斩钉截铁地说。此时,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她抛到了脑后。

    他们看着彼此,眼里充满了信任和坚毅,他们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切未知的准备。

    就这样,彭措带着英娥回到了那个古老而神秘的地方。

    英娥留在了寺庙,平时负责打扫卫生,端茶递水,照顾活*的生活起居。遇见有人询问英娥的来历,彭措只说英娥是他在村子里面偶然遇到的,天生聋哑,无亲无故,便才把她带回了寺庙。英娥对比也毫不介意,快乐地做着别人眼中无关紧要的聋哑女。

    他们的生活安静,快乐,充实,平淡。有的时候彭措也会带她走出寺庙,去山上看看牦牛,去田里采采野花,兴致来的时候,也会为英娥读读经书,或为她写上一些充满爱意的诗句。

    只是,好景不长,从外面回来之后,彭措的身子便一天不如一天了,他好像生了一场奇怪的病,却谁也诊断不出来他究竟得了什么病。他日渐消瘦,精神萎靡,有的时候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英娥担心彭措的身体,每天寸步不离地守着他,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可是不管他们用尽怎样的办法,彭措的身体都没有一丝好转。

    这个时候,英娥发现自己怀孕了,她高兴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彭措。许久没有精神的彭措眼睛里突然焕发出了光亮,他的嘴脸浮现出久违的笑容,此时他好像全身都充满了力量,竟忘情地把英娥从地上抱了起来。

    “快放我下来,小心被人看到。”英娥轻轻捶打着彭措的胸口,让他赶紧将她放下。

    彭措这才高兴地把英娥放了下来。

    “你看起来精神好多了!”英娥说。

    “是吗?因为我真的太高兴了!”

    彭措忘乎所以,还沉浸在这份突然的喜悦中。但随即,他开始担忧起来。他思索了一会,对英娥说:

    “我要送你出去!”

    “什么?”英娥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你怀孕了,不能再呆在这里。如果被别人知道你怀孕了,那他们会烧死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的。”

    “为什么?”

    “因为他们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你孤身一名女子,又生活在寺庙里,如今怀孕了,他们会怎么想?这种行为在这里是绝对不允许的。为了维护寺庙的尊严,他们会处死你和你的孩子的。”

    “怎么会这样,那我们应该怎么办?”英娥开始害怕起来。

    “听我说,你要听话,带着我们的孩子出去,给他和你自己一条活路。”彭措认真地对英娥说。

    “可我们不能离开你,你现在这样我怎么放心!孩子也不能没有父亲。况且你说过,我来了便一生都不能离开这里的。”

    “现在不一样了,你有了我们的孩子。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我的时日已经不多了,你心里也很清楚,只是我们不愿面对现实而已。可现在我们必须要面对了,我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以后不能再继续守护你们,所以你们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吗?如果活*违背了诺言,他将受到上天的惩罚,如今已经应验了,我已无所畏惧,不管怎样,我一定要把你送出去。”

    “不,我不走,我要陪着你,哪怕只有一年,一个月,一天,我也要陪着你一起走完剩下的日子。”英娥哭着说。

    “不用了,你越早走越安全,如果被他们发现了,那就想走也走不了了。趁我还能走路,让我送你出去,否则当我不在了的时候,你想出去也出不去了。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记住一点,万万不可对外人说起你的经历,把你在这里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忘记。”

    “不,我不会走的,我不能离开你!”

    “你和孩子平安,就是我此生最后的心愿了。你出去了我才能安心地离开这个世界。”彭措深情地对英娥说。

    英娥抱着彭措痛哭起来,她不知道这一离别是否就是最后一别了。

    “那等我生完孩子,我就带着他来找你,好吗?”英娥哭着问。

    “不用徒劳了,你知道的,你们是进不来的。等孩子生下来,我可能早已离开这个世界了。不要想着来找我,重新开始你们的生活吧,把这一切的记忆都藏在心里,或者彻底忘掉,包括我。”

    “不,我做不到!”

    “你可以的,这只是一场梦,梦醒了,一切都不一样了!”

    就这样,彭措强撑着身体带英娥来到了通往外界的交界口,他使出全身的力量,打开了屏障。可此时水源却像沸腾的开水一样不断涌出密集的气泡,屏障剧烈地摇晃起来,它在慢慢地收紧,通向外界的路变得若隐若现越来越模糊,好像马上就要消失了一样。彭措见状,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将英娥推上了通向外界的路,同时将那块玉石放在了英娥的手心里。

    英娥来不及反应已被推向了通往外界的路,她回头张望,见彭措对她大声喊着:

    “记得把它留给我们的孩子!……”

    英娥被外界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吸引着无法挣脱,她看到彭措的脸变得越来越模糊,最后屏障消失不见,彭措的脸也一同消失了。

    英娥重新回到了这个她熟悉的世界。这个世界却变得如此陌生,原来他们在里面只过了一年的时间,在这外面却已经过了十二年了。

    她回到了她的家里,她的父母已经明显的衰老了。这些年他们费劲心思寻找女儿的下落,结果都是杳无音讯。他们已经不抱希望了,他们甚至已经接受了女儿已经不在这个世上的事实。突然出现的英娥让他们吃了一惊,等他们发现女儿真的还在,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一家人不禁抱在一起痛哭起来。

    她的父母着急地问她这些年都去了哪里,为什么没有一丝音讯。英娥只说自己去了一个很遥远又很美的地方。当他们想追问更多的时候,英娥却什么都不愿意再说了。

    后来,我的祖奶奶英娥就生下了我的爷爷。

    再后来她就把她的经历画成了一本画册。在她生命的最后那段时光,她总是把这本画册揣在怀里来回翻看,有时看着看着就会微笑,有时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在她临终前,她把我的爷爷叫到跟前,把这一切都告诉了他。

    我的爷爷顿时瞪大了眼睛,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的母亲告诉他的一切听起来就像在讲一个天方夜谭的故事。然后,我的祖奶奶拿出了这本画册和那块玉石,并把它们一起交给了我爷爷,她对我的爷爷说:

    “这两样东西,你一定要好好保管,这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两样东西。我已了无牵挂,此生足矣!我知道你不相信我的故事,可你记住了,这块玉是你爹留给你的唯一的东西!我的经历是多么传奇,我的故事听起来天方夜谭!孩子,这不是故事,因为,你,就是最好的证明。但我更希望你把它只当成一个故事,永远不要试图去寻找它,打扰它,因为,你们永远也不可能找到它。”

    就这样,我的祖奶奶英娥去世了。而她的这段传奇经历也被我的爷爷在临终前讲给了我的爸爸。半年前,我父亲不幸因病去世了,在他临终前,他把这个故事讲给了我。而我祖奶奶留下的这本画册和这块玉石则按她的遗愿被当成了我们家的传家宝代代相传。

http://www.dlcbjx.com/20_20334/90806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dlcbjx.com
棉花糖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lcbjx.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