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村庄的秘密 > 第十三章 血养花
    走过了一段最危险的路,他们来到了一个洞口前。

    走进洞口,里面变得渐渐开阔起来,头顶,脚下,和旁边的石头上长满了各种形态各异的石头。有的像天上起舞的仙女,有的像草原奔跑的野马,有的像水中盛开的莲花,有的像雨后冒出的春笋,有的像东海拜寿的神龟,有的像黄山迎客的青松,等等,好像世间的一切事物在这里都能找到原型,它们看起来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这里看起来像是个溶洞。”田田摸着旁边的一块像开放的菊花一样的石头说。

    “这里的确是个溶洞。”王峰回答,“只是这里面的这些石头的形状和数量都太多了,比我以前看到过得溶洞里面那些石头的造型和数量都多了起码好几倍。”

    他们一直往前走着,沿途的石头造型不断变换着,没有重样的,而且越来越精致,越往里走越来越像,最后这些东西看起来竟像真的一样。

    “这真是太神奇了。你们看这些东西,就像有生命一样,我真担心他们会不会活过来。”徐顺开玩笑的说。

    大家都放松了下来,有说有笑的往前走着。他们又穿过了一个洞口,进去之后没有路了,一条河挡在了他们的面前。

    “没有路了,看来我们得顺着这条河往前走了。”徐顺说。

    王峰四下张望了下,见一条木质小船停靠在河水尽头的岸边。

    “看,那里有一条船。”王峰指着那条小船对大家说,“看来,得靠它了!”

    他们走到了小船的面前。小船又破又旧,上面铺满了厚厚的灰尘,还结着类似蜘蛛网一样的白色的丝网。

    “看起来这条船有些年头了,好像在这里已经荒废很久了。”田田说。

    “这条河是这里通向外界要走的必经之路,这条船应该是以前的活*进出这里所用的。”

    “最后一个使用的人应该是阿旺活*,但是马黑喇嘛说过阿旺活*生病之后便从未出去过了,所以这条船便一直被荒废在这里,成了如今这副模样。”王峰用手拂过船身,手心一层厚厚的灰尘。

    “这船都已经破成这样了,还能用吗?”徐顺问。

    “好好修葺一下应该勉强可以,船体的主体结构并未被破坏,只需要把一些小的破损的地方修补一下就可以了。”王峰说。

    说完,他准备开始干活了。

    “我来帮你。”徐顺说。

    “我们大家都一起来吧,人多做起来更快。”田田也动手加入进来了。

    杨丽看到大家都去帮忙了,她也来到了小船的面前,准备帮着他们一起做。但是她感觉自己好像使不上劲,浑身软软的,站了一会竟陷些晕倒,幸好旁边的石头扶住了她。她的脸色看起来很难看,没有一丝血色。

    “你的脸色不太好,你没事吧?”王峰问道。

    “没事,可能是今天太累了,有点力不从心。”杨丽回答。

    “你去旁边休息一下吧,这里不用你帮忙。”王峰说。

    石头扶着杨丽靠在了旁边的石头上坐着。

    “你去帮忙吧,不用管我,我休息一会就好了。大家都在干活,你也去吧,反正你留在这里也没啥用,我自己在这靠一会。”杨丽说。

    “你自己行吗?”

    “可以的。”

    “那好吧,我给你拿点吃的,你吃点东西喝点水,补充一下体力吧,我看你的样子有点体力不支啊,接下来还不知道有多远的路要走,你吃点东西才有力气。”

    “不用了,我现在不想吃,没有胃口。”

    “那我给你放旁边吧,你想吃的时候就自己拿来吃。”

    说完,石头拿了一袋子吃的喝的东西,放在了杨丽的脚边,便又去帮忙修船去了。

    “这船许久没用,全是灰尘,里面这些东西也堆的乱七八糟的,这样不行,什么都看不见,也没法修补,得先把里面的东西清理出来,把小船收拾干净了再说。”王峰看着小船里堆的杂物说。

    “行,我帮你!”田田说着便伸出了手,抽出了一块压在下面的长长的木头。

    这时候原本压在木头上面的东西一下子全垮塌了下去,发出了轰的一声声响。

    突然,田田吓得尖叫一声,众人都被这叫声吓了一跳,连忙朝她跑了过来。

    “你们看,那是什么?”田田指着小船里面在动的东西惊慌失措地说。

    大家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只见刚才垮塌下去的木头下面,一些蟑螂,蚯蚓和小虫子正争先恐后的从里面爬出来。

    “小心!”王峰突然大叫一声,猛地朝田田扑过去。

    田田一时没有站稳,和王峰一起重重摔在了地上。

    这时,田田才看到,原来刚才一只巨大的蜘蛛正朝她扑过来。幸好王峰反应快,及时把她扑倒在了一边,这才躲过了这只巨大的蜘蛛。

    蜘蛛扑了个空,朝着后面岩石的缝隙便钻进去消失不见了。

    此时的王峰才反应过来自己正扑在田田的身上,他马上不好意思地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问:“你没事吧?”

    田田也被这一幕搞得不好意思了,她满脸通红地说:“没事!”

    王峰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有失妥当,他赶紧给田田道歉:“对不起,刚才,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看到蜘蛛,所以没来得及细想……”

    “没事,没有伤到我。”田田看着王峰紧张的样子,她笑了一下。

    “天啦,这都是些什么怪物啊?成精了吗?”徐顺被眼前的这些大号动物也吓了一跳。

    他们现在看到的这些东西的尺寸比他们平时看到的都要大好几倍!

    “那是,蛇吗?”耗子指着那蠕动着的如同小蛇一般大小的东西问。

    “应该不是蛇,是蚯蚓。”王峰说。

    “蚯蚓?你确定不是蛇吗?”

    “你没见它旁边的那些东西有多大吗?”

    这些小东西也如同受到了惊吓一般,四处逃窜,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为什么这些东西比我们平常看到的大了好几倍?”田田问。

    “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王峰说,“总之它们没有伤人就好,大家小心一点便是了。”

    大家又开始围着小船忙碌起来。一行人鼓捣了半天,终于将小船修复成了勉强能用的模样。

    “就这样吧,应该差不多了,我们也只能弄到这个地步了。”徐顺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说。

    “行吧,现在我们把小船弄到水里,看看能不能用。”王峰说。

    几个人合力将小船推进了水里,小船飘在了水面上。

    “看来没问题了。大家收拾东西上船吧!”王峰说。

    石头回到了杨丽的旁边叫她,杨丽靠在石头上睡着了,旁边放着的吃的喝的一点没动。

    “醒醒,醒醒,我们要出发了!”石头摇晃着杨丽的肩膀,摇了好几下杨丽才缓缓睁开了双眼。

    “你怎么睡得这么沉!”见杨丽醒了,石头开始收拾起东西来。

    “啊?要走了吗?我这是睡了多久啊?我感觉好像过了很久很久一样。”杨丽有气无力地说。

    “哪里有多久,就清理一个船的功夫而已。这些东西你都没有吃吗?你就是没有力气而已。”石头说着又把这些吃的东西装进了包里。

    “我扶你起来吧!”石头准备去扶杨丽。

    “你去给我打点水洗把脸吧,我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洗个脸或许能清醒些。”杨丽望着石头,眼神飘忽不定的。

    “那好吧!等我一下。”

    说完,石头找了一张小帕子,他走到河边,将帕子浸到了水里。

    这水可真凉啊!他把手伸进水里的时候不禁打了个寒颤。

    这水冰凉刺骨,石头把帕子稍微拧了一下,回到了杨丽的身边,杨丽将帕子敷在脸上,顿时觉得前所未有的舒服。

    稍后她把帕子取了下来,递给石头,说:“你再去给我拧一把吧,舒服!”

    “这水凉,敷一下就行了。”石头说。

    “不怕,我这才清醒了些,觉得舒服多了,你再去给我拧一把来。”杨丽说。

    石头拿了帕子回到河边,又给她拧了一把回去。

    杨丽将冰冷的帕子敷在脸上,一副享受的表情。

    过了一会,石头已经收拾好了东西,问:“现在可以了吗?走吧!”

    杨丽这才拿开了脸上的帕子,缓缓地站了起来。可是还没等她站起来,她便一头栽在了地上。

    一旁的石头吓了一跳,赶紧过去将她扶起,慌忙地叫着:“你怎么了?醒醒……醒醒……!”

    可是任凭他怎么叫,杨丽一点反应也没有。

    石头着急了,大声喊叫起来。大家闻声赶紧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王峰问。

    “不知道,她突然就晕倒了!”石头慌张地说。

    “刚才我看她不还好好的吗?”

    “是啊,刚还洗了两把脸,说有精神了,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晕了过去。”

    此时的杨丽双眼紧闭,脸色苍白,如同一张白纸,连嘴唇都是发白的,整个脸看上去没有一丁点血色,白得吓人!

    “她的脸怎么这么苍白?和之前简直判若两人。”王峰看着杨丽不解地说。

    “你们看,那是什么?”田田突然惊慌地叫了起来,她手指着杨丽的裤管处。

    “是血迹吗?”她又靠近仔细看了一下。

    “不,不是血,它在动。”田田吓得一下子往后退了好几步。

    只见从杨丽的裤脚处伸出了几根红色的如同细丝一样的东西,乍一看还以为是伤口流下的血迹,但仔细一看却不是,这些东西如同触手一般在她的脚踝处四处游走,而沿着裤腿往上,她的腿受伤的地方,裤子微微隆起,此起彼伏,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里面蠕动。

    “她的裤管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王峰说。

    “大家快让开,”王峰突然紧张地喊到,“剪刀,赶快给我一把剪刀!”

    徐顺赶紧去工具包里取出了一把剪刀。

    王峰小心翼翼地将杨丽的裤腿剪开。眼前的情景把大家吓了一跳。

    她的伤口已经完全被一个红色的东西覆盖了,这个东西软软的,薄薄的,圆圆的,从它的中心伸出了无数红色的长长细细的触手向四周蔓延游走,它就像章鱼一样,趴在杨丽的腿上慢慢蠕动。

    “这是什么奇怪的东西,看起来真恶心!”耗子说。

    “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什么特别的味道?让人想吐。”说着,田田捂住了口鼻,一副恶心要呕吐的样子。

    “是血腥味。”王峰说。

    “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血腥味呢?杨丽的伤口不是已经好了吗?”徐顺说。

    “是这个东西身上散发出来的。”王峰说。

    “你们没有发现杨丽的脸色很不对劲吗?特别苍白,完全没有血色,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是这个东西一直在吸她的血。”王峰补充道。

    “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怎么会在她身上?”徐顺一脸的疑惑。

    “我也不知道,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先把这东西弄下来再说吧!”

    王峰带上了厚厚的防护手套,他一把抓住了这个东西,然后用力一扯,试图把这个东西从杨丽的腿上分离下来。

    可是这东西竟纹丝不动,紧紧贴在杨丽的腿上。王峰又试了一次,可是不管他用多大的劲,这东西始终贴得紧紧的,就像和杨丽的腿长在一起了一般。

    这时,原本呆在一旁的马黑喇嘛走了过来,这一路来马黑喇嘛都是寡言少语,这次他竟主动走了过来。

    “让我看看。”马黑喇嘛蹲了下来,仔细看了看这个趴在杨丽腿上的奇怪的东西。

    “你刚才说什么?是说这个东西在吸她的血吗?马黑喇嘛问王峰。

    “我猜是这样。”王峰说。

    “难道?……”马黑喇嘛欲言又止。

    “难道什么?”王峰追问。

    马黑喇嘛站了起来,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血养花?”

    “什么是血养花?”王峰又问。

    “血养花,我也只是在藏经阁的一本古籍中看到过,并未真实见过,所以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血养花。古籍记载,在这里的地下深处生长着一种非常神秘的花,叫血养花,此花极其稀有,因为生长在地层深处,见过它的人寥寥无几。血养花,顾名思义,需要靠血的养护才会盛开,否则,它会一直处于含苞待放的状态。传说地层深处有一处永恒的泉眼,它的水充满灵力,可治百病,被称为圣水。血养花因为生长在这里,日日夜夜受到圣水的滋润,所以它可保持含苞欲放的姿态千年而不死去。如若有血供养,它则会完全盛放,直至千年。此花含苞待放时呈纯净的白色,让人心生怜惜,一旦有血供养,盛放以后便会变成鲜艳的红色,如同鲜血一样。”

    “那这么说的话,此花极有可能就是血养花了。”王峰说。

    他又转过头问石头:“还记得我们之前给杨丽消毒伤口的时候,她正在一朵白色的小花面前并试图将它摘下来,可是被我阻止了,还记得吗?”

    “记得。”石头回答。

    “为什么此花现在会在她身上?她是不是偷偷摘下了此花?”王峰又问。

    “我也不知道啊,我没看到她摘啊!”

    “你再好好想想。”

    石头思索了半会,说:

    “我想起来了,当时临走的时候她说她要方便,临时支开了我,我想她一定是那个时候偷偷摘下了花。”

    “那就说的通此花为什么会在她身上了。”王峰说。

    “你们说的,是这样的花吗?”耗子胆战心惊地从包里掏出一朵白色的小花来,害怕地仍在了地上。

    “你怎么会有这样一朵花?”王峰问。

    “这是来的时候我在悬崖边的一个石缝里发现的,当时觉得这花很特别,想带回去送给女朋友,我可是废了好大的劲才把它摘下来的,因为怕你们笑话,我就没说。”耗子如今回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

    “马黑喇嘛,为什么血养花没有吸他的血呢?”王峰问。

    马黑喇嘛回答:“血养花并不会主动攻击人类或者动物,必须是主动喂养,尝过了第一口血的滋味后,它便会记住这味道,以后再吸也只会吸这个人的血,不会再吸其他人的血。如果没有主动喂养,就算你把它摘下来放在身上,它也只是一朵普通的花而已。”

    “可是杨丽并没有主动喂养它啊,它为什么会吸她的血呢?而且当时我们已经把伤口给她清理干净了的,并没有留下血迹啊。”石头不解地说。

    “应该是在我们给她清洗伤口之前,在她蹲在白花跟前的时候,当时她的伤口上是有血渗出的,应该是那个时候不小心花碰到了腿上的血。”王峰说。

    “可是之前她一直都是好好的啊,虽然脸色苍白,但并没有发现她的裤腿里有东西在动啊,而且如果有个东西在她腿上动的话,她自己应该是能感觉到的啊,可是她竟然毫无察觉。”石头心里还是很疑惑。

    “是水。”马黑喇嘛说道,“是这河水。这河水是泉眼流出的圣水,能让人神清气爽,也能让血养花灵性大发。你刚才给她拧了两次水敷脸,所以她一时感觉清醒了很多,但这水也让血养花灵性大增迅速盛放,所以才有了现在的模样。”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王峰问马黑喇嘛。

    “想办法把血养花从她身上去除,然后再去找圣水的源泉,只有源泉的水最为纯净,她现在已经失血过多,只有源泉处的圣水才能救她的性命。”

    “可是我已经试过了,这东西根本弄不下来。”

    “你用蛮力是不可行的。血养花的触手就是它的花蕊,上面长满了细小的绒毛,它吸了她的血,那些绒毛已经长到了她的血管里面,和她的身体融合了,你再使用蛮力的话,不但不能将血养花去除,反而还会伤了她的血管。”

    “那应该怎么办呢?”

    “古籍里并未记载如何去除血养花的方法,但是古籍里曾写到过,血养花生长在地层极阴之处,又靠地层的圣水滋养,它们最喜阴暗潮湿。所以,反之,它们最害怕的,应该是干燥或者火之类的。”

    “或许,我们可以用火试一试。”王峰说。

    “这个办法可以尝试,但这位女士恐怕就要受点痛苦了。”

    “命都快没了,谁还在乎那些呢?快来吧!”石头焦急地说。

    “行,那石头你得把她按住了,如果她中途醒过来了,不要让她乱动。”王峰说。

    “知道了,来吧!”

    石头侧身把杨丽死死地箍在怀里,让她的头靠在他的胸前,他的一条腿死死压住杨丽的双腿。

    王峰取来了一只火把点燃:“现在我开始了。”

    “嗯。”石头冲他点点头。

    王峰把火把在血养花的周围慢慢转动着,慢慢地靠近。血养花似乎感受到了这灼热的温度,再次开始蠕动起来。

    火把越靠越近,血养花越发燥动起来。

    此时的杨丽可能感觉到了腿部灼热的高温和痛楚,竟慢慢苏醒过来,她看到一群人都围在她的面前,腿部烧得慌,她低头一看,吓得大叫起来:

    “那是什么东西?……你们在干什么?……”

    “不要动!”石头死死地按住杨丽。

    杨丽剧烈地挣扎,又哭又闹,要看着快要挣脱了,石头快按不住她了。

    “你们快过来帮忙。”石头冲徐顺和耗子喊道。

    徐顺和耗子赶紧过去帮忙,三个男人费了好大的劲终于把这个女人死死按住了,杨丽动弹不得。

    火把不断在她的腿部烘烤着,血养花越发燥动,一些细小的触手开始从血管里抽了出来慢慢往回收缩。

    杨丽承受着火烧的剧烈的疼痛,却动弹不得,她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喊叫。石头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她挣扎着瞪着大大的眼睛,眼珠子似乎都快要鼓出来了,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直往外冒,一会头发就全湿了。

    “你不要乱动,我知道你很痛,忍耐一下,我们是在救你的命。”石头大声而着急地对杨丽吼道。

    杨丽瞪大着双眼,喊不能喊,叫不能叫,动不能动,她恨不能马上死去,剧烈的疼痛感从腿部席卷到了全身,她痛得昏死了过去。

    慢慢的,血养花的触手全部缩回了花蕊的中心,红色的圆形花瓣开始慢慢从杨丽的腿上分离,慢慢向上卷起,最后微微合拢,成了一副含苞待放的模样,王峰用手轻轻一拨,它便掉到了地上。

    “还是把它们全部烧掉吧!”耗子捡起了他扔在地上的那朵白色血养花,将两朵花放在一起,然后将点燃的火把仍在了上面。他心里想着,真是有惊无险,以后再也不这么好奇了。

    他们处理好了杨丽的伤口,将它重新包扎好。此时杨丽还在昏迷中。

    “她的情况很不好,我们要尽快找到泉源。”王峰说。

    “都怪我,我怎么就没看住她。”石头看到杨丽的模样,不禁心疼,开始自责起来。

    “你也不用太自责了,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我们现在只能往前不能后退了,祈祷我们能快点找到水源吧!”王峰说。

    一行人踏上了小船,继续往前行驶。

    他们驶过了两个弯道,又穿过了一个狭窄的洞口,河两岸的崖壁上的风景开始变得不一样起来。

    那些形态各异栩栩如生的石头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幅幅壁画和石刻。

    这些壁画看起来年代已经非常久远了,颜色已经渐渐褪去,甚至凋落,但丝毫遮掩不住它们曾经的熠熠光辉,那些线条优美而流畅,可以看出曾经这些壁画是多么精美绝伦。伴随壁画一起出现的还有一幅幅石刻,线条刚劲有力,场景栩栩如生。

    “你们看到这两边的壁画和石刻了吗?”田田问。

    “看到了,怎么了?”徐顺问。

    “看出什么门道了吗?”田田又问。

    “我观察了一下,这些画描绘的好像是一个传说,我的祖奶奶曾经讲述过的,关于水源的传说。”田田又说。

    “就是你那天给我们讲的那个故事吗?”王峰问到。

    “是的。”田田回答。

    “你们看,像那副,那是两个人抱在一起的,一男一女,女的便是那天上的仙女,男的便是那人间的男子。……”

    “还有那副,快看,一个男人痛苦的表情,他的周围都是大火,这应该是说这个男子被烧死的那段。……”

    “再看那,一个哭泣的女人,这肯定是哭泣的仙女啦!……”

    “快看快看,仙女挖出了自己的眼睛,看到没有,空中那个就是她的眼睛。……”

    小船一路行进,田田一路给大家讲解着,大家顺着她的讲解往两旁的崖壁上看,她讲的还真是像那么回事!

    “你还别说,讲得挺好,这些画和你的故事很吻合。”徐顺说。

    “岂止吻合,这些画根本讲的就是这个故事好吗,简直一模一样。没想到我祖奶奶竟然这么厉害,竟能有这么一段奇妙的经历。”田田说着一副骄傲的表情。

    “你现在不也和你的祖奶奶一样,开始了一段奇妙的旅程吗?”王峰说。

    “那倒是。”田田答。

    紧张的氛围开始慢慢放松起来,大家说着说着竟然开起玩笑起来,王峰冷不丁地讲了一个冷笑话惹得大家哄堂大笑。

    杨丽被这此起彼伏的充满魔性的笑声给吵醒了,她努力地想睁开眼,却怎么也睁不开。她想挪动身体,却怎么也动弹不了。她想说话,喉咙却发不出声音。她太虚弱了,但她能感觉到她是靠在石头的怀里的,这熟悉的温暖,好久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她索性就闭着眼睛开始享受起这久违的温暖来。

    大家一路聊着天,话题从南北局势到世界格局,从宇宙行成到温室效应,从世界地理到中国古镇,话题越来越杂,越来越有趣,最后聊着聊着竟然聊到了杨丽和石头的身上。

    “石头,问你个问题,你可以回答,也可以不回答,我只是好奇而已。”田田说。

    “什么问题,问吧!”石头说。

    “你是气管炎吗?”

    “什么气管炎?”

    “是妻管严,你妻子管你管的很严吗?”

    “还好吧!”

    “可是这些天我看你们明显的你比较弱势啊,家庭地位比较低啊!”

    “也还好啊,其实她平时对我挺好的,她这个人就是嘴上吃不得亏,其实她心肠不坏。”

    “哦,这样啊!”

    “我们结婚十几年了,我了解她,有的时候她生气我都让着她,没必要跟她置气,她有时就是跟自己过不去。”石头说。

    “你们可能觉得她挺凶的,她这个人就是嘴上不饶人,要是有什么地方得罪大家的,还请你们不要和她计较。”石头又说。

    “我看你对她倒是挺好啊?”

    “她是我老婆,跟了我十几年了,我不对她好还能对谁好啊!只是,这次出来,我没有把她照顾好,才会让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石头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杨丽,不免又伤心自责起来。

    “你也不要太难过了,等我们找到了水源,就可以救她了,放心吧,不会有事的。”田田安慰他道。

    “之前用火烧血养花的时候,看到她痛苦的表情,我心如刀割,如果可以,我真希望受苦的那个人是我,我真想替她承受所有的痛苦。这一次如果她能平安无事,我愿折寿十年,只求老天能够保佑我们!”石头诚恳地祈求着。

    “别难过了,放心吧,她一定不会有事的!”田田拍了拍石头的肩膀安慰他。

    怀里的杨丽把这一切听得真真切切,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下来。

    越往前走,小河变得越来越窄,大家明显感觉到温度越来越低了,徐顺把手伸出船外摸了摸小河里的水,冰冷刺骨。

    “大家感觉到了吗?越来越冷了。”他说。

    “是啊!”田田不禁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我们应该是靠水源越来越近了吧!传说越是靠近泉源流出的水越是冰冷和纯净。而古籍上也提起过,说水源就在一个千年极寒之地。”马黑喇嘛说。

    “好吧,但愿你是对的。”徐顺说。

    小河越收越窄,岸边渐渐开始出现裸露的石头,裸露地带的范围在加大,眼看小船已经无法行驶了。

    “船不能再往前开了,我们就在这里下船吧,沿着岸边徒步前进。”王峰说。

    他们把小船靠在了一块裸露的空地上,一行人各自拿好东西准备下船。这个动静很大,终于把杨丽彻底唤醒,她缓缓睁开了双眼。

    “你醒了吗?我们要准备下船了,你别动,我抱你下去。”石头对她说。

    杨丽很虚弱,暂时还不能走路。石头便把她背在背上前进。

    “能给我讲讲发生了什么事吗?”杨丽问石头。

    “什么什么事?”

    “就是在我昏迷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

    “你还是不要想太多,好好休息就行了,事情都过了。”

    “没事,你讲给我听吧,我不想糊里糊涂的什么都不知道。”

    于是,石头把关于血养花的一切以及杨丽昏迷后所遭遇的一切一五一十全都告诉了她。

    杨丽听完后问:“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问你什么?”

    “问我是不是真的摘了血养花啊?”

    “问不问又怎么样呢,不重要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到水源治好你,你放心,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我平时那么对你,你不嫌弃我吗?”

    “你是我老婆,我为什么要嫌弃你。好了,你别多想了。好好休息吧!”

    杨丽搂紧了石头的脖子,把她的头埋在他的肩膀上。说:

    “血养花是我偷偷摘下来的,我只是觉得好玩,当时以为王峰只是危言耸听,没想到这竟是吸人血的花,我真是太任性了,害了自己也拖累了大家。”

    杨丽的语气很平缓,没有哭闹也没有喊叫。

    她接着说:“如果后面再遇到什么困难,你就不要管我了,你一定要先保护好自己,你必须安全的出去,听到了吗?”

    “不要胡思乱想了,我们都会安全的出去的。”石头安慰着杨丽说。

    一行人沿着岸边裸露的空地往前走着,直到小河的河水汇聚成了一股涓涓细流,从一个门洞里面流出来。门洞很窄,只容一个人通过。王峰第一个从门洞进去,进去之后他大声喊着:

    “你们快进来看!”

    一行人听到,赶紧一个接着一个快速从洞口穿了过去。

    大家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http://www.dlcbjx.com/20_20334/90806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dlcbjx.com
棉花糖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lcbjx.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