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村庄的秘密 > 第十二章 惊险的遭遇
    第二天,天刚刚亮,一行人便已经来到阿旺活*生前居住的房间,也许是要回家的冲动让他们太兴奋了,大家竟然毫无倦意。

    王峰取下了墙上的释迦牟尼画像,打开了桌子脚下的开关,墙壁出现了一条裂缝,缝线慢慢打开,形成了一个狭窄的入口。

    “这个入口很窄,我们一个一个走,大家一定要跟紧了,千万不要单独行动,一切行动听指挥。”王峰嘱咐大家。

    大家都还沉浸在能回家的喜悦里,王峰说什么他们都一个劲地点头。

    王峰第一个走了进去,然后大家就一个接一个的顺着入口的楼梯往里走去。

    开始的那一段楼梯还相对平缓,大家走起来也不费劲,甚至还有说有笑。

    可是越往下走,楼梯变得越来越窄,越来越陡,有的地方甚至是直直往下的,而石梯就像是直接挂在崖壁上面的一样。越往下走光线越来越暗,越来越黑,直到已经看不清楚石梯两边是什么样子的了。

    “太黑了,我们把火把点上吧!”田田对王峰说。

    王峰点燃了火把,他们这才看清楚了两边的模样。两旁都是悬崖,深不见底,让人看了不寒而栗,走路的腿都开始哆嗦起来。

    杨丽往旁边看了一眼,吓得大哭起来,她的哭声在崖底一遍遍回响着,犹如幽魂的声音,让人听了瘆得慌。

    “行了,你别哭了,你没听见崖底传来的回声吗?怪吓人的。”田田对杨丽说。

    “怎么了,我哭你也要管吗?”杨丽哭得更大声了。

    “不是我要管你,只是你自己听不到吗?你听了不害怕吗?”田田说。

    “好了,你不要哭了。这么安静的地方,就听见你一个人的哭声了。”石头也说。

    “大家还是不要说话了,这个路很危险,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集中精神,好好盯着脚下。”王峰说。

    杨丽这才停止了哭泣,小心翼翼地跟在大家的身后。

    好不容易走到了一段相对平缓的地方,旁边竟有一小块平地。

    “太累了,我们在这歇一下吧,腿都快走断了。”杨丽说。

    王峰看了一眼杨丽,她的腿受了伤,走起来确实费劲些,便说:“好吧,大家都累了,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大家喝口水,不要乱跑,也不要乱动。”

    大家都累坏了,顾不上什么了,都一屁股坐在地上,喝水的喝水,捶腿的捶腿,刚提心吊胆地从悬崖上下来,现在神经终于可以不用蹦得那么紧了。

    杨丽也坐在地上休息起来,她老公也在她旁边坐下了,他屁股刚着地,杨丽就对他吼道:“你起来,别愣着,帮我看看我的腿,我感觉伤口有点疼!”

    “可能是刚才走路太多的原因吧!”她老公说。

    “你帮我拆开看看。”杨丽又说。

    “这包扎的好好的干嘛要拆啊,你别矫情了,让我休息一下吧!”她老公开始不耐烦了,一路走来,他都搀扶着杨丽,还背着两个人的行李,着实也累坏了。

    “怎么的,让你帮我看一下伤口你就不耐烦了?你就这么不关心我?”杨丽大声地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老公想再解释一下,话到了嘴边又咽回去了,他懒得和她计较,“算了,我帮你看看吧!”

    他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把杨丽腿上缠着的包扎伤口的纱布一层层解开,里层隐隐渗出了一些粉红色的血迹,纱布拆掉后,他仔细看了看伤口,说:

    “伤口恢复得很好,并无大碍,只是可能是刚才走路用力的缘故,伤口有一点点轻微出血。没事,我帮你清洗一下消消毒就行了!你呆着别动,我去找王峰借一下消毒药水。”

    说完,石头朝着王峰的方向去了。

    杨丽坐在地上四处张望着,忽然,她的目光被数米开外的一朵孤零零的开在地上的小花所吸引了。

    杨丽拖着还有血迹的腿,来到了小花的面前,她蹲在地上,仔细观察起这朵花来。

    这是一朵没有叶子的花,只有一朵白色的花朵独自长在地面上,它只有一片圆形的花瓣围绕着花蕊一圈,但花瓣似乎并未完全盛开,向中间的花蕊微卷着,花蕊里有着密密麻麻的如同头发丝一样细的花丝缠绕在一起,它们被外层的花瓣压制着,杂乱地蜷缩在中间的花蕊里,如同被捆绑的触手一样。

    杨丽从未见过如此形态的花朵,生活中不曾见过,电视上杂志上也不曾见过,更不知道此花的名字和由来。她充满了好奇,心里想着这花周围的人肯定都不认识,要是能把它带回去给他们看,岂不是很有面子!想着,她便伸手想要把它摘下来。

    “别动!”

    一个声音突然叫住了她。她回头一看,是王峰,他手里拿着消毒药水正和石头一起朝她走来。

    “你怎么来了?”杨丽问。

    说着她便站了起来。这时她腿上的血迹不小心蹭到了白色的花瓣上。但是血液一触碰到花瓣便立刻消失了,杨丽并无察觉。

    “我向他借消毒药水,说你的伤口出血了,他说他过来看看你。”石头说。

    “不用了,都好得差不多了,就是出了一点点血而已,放心吧,不碍事,不会拖累你们的。”杨丽说。

    “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过来看看你。”王峰回答。

    “哦这样啊,那谢谢你的关心!”杨丽不好意思地说。

    “休息的时候你应该多休息少走动,这样有利于伤口的恢复。还有,这里面的所有东西全都不要乱动。”王峰说着,看了一眼白色小花。

    “只是一朵花而已!”杨丽说。

    “确实只是一朵花,但你有没有想过,这里寸草不生,见不到一丁点绿色植物,连根草都没有,又怎么会有花呢!而且这几面几乎没有阳光,这花连叶子都没有,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可它不是好好的生长在这里吗?”

    “所以啊,不是很奇怪吗?”

    “也许,是它生命力够顽强吧!”杨丽说。

    她不想和王峰再争辩,她知道王峰谨慎,肯定不会同意她摘花,便随了他们来到石头边坐下开始处理伤口。

    王峰用消毒药水替杨丽擦干净了渗出来的血迹,然后再用新的纱布把伤口包了起来。

    “好了,没有大碍,你记住小心一点,动作轻微一点便是,免得伤口再次裂开。”王峰嘱咐道。

    “好,谢谢!”石头说。

    随后,王峰便离开了,石头在旁边坐了下来,准备休息片刻。

    杨丽还对那朵小花念念不忘,她想着王峰说的对,那花能开在如此奇特之处,一定不是普通的花。说不定这花会是价值连城的宝贝,而她也就成了这世上第一个发现它的人,这可有的炫耀了!想到这些更勾起了她的好奇,她想着一定要把这花带回去。

    于是,刚坐下去的石头又被杨丽叫了起来。

    “又干什么?我屁股还没坐热呢!”他是真生气了。

    “你转过去,到大石头那里去。”杨丽指着前面一块大石头说。

    “去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到那里去背对着我,我现在要方便一下,你不能看我。”杨丽说。

    “你方便你的呗,我闭着眼睛,不看你就是了。”

    “不行,不止你不能看,你还得去那里给我把风,不要让别人过来。”

    “一天天的,真是事多!”石头很不耐烦地站起来,走到了大石头那里去。

    杨丽见石头已经到了大石头那里背对她站着了,便飞快地跑到白色小花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把花折了下来,揣进了裤兜里。

    他们继续往前走着,刚走了一小段平坦的路,还没来得及猜想接下来的路是怎样的,他们就迎来了一段更恐怖的路程。

    他们走到了真正的悬崖的边缘,对面也是一片悬崖,两片悬崖中间的山谷黑压压的深不见底,王峰扔了一大块石头下去,一点声响都没有,人如果掉下去连呼救的时间都没有。而连接两片悬崖的,只有一座没有扶手的,在空中摇摇欲坠的木桥。

    “前面没有路了,现在我们只有从这座木桥上走过去了。”王峰对大家说。

    “从这里吗?你确定?”耗子作为一个男人,看到这木桥也是瑟瑟发抖。

    “你还能找到别的路吗?”王峰问。

    耗子不说话了,大家也都不说话了,都吓得不轻,但也没其他办法。

    “两个选择,要么从这里过去,要么困在这里永远出不去。”王峰又说。

    “可是,这个桥没有扶手,我们就这样走过去是不是太危险了?万一一个脚滑,那可是直接去下面见马克思了。”田田看着那深不见底的悬崖说。

    王峰小心翼翼地踏上了桥,才往前走了两步,桥便因为不平衡开始晃动起来,他赶紧退了回来。

    “这样直接走是走不过去的,我们得想其他的办法。”他对大家说。

    “有了,既然走不过去,我们可以试着慢慢爬过去,把身体贴在桥上,只要慢慢的,保持平衡,桥便不会晃动得太厉害了。”徐顺说。

    “可是还是太危险了,你能保证桥晃动的时候你能抓得稳?”田田问。

    “我有办法。”王峰说,“大家把包里所有的绳子全部拿出来。”

    “全部?那么多绳子你想干什么?”徐顺问。

    “一会你就知道了。”王峰说。

    大家把所有的绳子全都拿了出来。

    “现在我们把这些绳子全部接在一起,接成一根长长的长绳。”王峰说。

    大家都开始动了起来,很快就把这些绳子接了起来。

    “然后呢?”田田问。

    “现在我们把这条绳子挨个系在每个人的腰间,就像串糖葫芦一样,用绳子把我们每个人串起来。”王峰说。

    接着他又说道:“如果一个人过去的话,因为重量太轻,桥很容易就晃动起来,所以我们要一起过去,身体贴在桥面爬过去,这样受力面积就增大了,人多了也能压的住桥,这样不会晃动得太厉害。但是一定要把绳子系在腰间,这样更保险。”

    徐顺问:“那你呢?”

    王峰继续说:“一会我先过去。我走最前面,你走第二个吧,但是你的距离要离我足够远,我们之间绳子的长度要留够,起码比这个桥的长度要长。我先过去了你们才能过来。”

    说着,他走到了旁边一块巨大的石头旁边,指着这块石头对大家说:

    “大家看到了吗?这边和那边都有这样的大石头,等会我把绳子的最前端拴在我的腰上,然后在离我足够长距离的绳子处徐顺拴第二个,然后后面你们依次挨个跟紧一点就可以了。大家都把自己系好以后,我们把绳子的最末端绑在这块巨石上,最后一个人和这石头间的绳子长度也要留够,起码比桥的长度要长,不然一会就到不了对岸了。一切准备就绪后你们先不要走,我一个人先过去,要是我不小心掉下去了,你们还可以把我拉上来。不过放心,我会慢慢的,不会有事。待我过去以后我会解开我身上的绳子把它绑在对面的那块巨石上,然后徐顺你再开始走,后面你们就可以和跟着了,这样的话你们过来的时候可以抓着我拴在对面石头上的绳子过来,这样就容易多了。大家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你先过去,把绳子绑在对面,绳子的中间拴着我们,绳子的这头绑在这边,这样的话我们就不会掉下去了,过来的时候还可以拉着你拴着的绳子过来,等于上了双重保险。”徐顺说。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王峰说。

    然后大家就开始行动起来。

    王峰慢慢地爬上桥趴了下去。桥面没有任何可以抓握的东西,他便拿出了两只匕首,一只手拿着一把匕首,每爬两步他就把匕首插在桥面的缝隙里,然后握着匕首慢慢的一点一点向前挪,在大家的提心吊胆中,他终于顺利到达了对岸。

    大家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王峰来到巨石的旁边,迅速的解开身上的绳子,将它牢牢地拴在了上面。

    “好了,现在你们可以过来了,一定要慢啊!”王峰冲对面的他们喊道。

    于是,大家挨个上了桥,手里紧紧抓着桥面的绳子,大家都小心翼翼的,一步步往前挪动着。在大家的小心谨慎下,终于安全到达了对岸。

    大家解开了身上的绳子,准备继续往前走。杨丽弯下腰揉了揉腿,一副有点难受的表情。王峰见状,跑过来问她:“你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可能是刚才过桥的时候又把伤口磨破了。”杨丽揉着腿说。

    “那你能走路吗?要不要休息一下检查一下伤口?”王峰问。

    “不用,可能就是蹭破点皮,不碍事,我能走路没问题。”说着杨丽往前走了两步,确实没有什么问题。

    “要是没问题的话我们就继续往前赶路了。”王峰说。

    “走吧,没事,我扶着点她就行了。”石头说。

    一行人又开始出发了。

    往前走了没多久,他们来到了一条明显变窄的弯弯曲曲往下的石台阶前。

    这条路很难走,有的地方窄得只能放下一只脚,有的地方头顶有巨石压着,身子都没法伸直,只能弯着腰前行,有的地方陡得成九十度角,往下便是万丈深渊。

    大家又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田田不敢往下看,看一眼双腿就直哆嗦。

    杨丽更是被吓哭了,哭着说:“早知道是这样的,我宁肯不出来了。”她双腿不停地颤抖。

    “大家不要太紧张,放松,眼睛不要往下看,只盯着自己脚下的路就可以了,旁边有可以抓的石头就抓紧一点,注意安全。”王峰冲大家喊道。

    在一片紧张小心的气氛中,他们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往前挪动着。

    突然,徐顺大叫了一声……

    原来,他的一只脚踩的石头松动了,滚了下去,徐顺也踩空了,眼看着整个人就要掉下去了……

    说时迟,那时快,跟在他身后的阿布一把扑了上去,他的一只手快速抓住了徐顺的一只手。

    由于双脚没有踩的地方,徐顺整个身子悬在空中,快速下坠,阿布只是一只手抓住了徐顺,由于力量的悬殊,趴在地上的阿布也被快速下坠的徐顺直接拖到了悬崖边上。

    眼看着两人就快要掉下去了,阿布另一手快速攀住了旁边的一块大石头。同时,他大声呼救起来。

    由于下坠重量太大,阿布的手攀住的石头渐渐开始松动起来。

    徐顺看到那块石头旁边的土开始裂开了,他大声对阿布喊道:

    “阿布……快放手……你会掉下去的!”

    “不放……你抓紧了!”

    阿布一手继续攀住石头,一手使劲抓着徐顺,他用尽全身的力气,试图把徐顺拉上来。

    走在前面的王峰和耗子听到了阿布的呼救,他们赶紧往回跑。

    “坚持住,我们马上来!”王峰大声地喊道。

    阿布使出了全身的力气,龇牙咧嘴,青筋暴露,但是他依然没法把徐顺拉上来。相反,他们一点点不断在往下坠。

    “放手吧,阿布,不然我们两个人都会掉下去的。石头开始松动了,你赶紧放手!”徐顺大声吼着阿布。

    “我……不……放……”阿布死死地抓着徐顺的手。

    石头旁边的裂缝越来越大,眼看着石头马上就要滚落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耗子一把扑了过来,死死抓住了阿布的腿。

    就在这一瞬间,那块石头滚落下去了,从徐顺的旁边滚落,让他心惊肉跳!

    紧跟着的王峰赶紧后后面抓住了耗子。

    其他人听到呼救声也赶紧跑了过来。

    大家齐心协力,终于把徐顺拉了上来!他们都坐在地上,喘起粗气来。

    “刚才真是太险了,我都以为自己要死了。”死里逃生的徐顺被吓的不轻。

    他转头对旁边的阿布说道:“阿布,谢谢你!要不是你,我早就掉下去了。”

    “别客气,保护你,是我应该做的,也是我的荣幸。”阿布还把徐顺当成了活*。

    “虽然,我不喜欢你把我当活*看待,但是,我还是要谢谢你!”

    “不管你是不是活*,我都要救你的。”阿布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嗯,我知道你会的!”徐顺看着阿布,他相信在阿布救他那一瞬间,一定不是因为他是活*。

    这时,他才发现,在刚才他拖着阿布快速下坠的时候,阿布的手臂上和腰上都已经被地上的小石头磨出了深深的血痕。

    “你的伤,没事吧?”他看着阿布问。

    “没事的,小擦伤而已。”阿布赶紧理了理衣服,把伤口遮盖了起来。

    “你等等,我去给你拿药。”

    说完,他起身朝王峰走去。

    一会,他就拿着消毒药水回到了阿布身边。

    “我帮你擦吧!”他示意阿布把衣服撩起来。

    “这怎么可以,本来应该我照顾你的,还是我自己来吧!”阿布很不好意思地说。

    “阿布,你没有义务照顾我,你应该先照顾好你自己,没有谁应该为谁做什么。”徐顺对阿布说。

    “可是……好吧……”阿布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知道如果他继续说下去的话,徐顺肯定会生气的,所以他也就打住了。

    “以后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然后,想了想又说了一句,“我也会照顾好大家的。”

    “我们大家也会照顾好你的。”徐顺看着阿布,两人相视而笑。

    经过这一遭惊心动魄的时刻,大家变的更小心谨慎了。虽然很害怕,但是大家还是相互鼓励着,一步一步的在前进。

http://www.dlcbjx.com/20_20334/90806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dlcbjx.com
棉花糖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lcbjx.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